不知不覺,我竟然已經生完小孩,正式從廢物人妻升級為廢物人母......

趁著在產後護理之家享福,趕緊來寫寫文章,離開產後護理之家後就不知道下次會是什麼時候了

(順帶一提,必樂芙超棒der!!我還有半個月左右才要出關,現在每天都驚恐地倒數啊QQ)

(然後我再下一次打開這篇草稿時,老早出了必樂芙,我兒都收完涎了........)

 

kei_022.png

 

接近預產期時,我又焦慮病發,瘋狂估狗大家在台中臺安醫院生產的經驗。待產包到底應該準備什麼?會不會逼我母嬰同室或者哺餵母乳?生產費用為何?我的煩惱包山包海,卻怎麼樣也找不到解答,莫非是世間準媽咪沒人會擔心這些?可是準媽咪明明是全世界最喜歡操心的生物啊,君不見孕媽咪社團或論壇裡,多少人在問這個能不能吃那個能不能碰。既然如此,我只好身先士卒,犧牲小我,讓也要去臺安醫院生產的媽咪們放下心中大石,或立刻尋覓其他醫院XD

 

原本我一直都在家附近的許明正婦產科診所產檢,也屬意在診所生,覺得環境比較溫馨,加上對大醫院母嬰同室和親餵的恐懼,又有贈送月子餐(掩面)後來因為孕期併發症多多,本來就已經體弱,如今更是多病,身邊的人都勸我在大醫院生產,臨時有狀況也比較保險,於是懷孕後期都去台安,給同事們推薦的賴重光醫師產檢。

在診所產檢時就知道寶寶略大了些,換到台安看已是三十五週左右,賴醫生一照超音波,就說寶寶已經2400克,長太大啦!以我的身高,寶寶最好不要超過2800才比較好生,要我控制飲食,每餐只要吃八分飽。

想到身邊的人一聽到我的狀況,一直要我剖腹,便問醫生我有氣喘又甲狀腺亢進又心悸,可否自然產?賴醫生一派輕鬆,說沒問題,只建議我到時候打無痛分娩,減輕身體負擔。

回家細看超音波照,發現寶寶不是2400克,是2493克啊!!!這樣離2800豈不是又近了一大步嗎?!醫生您不能四捨五入一下嗎.............無條件捨去不是用在這時候的呀..........

我知道超音波的數據只是推估,可威脅到我的自然產之路,萬萬不可!

 

隔了一個農曆新年回來,情勢更加嚴峻。醫生說:「過年吃很好齁?寶寶已經3200了。」

3200!!!靠著過年吃的德式豬腳、富貴雙方、奶油煎干貝.........比起預計的兩千八,寶寶整整超出四百克。當下我眼前一黑,瘦自己容易,寶寶的體重怎麼瘦得回來?不僅超重,又有顆四十週超齡的大頭,現在想來吳宗憲的媽媽真是偉大又充滿韌性啊。醫生要我多走動,好增加產兆,我恨不得怒跑馬拉松......(可能要靠行屍在後頭追才跑得動)

每天收拾房間,故意大搬重物,爬上爬下,或是以孕前習慣的速度疾走,即使假性陣痛連連,吾兒仍不動如山。幸好同事提醒我,這個週數胎兒已長成,可以請醫生催生。對噢,每天都可以在孕媽咪論壇裡看到這名詞,我怎麼會忘了這招呢?在使用強硬手段前,我先對吾兒下最後通牒,若他肯在三日內搬遷,孕期被記在他帳上的一切不適,咱們都可以一筆勾銷。我動之以情、說之以理、誘之以利,他卻不為所動。好傢伙,是個有骨氣的,這叛逆期打娘胎裡就開始啦!!!

最後只好派出怪手都更,拔除腹中釘!!

 

38W+5,產檢日。寶寶體重已屆3400克,就算把超音波誤差算進去,也救不了我。我對醫生表達催生意願,他說:「哦,那妳準備好了嗎?」「是指哪部分的準備?是待產包還是...........?」「有心理準備要生了嗎?」「呃............我想我永遠都準備不好,待產包倒是帶來了。」

醫生聽完仰天大笑幾聲,像換了個人一樣,爽朗地邀請我進去內診。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體驗人生第一次被瓦下面的感覺。這一瓦來得突然,我痛得整個身體縮起來向上跳開,區區幾根手指都痛到靠腰,何況是生一個大頭仔吳宗憲?吳媽媽我們敬愛您我們崇拜您~~(行舉手禮)

不瓦不知道,我下邊兒的窄門已開了三公分,達到入院待產的標準。雖然我是極想要儘早生的,但得知「就是現在」,喔我是隻驚慌的小鹿斑比QQ醫生開了住院的單子給我們,說我們可以去吃點東西,再回來準備入院待產。反正也沒產兆,我們索性慢悠悠的回家洗個澡、抱抱貓,再回到醫院附近吃飯,沒想到餐點還沒上桌,我就開始出現經痛般的腰痠,並且痛楚逐漸增強。我開始坐立難安,要不是頂著個大肚子,服務生應該會懷疑我是在下頭塞了什麼活潑的小東西吧........

