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日預定行程:

08:28  搭丹麥國鐵前往歐登塞→10:30  安徒生博物館→15:22  哥本哈根→搭夜車前往瑞典斯德哥爾摩

今兒個我們要離開丹麥首都哥本哈根,前往安徒生的故鄉--歐登塞(Odense)。
導遊非常的守時,所有行程都要提前,要趕一大早(八點是有多大早)的火車,
加上當初我們在台灣就已經把大部分的交通票券都買好,也包含這段丹麥國鐵的票,
訂票系統寄了電子票券到e-mail,只要自己印出來帶去理應就可以,
只是第一次拿著A4大小的車票不免心慌,
小明堅持要去服務處問清楚這薄薄的玩意兒到底能不能搭車,
我怎麼拍胸脯跟他保證他都不理我,
為此我們不到八點就到火車站苦苦守候服務處開門
幸好我們睡了將近12小時,活力充沛(默)
但無論如何,出來玩卻比上班日還早起,總覺得很悲情。

事實證明,直接拿著自己印的E-TICKET就可以搭車囉!
不過要小心別只印了收據就想上車。

順利解決本不存在的車票問題,我們在哥本哈根車站閒晃,
看到哥本哈根的標誌,是個童話城堡,非常可愛,他們實在無所不用其極的營造童話般的氛圍。



陌生的地方總有熟悉的7-ELEVEN,看在他們與黑心萬惡統一企業並無直接干係的份上,我們進去關心了一下。

這是直接掛在架上,塑膠袋包裝「READY TO EAT」的蘋果,走一個非常不環保的路線。
一顆6丹麥克朗,33塊台幣。
如果真心準備好要給人家吃,那應該自己把衣服皮先給脫了吧(還是穿多一點才是情趣)


繞了一圈出來,才發現剛剛進的是側門,這是他們的大門。


北歐花店林立,並且總是和方便的好鄰居(超市、便利商店、車站)共生,美麗的事物是它們生活中的一部份。
我十分感嘆:「如果台灣買花也這麼方便,你會不會在下班時買花給我?」
小明瞥了我一眼:「我上下班不會經過車站。」
歪么么媳婦燈塔宅女小紅早說了,這是什麼這就是婚姻啊

 
看看我找到了什麼!!!!
 
 

 
因為夠冷,每一朵都這麼美,色彩斑斕!!!(咬手帕)
 
 
 
 
另外,北歐人嗜甜,到訪的四國裡,不管是便利商店還是超市,都可以看到幾乎占據店面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糖果區。
貨架上滿是糖果還不夠,
 
 
整面牆的糖果和堅果類零嘴,
 
 
你以為這樣就結束了?
不~~~對北歐人而言,整個城市都是我的小豆苗,
這種散裝糖果也是隨處可見。
 

這上下兩張可不是不同角度而已,他們是整整兩個貨架.....................北歐簡直是整個螞蟻窩投胎。


自由時間結束,我們搭上丹麥國鐵(DSB)
今天是星期日,但這時間的國鐵沒什麼人,十分舒適,
有這種兩兩相對的座位,有桌子,也有和我們一般火車那樣都往行進方向坐的座位,
他們的桌子下方掛著許多塑膠提袋,不知道是不是給人裝垃圾用的。



而在座位的正上方,除了標明座號,連座位主人的出發地與目的地都會標上,一切都在它們的掌握中,酷!!!
在我們抵達歐登塞的時候,這個座位就會被標示為空位,沒有劃位的人就能辨識這個位子可不可以坐,不會被趕來趕去,十分貼心。


哥本哈根過了幾站後,我們對面來了個年長的女性(不知道為什麼,外國人就覺得跟「阿姨」這個詞兒不太相襯),很友善的和我們攀談,可是我們聽攏謀,只能一直傻笑,
阿姨聳聳肩說:「我的英文不太好。」
阿姨您千萬別沮喪,是我們英文很爛,千萬別責怪自己啊!!!(搖阿姨肩膀)
他們當地人英文大多不錯,至少溝通絕對沒問題,也鮮少有口音,看我們一臉霧煞煞的樣子,大多會放慢速度,用更簡單的說法再溝通看看,也有直接給予我們肢體提示的,只能說很有耐心。

