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日行程:

稻香超級漁港 — 中環(買檸檬王) 聰嫂甜品 — 時代廣場 — 太興燒臘 — 跑馬地馬場 — 新記美食 — 松記糖水

 

原本我們在第四天有個相當遠大的抱負,就是要透早就出門,直奔中環買遠近馳名的「檸檬王」。

其實對蜜餞我並不特別偏愛,可檸檬王的「甘草檸檬」,號稱能潤肺滋喉,

鄙人在下的喉嚨長期受職業傷害影響,已不復當年黃鶯出谷那般聲聲婉轉,

嗓音粗嘎還是小事,一遇上呼吸道感染,喉嚨疼痛之後每每必艘蝦,

沒有聲音的老師就像沒了水的魚,區區小感冒請個病假也不是,但沒聲音要我來上班做啥呢,特教學生可沒辦法看我一微笑一挑眉就心領神會。

艘蝦它一艘就動輒三五天,請病假三天就要醫生證明,想來也是為難醫生吧這種小事情還要在家休養,又不是體弱可比林黛玉,

為因應這樣的緊急狀況,本人自有「護喉用品光譜」,應該納一整櫃來擺這些養聲潤肺的玩意兒才是。

 

竟然還特地畫了一張圖我是否吃飽太閒。

為了將甘草檸檬加入護喉小尖兵的金棗粒小隊長麾下,

吃完時候不早的早茶,我們快馬加鞭趕往中環,再度挑戰「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此一至理名言。

 

轉乘地鐵來到中環。地鐵上人不多,甚是舒適、清潔。

 

好人性化的告示啊,祝福顯示屏能好好享受它的退休人生。

 

一行八人若要浩浩蕩蕩地一齊去檸檬王蹉跎光陰,未免太浪費僅剩的青春了。

我們在地鐵站分道揚鑣,反正今日行程就是在中環隨意亂晃,要去哪兒都行,

大家還看了很久要在哪個地標集合比較好,是在中環中心呢還是旁邊的星巴克呢?

討論了半天才驚覺:啊幹嘛不直接約地鐵站就好

一開始有六人一起去找檸檬王,要過馬路時,遠遠看到長長人龍,還好奇他們是在排什麼的,慶幸自己不必身處那隊伍中。

走著走著越走越遠,怎麼看地圖都不對勁,攔了幾個路人詢問,結果大家給的答案都不太一樣,

我們一度慌了手腳,忍不住開了網路(旅行社送的電話卡,流量少少)一查,

天兒我們地址標錯,走了一圈冤枉路,那檸檬王就在中環站出口不遠處啊,剛剛不還對中環中心指指點點個半天嗎。


檸檬王

地址:中環永吉街車仔檔

電話:+852 9252 2658

 


 

這失誤真是太丟輾了,人生中又一失足,幸好我早已習慣這種踩空的感覺。

認命的折回,岳飛收到十二道金牌只得班師回朝之際,不知是否也像我一樣哀怨。

途中瑋婷和馨雯被其他的店舖吸引去了,剩下我們四人。

好馬不吃回頭草,所以我們刻意走了與來時不同的路,

意外發現了一間頗受歡迎的葡式(猜的)brunch,只可惜我們不是宰相肚裡撐不了船,早茶剛剛食完,更塞不了第二份餐。

 

..........很明顯的,這又是一張醉翁之意不在酒,在於山水之間;掌鏡人之意不在brunch,而在.........

思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這妮子益發明目張膽了。(拿著大砲猛拍)

 

路過無緣的午餐,原本規劃是要在這裡用午膳的,奈何我的腸子和安凌容的心思一樣纖細,小雞小肚腸,沒了口福。

說真的,看著那條街上所有冠著「生記」傳奇之名的店鋪,「生記」清湯、「生記」粥品和「生記」海鮮餐廳,毫無例外都排滿嗷嗷待哺的小羊,頓時也沒了嘗鮮的慾望。

這讓我突然想起兒時玩「夢幻西餐廳」時,只要讓裏頭的動線排得很差或者桌子擺得很少,營造出受歡迎之假象,就會有源源不絕的小肥羊受到感召在外排隊等候。

 

走回德輔道中,再度望著馬路對面的長長人龍,突然感到一陣驚慌,等等,該不會是檸檬王排到此處了吧!地圖看起來還有好一段路耶!

頓時我們方寸大亂,深怕又要等到花兒也謝了,於是當機立斷,讓小洪和奎先在隊伍中等候,我和思繞到前頭,看看大家鳩竟在排些什麼。

此人龍身長大約兩百公尺有餘,過了街角一探,鬆了一口氣,原來是另一間新興的香港名產--「珍妮曲奇」啊。

立刻打電話要男士們離開隊伍,到檸檬王鋪位與我們會合,我們則繼續前進,衝進隔壁巷子裡,遠遠就瞧見「檸檬王」的攤位空無一人,老闆悠閒地擺弄商品,

內心狂喜,我們竟如此好運?又隱隱然擔心有詐,

還不待我們衝到攤子前,檸檬王陛下擺擺手,「賣光啦。」

什麼!!!!