 

囫圇吞棗,艱難地吃完,趕緊前往醫院待產室。此時的我已經無法挺起背,蜷縮著身子在櫃台簽一堆同意書,分分秒秒都是煎熬,卻又痛得快不起來,只有在護理師問我:「要不要打無痛?」時,以電光火石的速度回答:「當然要!」想我產前為了要不要打無痛猶豫不決,陣痛不過開始一小時我立刻下定決心呢。護理師又問我要不要單人房?我正在猶豫,她大概也不耐煩,就說:「不過到時候應該也沒有房啦。」

嗯。我自三十六週後的煩惱看來都是白白煩惱了呢。

 

接著便是待產的準備——驗尿、換衣服、浣腸及剃毛。

其實我看診時才驗過而已,不曉得為什麼還要再驗一次。我拿著驗尿的試劑,想往產房外的廁所走,產房護理師說我可以用裡面的,要我背對櫃台往前走,然後往左看——那不就是產房嗎??她又要我往後看,那不就是櫃檯嗎???遙控了半天我都找不到,護理師便顯得很不耐煩,語氣也越來越兇。原來廁所是在我當時站立位置的八點鐘方向,我需要迴轉才看得到。我已經痛到智商下降,又接收了如此抽象的指令,滿懷委屈 

對於初次生產已充滿恐懼,又被這樣「下馬威」,心中更是不安。

(後來待產時也有聽到其他孕婦也找不到,可見這指令真的很抽象==)

 

驗完尿,我被安置在中間床,在護理師的「見證」下,換上醫院的手術服,再幫我剃毛。在懷孕時光想到裸露下身就百般不自在,如今痛到腦袋一片空白,只想趕緊解脫,要光溜溜還是怎麼樣都隨便了。

其實我入院前才暢快地拉過屎,只是無論如何還是得浣,似乎沒有商量餘地。護理師說要憋一下,等到受不了再去廁所。幾乎是她剛擠完浣腸劑,我便直奔廁所一瀉千里,還好剛剛有驗過尿,要是按照剛剛那找廁所的速度,我應該已經拉在地上了呢。

光是腸胃翻攪的疼痛我都無法忍受,何況是生產的痛呢?坐在馬桶上時,我萬般慶幸自己決定打無痛分娩,真不知道之前哪來的自信想體驗看看自然生產啊。

 

接著便是吊點滴,等麻醉科醫師來幫忙打無痛。不知道是真的等了很久,還是我萬般煎熬便度秒如年。無痛分娩打第一針的費用是六千,是個陣痛前可能會捨不得花,陣痛後你只想把錢堆在麻醉師醫生面前求他統統拿去的數字。

好不容易等到救世主降臨,護理師要我側躺,彎得像蝦米,這對大腹便便的孕婦來說是個高難度動作,但我展現了最高的誠意,只求等等打無痛時順利。先打了一針麻醉止痛,接著插了無痛針。據說無痛針很粗,還好打了麻醉也就沒有感覺,之後便掛著一條管子在身上,要追加時便從這裡加藥。

安裝好無痛的管子,涼涼的麻醉劑沿著管子流入腰椎間,護理師也替我裝上監控胎心音的儀器。麻醉師看著我隆起的肚子,「妳超音波照出來小孩多大?」「大概3470。」「養這麼大幹嘛?」他搖搖頭,不太看好我能自然產。「平常的無痛是用配方的,因為妳有氣喘,我只能夠用最純的麻醉劑,所以妳等等可能會發抖,之後就會慢慢停下來。」

發抖聽起來沒什麼,不就是覺得冷的那種抖嘛。後來發現不是的,是癲癇那樣子的抖,越是想控制,便抖得越兇。剛開始我覺得很好笑,抖得太張揚太荒唐,我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護理站一陣喧譁:「中間那床的產婦在哭?」接著立刻有人拉開布簾衝進來,看到我在床上笑到無法自已,又拉上布幕出去,「是在笑啦。」