出站前,別忘了上個廁所!兩丹麥克朗,折合台幣11元,還可以接受。
只是記帳時連尿尿費都要記,不免心酸。

因為我們在丹麥的時間分散在旅程的開頭和結尾,面對昂貴的交通費,
買一日券太少,三日券又太多,我們找不到哪一個票卷對我們比較划算,
在丹麥除了搭乘丹麥國鐵外,幾乎都是步行,
在歐登塞下了車,安徒生博物館還需要走一段路,
幸好在寧靜的鄉間,步行也是相當舒服的旅遊方式。
我們在一個十字路口久候多時,遲遲不變綠燈,
直到一群當地人在對面馬路按下了這個鈕,我們這才發現許多紅綠燈是需要行人按鈕才會變換燈號的。


除此之外,他們幾乎所有紅綠燈都有聲音提示,
台北車站對面的馬路綠燈時好像會有鳥兒啾啾叫還是什麼聲音讓行人知道是綠燈吧,是個通用設計,方便視障者過馬路,
北歐不管是鬧區還是偏遠小鎮多有這個設計,
讓你不管是盲人還是低頭族都能安心過馬路喔喔喔
說到過馬路,不得不提的一點是此處的車非常禮讓行人,
禮讓到什麼程度呢?
行人的方向是綠燈,轉彎的車子會讓,這是最基本(但台灣還是做不到),
我們經歷過好幾次,是我們在沒有紅綠燈的安全島上,看著車子,猶豫要不要過,最後決定還是讓車子先好了,但車子還是會緩緩停下,示意讓我們先過馬路。
甚至是我們在根本沒有斑馬線的地方要穿越馬路(掩面),他們還是會慢下來讓我們先過。

有一次,我們在兩段式的斑馬線上,過了前面那段,抵達路中間的安全島,此時紅燈亮了,我們沒有要繼續前進的打算,卻有兩輛車不約而同停下,讓我們先過去。

我有感而發:「他們明明都可以先過就好,卻都停下來等我們。」
小明:「或許是他們有規定?」
我反問:「你覺得如果在台灣這樣規定,台灣人做得到?」

我們自己從小是被訓練「馬路如虎口,行人當心走」,過馬路不忘左右張望,確認是否有來車,再小心翼翼過馬路,
在這裡卻見識穿越馬路還完全目無懼色、直視前方的當地人,眼睛都不眨一下,完全不擔心會被車撞到,
也確實,車子都慢下來讓她過,沒有人緊急煞車,當然也沒有車主搖下車窗咆嘯或是鳴喇叭。
在北歐,過馬路是件非常安心的事。


歐登塞,位於丹麥第二大島菲英島上,是丹麥第三大的城市。
安徒生自幼家貧,據說他住的地方是貧民窟,
但現在給人的感覺就是美麗純樸的鄉間小屋,讓人都想置產了,希望能給我出個符合貧民窟的價碼........



我們首先找到安徒生童年的故居。
簡單的磚紅屋瓦、奶油黃的牆壁,乍看十分寬敞。
外面有標示,繞到這房子後方就是安徒生博物館。

但我們繞來繞去,打著燈籠都找不著...................
眼看著我們的座標在安徒生博物館附近繞,到底是哪一間.....................
 
 
安徒生故居對面的紀念品店,有許多別緻的小東西,可惜我們沒有錢.......


我們在附近繞了許久,
忍不住找了長椅坐下來休息,


還在想,這裡風景真是如詩如畫,
那麼現代的建築坐落在傳統古老的建築群,搭配湖景,卻是異常協調,
不過那現代的建築是什麼?走近一看--安徒生博物館=_____________=

我們剛剛在那兒不知道兜了幾個圈!!(崩潰)

進博物館的票價一人是90丹麥克朗,兩人就是180,折合台幣990元,
如果加上我們從哥本哈根來回歐登塞的車程,這一趟就花了兩千多台幣呃啊啊啊啊!!!!
沒有把博物館的每個角落都看仔細,不就虧大了!!