 

網路上有些人說老闆其實是看心情賣,前面會賣得比較苛刻,好留一些賣給晚來的鳥兒。

可不管我們怎麼纏著老闆,跟他說我們台灣同胞是如何跋山涉水飄洋過海篳路藍縷披荊斬棘為了一生一世的追尋為了大名鼎鼎甘草檸檬而來,老闆仍然老神在在:「沒貨啦。星期五早上再來吧。」

誰叫我們沒有沉魚落雁之姿、閉月羞花之貌,若有,我想老闆應該即刻衝去採收檸檬現場醃製也願意。

此刻我的心比檸檬更酸,吳思思則熱血沸騰的握緊雙拳:「那我們就星期五的早上六點半再來!」

望著他的背影,彷彿渾身都沐浴在聖光之下,我忍不住雙手合十,膜拜著這個有決心有毅力,能成功早起只是不愛洗澡的偉人。

前夜,他說想早起看看清早沒有遊客的佐敦,我欣然表示願與之同行,

待我早晨悠悠轉醒,他早已出門歸來囧

果然,賴床的鳥兒無蟲可食,甘草檸檬更是想都別想。

 

就在檸檬王附近,有一間樂高專賣店。

我人才剛從丹麥的樂高大本營回來,理應對香港小店的樂高看不上眼,隨意瞥过櫥窗--等等,為什麼這些玩意兒在大本營根本沒見著?

這些才是我盼著能從大本營買回來的紀念品啊!!!

就有如段宏盼著與兒時青梅竹馬衛子夫再續前緣,天涯海角踏破鐵鞋尋尋覓覓,驀然回首,伊人已爬上了漢武帝的龍床,

這不是造化弄人,什麼才是造化弄人哪~~(跌坐在地)

可愛的旋轉木馬場景組,看似底座還真的能轉,太厲害了。

 

這很適合拿來做婚禮布置啊!(都結完那麼久了我還在寫檢討報告)

 

做為門面的玻璃櫥窗,擺著許多樂高的動物組合,

當初在哥本哈根是有看到的,只是可能太過暢銷,只看到展示,無緣下手購買,

如今這商品已近在眼前唾手可得,我竟還是沒有下手,

一切都是因為行李箱裡已塞了一艘海盜船的緣故...........

 

不只聖誕老公公和馴鹿,

也有一隻戴著巫婆帽的.................鴨?火雞?(遲疑)

 

櫥窗裡還有北極熊和鱷魚,但因為擺得太高了本人拍不到(遠目)

澎湃的聖誕節場景組!這價格看起來是比在哥本哈根親人多了,

很喜歡,但是,但是,如果我再把這個塞進行李箱,那我只能用竹簍把髒衣服挑在肩上了....

 

買大的不成,小的總行了吧。

這裡有好多樂高人偶啊!環肥燕瘦任君挑選,當初在哥本哈根根本沒瞧見.........

我對熱狗人一見鍾情,他風度翩翩貌比潘安,真是個溝追的小淘氣啊。

拿著DM急急衝去問老闆,他說沒貨了。



好吧,接著我又看中阿拉丁裡的神燈精靈,雖然機器人和米諾陶洛斯(希臘神話中的牛頭人身怪)也很討我喜歡,

不過為了合理化我的購物行為,我腦中是這樣盤算的:「你們說,我就先送小明神燈精靈當作情人節禮物,這樣他就可以跟精靈許願,再拿到另外三樣禮物,怎麼樣?這梗還不錯?」

也不知是真贊同還是他們習慣了我的合理化,縱容我再去和老闆詢問一次,

答案竟然仍是沒有了,而且老闆很有把握地說,他的店裡沒有,其他香港玩具店也不會有了。喔不!!我一介柔弱少女,豈能禁得起連番打擊?(再度跌坐在地)(不如就別起身了)

 

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這霉運可真是有一就有二,無三不成禮。

頓失生活重心,無奈地轉換跑道,完成此行另一重要任務--「好媳婦成就」、「好女兒成就」及「好老婆成就」。

事情是這樣的,臨行之前,婆婆囑咐我要替她買八罐馬來西亞製的某牌胡椒,好讓她分送親朋好友,

雖然到香港買馬來西亞的東西實在有些牛頭不對馬嘴,但為了能夠取得出國許可,婆婆要我去香港買三碗台北的牛肉麵七碗台南的牛肉湯還是一打台中的太陽餅,我也會使命必達。 

既然有買給婆婆那沒道理忽略了家母,不過鄙人出身口味清淡的小家庭,想著買兩罐即可,

若順利收集到以上,那麼犒賞一下這幾日操持家務的外子也是應當的,不如就再湊個兩罐自用,

就這麼加著加著,竟然就加到十隻手指頭數不完還需要跟旁邊的人借兩根手指頭才夠...........