隨著發抖的副作用,下半身逐漸失去知覺,腰以下彷彿是橡膠做的機械義肢,也像是泡了太久的水,浮腫了起來那般,需要非常集中注意力才能緩慢地控制。抖了二十分鐘後,我再也笑不出來,只能咬緊牙關,求麻醉的副作用趕緊過去。

將近四十分鐘後,不自覺的顫抖總算停止了,也感覺不到疼痛,我開始有心思偷聽左鄰右舍的動靜。隔壁床從呻吟到不斷哀嚎:「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護理師的聲音很兇:「不要叫。妳哀嚎都只是浪費力氣。」或許是沒打無痛,她哀求著不要生了。「既然不行了,那就剖吧。」護理師冷冷地回應之後,聽見病床的輪子在地板上滑動的聲音,待產室變回一片寂靜。恐懼沿著無痛分娩的管子慢慢爬進體內,該不會晚一點我也只能被推去剖吧........?   

因為麻醉的關係,把晚餐都吐光了。大多數時間我都只能躺在床上,身上綁著監控儀器,我無法自由翻身,也沒人跟我說能不能起來走動。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被瓦下面,感恩無痛,連被瓦也沒知覺。護理師總是靜靜的,沈默地瓦完便離開,頂多換產褥墊時會要我屁股抬高,這大概就是我們全部的交流。沒人告訴我現在進度如何?開了幾指?我只能無邊的等待,靠著無痛藥效減退,來判斷時間的流逝。

一針無痛,約可撐兩個小時。大概一個半小時左右,藥效會慢慢減退,疼痛就像往自己緩緩開來的火車那樣,從隱隱約約的,一直到震耳欲聾、轟天作響。台安的無痛計價,第一針六千,之後三針五百,若腹中胎兒頑強,後面再打就變成吃到飽不再加價。

大概打到第三次時,幫我加藥的護理師說:「妳稍微痛就打不行喔!前面開指都打無痛,到時進產房開到十公分的痛妳會無法忍受。這次我還是先幫妳加。」我畢竟是個被紙割到都會大叫的弱女子,對我而言現在的處境已非她所言的「稍微痛」,只是她都這麼說了,我還是乖巧地在下一次藥效減退時努力忍耐。彷彿被強酸腐蝕入骨髓腰椎,身體簡直要攔腰折斷。我想到剛剛護理師對另一位產婦的冷淡,不敢呻吟出聲,只能咬著下唇,渾身冒冷汗,無助地扭動身體,想找到一個相對舒適的姿勢。枕邊人看不下去,請她們再來加藥,說:「都花錢打了無痛,還要忍痛是在幹麻?」

傍晚入院,此時已值深夜。枕邊人累了睡著,要我有需要再叫他,我又餓又渴,看看牆上貼了「請勿喧嘩」,只敢輕聲呼喚,奈何他已睡死,怎樣也叫不醒。我多想拿一把衝鋒槍對著他太陽穴掃射........在此呼籲世間的產婦同胞,待產包裡面必備一把BB槍,好在此時射殺喚醒沉睡中的枕邊人。好不容易弄醒他,要他給我弄點什麼吃的來,但台安進化總院附近實在荒涼,加上他總覺得我打無痛後吐了,理應禁食,幾乎是哀求他好歹給我一點蘋果汁,他才起身,到醫院附近找了半天,好不容易買來。當我喝了一小小口蘋果汁,護理師來了,告訴傻躺了十二個小時、催生無效的我:「妳沒有繼續開指,可能需要剖腹,現在開始必須禁食。」什麼?「現在」才必須禁食?那過去十二小時我為什麼要餓著?奮力轉頭怒瞪枕邊人,他聳聳肩,「我不知道啊~」

產前做了那麼多自然產的準備,剖腹產的則沾也不願沾一下,只怕烏鴉嘴,不吉利。想到案情急轉直下,必須剖腹,我頓時陷入恐慌。「2680克,恭喜~」「2705克,恭喜囉~」產房外是如此歡樂,新手爸爸滿懷感動地抱著新生兒合照,左鄰右舍不知道換了幾輪,只有我,佔著茅坑不拉屎,像一隻壓力鍋裡的烏骨雞,分分秒秒都是煎熬。開始懊惱是不是因為我太強求,產兆根本只是我的想像?