一進展場,就能看見高大的安徒生向您致意。
他的輪廓很深,鼻梁高挺,在現代看來應該不算差,但當時的審美觀認為他其貌不揚,古人好嚴苛................
因此他終生未娶,感情生活並非一片空白,卻絕對坎坷。


補充閱讀:
維基百科—安徒生

展場裡有些安徒生曾經使用過的物品,包含他的假牙,這種東西擺出來不覺得有點失禮嗎....


安徒生是世界知名、家喻戶曉的童話作家,被譽為丹麥國寶,
他的著作當然也被譯為各種語言,收錄在博物館中,
雖然沒有在書架上找到繁體中文,
一位外國人倒是幫我們在導覽機器裡找到了繁體中文(還附注音)的《夜鶯》,
他主動問我們是哪裡人,我們回答台灣,他便貼心地開給我們看,而且很內行的沒有開簡體中文。

有一區展出了許多安徒生作品集裡的插畫,
這才驚覺跟安徒生不太熟,除了訝異一些作品是他所作外,更發現怎麼好多童話認不得。

正常版的《小美人魚》。

 
抽象主義的小美人魚?
 

印象派的《醜小鴨》。


 
有鬼片氛圍的《豌豆公主》。
 
當初覺得皇后用這個方式測試出是否是真正的公主簡直有毛病,而隔著這麼多床墊被褥還可以感覺底下有豌豆的公主亦非常人,
但在估狗資料時查到了這篇文章,將豌豆公主與安徒生的生平做一對照,以分析童話背後的深層涵義,十分有意思。


安徒生十分喜歡講故事給孩子聽,博物館內當然也有他孩子王般親和的塑像。


除了外貌,另一個讓安徒生自卑的點便是家世。
安徒生出生在歐登塞的貧民區窄小的房子裡,父親是鞋匠,母親是洗衣婦。
從博物館可繞至安徒生故居內部,我和小明正在奇怪,裡面未免也太大,有許多房間,
真不愧是歐洲,連貧民都能擁有如此寬敞的房子?
後來看了介紹才知道,在那房子裡可是居住了五戶人家,
這才豁然開朗,果真窄小。

館內也有將安徒生後來在哥本哈根的住處擺設原封不動搬移過來,
這下看起來舒適多了,不愧是丹麥國寶,本該有個舒適的生活環境。





多才多藝的安徒生,除了寫作以外,閒暇時間也常剪紙,有許多美麗的剪紙作品。
我講得好像我很清楚,事實上我是到了休息室,看到休息室裡提供許多彩色紙張及剪刀,還貼著訪客的剪紙作品,這才後知後覺他擅長剪紙,博物館的標誌也是安徒生剪的太陽臉。


說後知後覺其實是客氣了,當小明告訴我安徒生喜歡剪紙時,我還一臉奇怪,問他「你怎麼知道?」
更別說我回台之後為了寫遊記去估狗(也就是今天),才發現有一整個展區都是他的剪紙作品,明明作品如此精緻,我卻毫無印象,不是說好要用放大鏡看遍博物館每個角落的嗎!!!為什麼我錯過了整個展區呢(抱頭)←路痴的悲哀,無法應付動線非一直線的展場


身為稱職的觀光客,小明躍躍欲試,決定挑戰剪紙。
看起來架式十足,到底在剪什麼?


搭啦~~~大家猜猜他原本想剪的是什麼?
看到成品他自己無比傻眼,辯稱他想剪的是小鳥。並不是的。


沒關係,經過身旁專業特教老師指點後,小明抱著人一己百的精神,再挑戰一次。







成功!!!!!(攝影者感到無奈)


好還要更好,為求逼真,他還為他剪的中指加工,您說說這是不是更生動了呢(翻白眼)




 
博物館外的樹長得很特別,不知道是什麼樹?