原想著十二罐胡椒粉應該也不算太難,應該兩間超市可以解決,

不料每間店的架上竟然都只能摸到兩三罐,頓時變得困難重重。

幸得三位夥伴支持,陪我走闖大街小巷的超市以及傳統市集裡的小雜貨店,

在這日順利得到了「好媳婦成就」與「好女兒成就」,如此時刻不忘孝道為胡椒粉四處奔走,應該可以列入第七十三孝吧

 

 

香港的超市商品比台灣的超市更為國際化,擁有諸多外國品牌,或許是長久以來香港為國際金融中心的緣故。

這是我在超市邂逅最促咪的東西,李小龍經典即溶咖啡,還有加功夫配料哦。(情不自禁擺出拳腳姿勢)

 

這不為人知的「功夫配料」到底是什麼呢?

原來是添加了強身健體的人蔘、枸杞子和甘草。

我很興奮:「不如就買這個回去當伴手?」

「誰想要啊。」冷水當頭狠狠澆下。

枸杞的英文名字,wolf=狼,berry=漿果,合起來竟然是枸杞,太有趣了。

 

據說香港超市裡的某牌好吃果醬蠻便宜,旅伴們拿了好幾罐,

但玻璃瓶裝實在很重,他們身強體壯可能每天都有喝李小龍咖啡,我一介弱女子承受不起苦苦的人蔘,只好就算了。

 

在路牌上面別具特色的磁磚拼貼,

像是「無敵破壞王」裡面的8-bit那樣的復古風格,畫面中女子的服裝也頗有蕭颯古風,有些像少數民族的傳統服飾。

 

 

(亂入一下,這部片很有創意,我實在很喜歡哪)

 

個人出國最喜歡探訪的聖地,除了超市就是傳統市場了。

在巷弄間鑽來鑽去看到這條菜市場時自然是無比欣喜,走進去之後才醒悟,跟我們的市場還真是十分神似啊,充滿源遠流長博大精深中華五千年文化的影子呢(淚)

超級市場有許多國際化的牌子,可傳統市場都是我們熟悉的菜們肉們,並無太大不同。

 

但比起人情味或是熱情,台灣菜市場似乎略勝一籌,買菜送蔥、噓寒問暖這都稀鬆平常,

我在香港的菜攤好奇的詢問某種蔬菜是什麼,老闆懶懶答曰:「就菜囉。」

這個,雖然我還是新科媳婦,但我想分辨肉跟菜我是辦得到的........

 

垂掛著條條香腸的肉攤,帶來一些年節的喜慶氣氛,

也讓媳婦兒想起,一回台又要當廉價台傭,即將要大掃除和煮年夜飯了(抱頭)

 

狹路逢春,這粉嫩嬌豔的小花,我實在認不得它是誰,搜哩.........我不是園藝系的。

只是這崎嶇蜿蜒的枝幹,讓我覺得龔自珍應該很想將其轉安置到病梅館中好生將養著。

「梅以曲為美,直則無姿;以欹為美,正則無景。」

大家不用太敬佩我,我默寫常常考零分,當年連小抄都懶得做,如今只是很會估狗。

可憐龔自珍說了那麼多,看了此花之後不禁讚嘆,

雖為人為矯飾,但欹邪彎曲的枝幹,確實平添了綽約之姿。

 

實在和這小花兒投緣,情不自禁拍了許多。

 

含苞待放的嫩粉色小小燈泡,點亮了一片春意。

 

欲展露嬌態,又如少女般羞澀。


 

才賞完細巧玲瓏的花,轉頭一看這橘子可真粗枝大葉無比狂放,每一顆都碩大可比南瓜,那中間的莖必定是頂天立地的好漢,才承受得起如此重量。



才結束不久的雨傘革命,為了爭取真普選,香港市民佔據多個主要幹道靜坐及示威,包括金鐘、添馬艦、中環、灣仔、銅鑼灣、旺角及尖沙咀,好幾個都是我們這趟有去的地方,路上也確實留了許多歷史痕跡。




像這類倖存的布條,顯示了香港人的不屈不撓、不放棄希望。

港人佔領的地區眾多,最短的尖沙咀不過支撐了三天,而旺角則勉力撐到了近兩個月。

若是在台灣,大家能否這樣團結?支撐這樣長的時日?

雖然先有我們的「太陽花」,才有他們的雨傘革命,只是不得不說,國際能見度上就是差了那麼一大截。

 

 

幸好台港友好,我們在貨運的紙箱上見著台灣了。



結束中環的優閒探索,已略顯疲態的大家集合完畢,準備轉移陣地到銅鑼灣吃甜點,

在路邊巧遇Cars!!!

 

這兩位穿越馬路的姑娘,顯然無懼香港的士雷轟電掣。

 

又來一張思馬昭之心。不過香港的帥氣洋人確實不少,對某人來說這趟可算是值回票價。

 

雖我的外顯行為有如鐵錚錚的漢子,但胸中還是藏著柔軟纖細的少女心,

看到粉紅色雙層電車讓我興奮得有如發花癡的高中女生,逼迫身邊人全部都得幫我拍,

此一照片正是最為厭憎粉紅色的小洪無奈掌鏡,

別問我幹嘛叫別人拍自己不拍,我也不知道我在幹嘛,大概是光顧著尖叫,來不及掏相機吧。

 

好的,跟著姐一起搭雙層電車,下篇文章就前往銅鑼灣吧!

下回有好吃的,萬萬不可錯過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後少女時代

廢物人妻 胡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