好不容易盼到天亮,主治醫師來了。他評估胎頭不降,又未破水,宮縮已一~兩分鐘一次,非常密集。(啊,不是我的錯覺啊!感恩無痛,讚嘆無痛)雖在打好打滿的無痛加持下,並沒有太多的陣痛不適,但此刻的我已維持躺姿太久,又餓又累,堅持自然產的決心已蕩然無存。賴醫生相當開朗(?)地表示,「還是剖腹吧?妳也不好生,平安最重要。」

確定改剖腹產後,第一時間我便請枕邊人去改單人房。保險有給付,不住白不住。除此之外,對於剖腹產一無所知的我也只能躺著繼續恐慌。過了一會,賴醫師再度拉開布簾走進來,對著我的肚皮比劃:「妳想直的開?還是橫的開?」隨著他的指尖游動,我彷彿感受到一股寒意,手術刀,一定是手術刀。我強作鎮定,「兩者有什麼差?」「以現代醫學的進步來說是沒什麼差。直的開,不用切斷那麼多肌肉、神經;橫的開,疤痕比較不明顯,穿比基尼才不會露出來。術後恢復是都差不多啦。」他一邊答,一邊持續在我的肚皮上比劃,我只想快點要他住手,便胡亂答:「那就橫的吧。」得到了答案,他心滿意足地比劃了最後一次,「好,那就開橫的。」啊啊啊啊真的不用比這最後一次的(哭)

接著是護理師來了,「妳要打術後止痛嗎?如果不要,無痛分娩的管線術後就會拆掉了。」打,都打,反正保險會給付,麻醉索性打好打滿。等待手術的時間再追加最後一次無痛,也不知道是緊張還是副作用再起,又開始瘋狂抽搐,越想控制肌肉或者自己的恐懼,就抖得更兇。

被五花大綁,推進手術室,準備進行人生第一次的手術。我多希望待會將手舉在胸前走進來的是朝田,而正在為我注入麻醉藥的是荒瀨。等等,我要冷靜點,剖腹產只是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小手術,殺雞是用不著牛刀的。

(貼心解釋:是漫畫《醫龍》裡的天才心臟外科醫師和麻醉科醫師)

001.jpg

(圖屬於原作者,浮水印就別管它了)

 

 

「妳很緊張嗎?一直在發抖?還是很冷?」護理師問。啊啊啊啊護理師怎麼不是美紀!!!我也說不上到底是麻醉的副作用還是害怕,如果來問我的人是美紀就好了。頭頂上是明晃晃的手術燈,我想像著自己等等開膛剖肚,內臟全攤在這盞無影燈之下。每個生命都應該是一口黑箱,我的肚皮也應該是一口黑箱,啊啊啊見不得光的。手術室很冷,門一打開,後方似乎又推進一床正在低低呻吟的產婦,看來雖然枕邊人不能陪產,剖腹的路上我並不寂寞。

麻醉科醫師(啊啊啊啊我需要荒瀨!)從無痛的管子替我加藥,一陣陣冰涼液體竄入體內,我想像著從一數到七,我就會瞬間昏迷。七一得七,七二十四,眼看都數了七個七已經四十九了,卻仍意識清醒,也不知被加了幾管藥,只能拚命瞪大眼睛盯著手術燈,試圖讓他們知道麻醉還沒生效,千萬別動刀。

突然我的身體急速下墜,手術燈消失了,出現了一望無際的橘色迷宮。而身體彷彿裝了自動導航般,向左走,向右走,我的步履非常輕盈,甚至說是騰雲駕霧也不為過。當走過無數個轉角——這裡是哪裡?我又為什麼在這裡?絞盡腦汁回想進入迷宮前,自己究竟身在何處?

等等,我不是在手術室嗎?我正在麻醉中?恍然大悟的瞬間,安靜無聲的迷宮場景瞬間消失變暗,嬰兒的啼哭聲從遠方傳來,虛無縹緲,似有若無。當我意識到那可能是我的寶寶誕生的同時,我也驚覺:「靠!!我麻醉不會快退了吧!!我肚子還開著?!」趕緊用盡全力牽動已不屬於自己的嘴角,咿咿唔唔哼唧兩聲,企圖讓他們發現我正轉醒。不一會兒,我再度跌入迷宮。導航了一陣子,似乎找到迷宮的出口,聽見醫生們用台語在聊天,內容大概是假日去了哪裡玩,還是打了高爾夫之類的吧,同時腹部有針線來回穿梭皮間的感覺。此時若轉醒就太可怕了,立刻再努力動動手指,發出聲音,很快我又進入了迷宮。

不知在迷宮奮戰了多久,當我吃力地睜開眼睛,看到的是普通的長條燈管,不是手術燈。啊,總算結束了。縱使沒有朝田和荒瀨,我終究還是活著。眼皮兒沉得很,沒多久我又閉上眼睛,同時在心中期待下一次能徹徹底底清醒。

口乾舌燥,喉嚨像是有火在燒。大約是在半夢半醒間呻吟著要水,「不行喔。」是護理師。我睜開眼,麻醉還未全退,似乎連手指頭都不是自己的,護理師幫我檢查了一下子宮收縮的情形,每一下按壓卻都確確實實地痛得我想從床上跳起來,但我無處閃躲。等護理師評估我狀況穩定,可以離開隔離室,並恭喜我搶到最後一間單人房。她把我的病床推出觀察室,枕邊人立刻迎了上來,焦急地問:「妳還好嗎?」即使感覺在迷宮裡待了一輩子那麼長,即使我孤零零躺在手術台或是恢復室時那樣恐慌,看到你朝我奔來的瞬間,「還好。」我努力扯了扯嘴角,也不知道有沒有成功地笑。他彷彿鬆了一口氣,說:「妳爸媽也趕來了。」的確,他們都在產房門口,笑吟吟地迎接我。

既然大家都看起來如此歡欣,我兒想必健康,沒缺胳膊也沒缺腿,我便直接問了最掛心的問題:「頭髮是直的捲的?」「很直哦!」媽笑著說。護理師也笑了:「但胎毛不準。」「那小鳥有飛走嗎?」我又問,媽笑著白我一眼。

躺在床上昏沉沉的被運送到單人房,出乎意料地寬敞。剛升格為祖父母的爸媽和婆婆歡欣地拿著寶寶的照片給我看,是個健壯的小子,很難想像是從我肚子裡出來的,畢竟我連聽見的嬰兒啼哭聲,都那樣虛無縹緲。還有枕邊人第一次抱著寶寶的照片,新生兒紅通通、皺巴巴,說真的並不怎麼好看。但在新手爸爸眼中,他大概就是這世上最美好的事物吧。

此刻的我,既昏沉,又疲憊。只有我沒看過打我腹中來的孩子,盈滿整間病房的雀躍,離我彷彿非常遙遠,一點也不真實。

待歡喜過了頭的長輩們離開,房間總算只剩下我們兩人。他走過來親親我的額頭,輕聲說:「謝謝老婆,老婆辛苦了。」

孕期漫長的折磨終告一段落,而我們的新生活,正要開始。

P_20170217_113009.jpg

 

其他生產紀錄

子|生產紀錄|台中臺安醫院(進化總院)剖腹產住院日記

 

kei_023.png

 

產後護理之家參觀心得及入住心得

孕|台中產後護理之家(月子中心)參觀心得—典昀產後護理之家

孕|台中產後護理之家(月子中心)參觀心得—皇家產後護理之家

孕|台中產後護理之家(月子中心)參觀心得—敦南真愛台中館產後護理之家

孕|台中產後護理之家(月子中心)參觀心得—鄉林產後護理之家(已改名帝寶產後護理之家)

孕|台中產後護理之家(月子中心)參觀心得—必樂芙產後護理之家

子|致我逝去的美好時光(泣) 必樂芙產後護理之家入住第一天

子|必樂芙產後護理之家 三十天月子餐全記錄(悅顏養生月子餐)

子|我在必樂芙產後護理之家過的那些好日子 媽媽寶寶照顧篇

子|我在必樂芙產後護理之家過的那些好日子 附加服務加分加到破表篇

孕|產後護理之家挑選原則經驗分享(提供檢核表下載)

 

身懷六甲的小確幸

孕|孕婦按摩|台中孕媽咪的救星!欣馥麗身心靈美妍館/專業孕婦SPA

 

奶牛的真情推薦

子|沒有溫太醫幫忙補身子?沒關係,你我有「雀巢媽媽Mom&me孕哺營養膠囊」

 

親愛的先生小姐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可以順便看看彌月試吃哦(持續更新)

孕|彌月蛋糕推薦|吃膩香氣死板的蜂蜜蛋糕了?那快來試試糖村「哈尼捲」經典蜂之戀

孕|彌月蛋糕推薦|網購人氣甜點也加入彌月蛋糕的戰局啦!東京巴黎甜點「巴黎燒燉布蕾」

孕|彌月試吃|不只做愛心,蛋糕口味更有水準的「熊米屋」(需試吃費用及運費)

孕|彌月蛋糕推薦|怎麼一回神,半條蛋糕就不見?「糖村法式鮮奶乳酪蛋糕」

孕|彌月試吃|金格食品-長崎本舖免費試吃(需到店自取)

孕|彌月試吃|台中名氣響叮噹的蔡記油飯

 

身懷六甲每天都有負能量

孕|我只能當親子部落客了

孕|我也不想連載,但女人懷胎十月本就是一部史詩(內有緩解孕吐經驗分享)

孕|完全不必要但我買了的「二年育兒日記」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後少女時代

廢物人妻 胡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