準備踏上歸途,一路上我們看到許多安徒生的雕像,應該是要紀念他的,
但為何要如此惡搞人家呢??

安徒生與維納斯合體。poor安徒生

從地底冒出來的安徒生先生,綠漆的位置像是流鼻血。
他大概跟我一樣,因為北歐天氣太乾燥,我每天都流鼻血,流到挪威才停止。
而我們到挪威已是踏上北歐土地的第11天了。



這是.....................街友身分的安徒生先生?



沒錯,在過準時導遊的帶領之下,我們又提早許多回到歐登塞車站。
此時我們也餓了,左看右看,沒什麼吃得起的東西,
我們注意到路邊有Sunset速食店的廣告,Snack burger只要15丹麥克朗,很好,就吃這個。
開在車站的這家速食店生意興隆,我們左等右等,等等等了又等,終於拿到我們的Snack burger,



.......................................156台幣,換到兩個大概五公分高的漢堡,
裡面只有三片生菜、牛肉、番茄醬,哦千萬別忘了上下還有各一片漢堡麵包喔!
而且因為我們沒有錢(這句話將在北歐系列遊記出現多回),只能單點,
連杯汽水都喝不起,看到迎面而來的金髮小屁孩一人拿著一包薯條,不禁悲從中來,
在北歐,我不知道出現幾次撿人家吃剩食物之衝動..................
後來辜狗到人家說在丹麥的留學生很多會去翻垃圾桶,
我完全懂他們的心情,
他們在垃圾桶撿的,遠比我刷卡買到的食物豐盛,
如果可以,希望他們攜帶我一起去(淚)

就在我們心灰意冷地咬下這個漢堡時,漢堡發出了光,而我們面前出現了跳舞的仙女--這漢堡份量少歸少,漢堡麵包稍硬,但充滿麥香,肉片有濃郁的牛肉香氣,鮮嫩多汁,味道不輸我們在台灣吃的高級美式漢堡。連味蕾非常遲鈍的小明,都發現這比台灣速食店好吃太多。

吃不飽只能喝洗手台裝的水喝到足,再度搭乘舒適的丹麥國鐵回到哥本哈根,此時體內水庫有洩洪的需要,
但我們一看哥本哈根車站的廁所--哇喔好先進哦還有自動門,
等等!!!!!!!!上一次廁所要5丹麥克朗!!!27.5台幣,不要太過分喔!!!

於是乎,我們決定走到1.5公里外的新港,去上免錢的公廁.................(悲哀)

幸好北歐很乾燥,讓人即使有尿意也不會扭來扭去地爆發,
我竟然還有心思逛了車站附近的超市,
在這個物價幾乎是我們5倍的地方,牛奶卻和台灣差不多價格,可說是非常親民的飲料。
一公升的牛奶,大約82.5台幣。

這是有名的大頭女孩巧克力牛奶,調味乳就貴得多了,容量只有一半,價格卻更高,可能他們添加的是真的巧克力而我們...........................
雖然小明一直慫恿我買來喝喝看,終究是買不下手。


 
奇形怪狀的「水果」?我懶得旋轉圖片了,大家可以自行將頭部向左扭轉90度,
事實上有沒有轉也沒差,就是長那個樣。
一個大概是38.5台幣,不知道好不好吃。



逛完車站超市,我扭捏起來了~~~要尿出來了(哭)
幸好小明也餓了,他提議去漢堡王吃點東西,順便借個廁所。
漢堡王是非常小氣的,要點餐才會給你廁所密碼,列印在收據最下面一排,沒點餐的話廁所要付費5克朗。各位女孩兒請珍惜在台灣能自由自在上廁所的時光啊。



要收錢的廁所還是這個品質,沒有馬桶蓋.............
而且很公平的每間都沒有。




我們點了一個起司漢堡,110元台幣。(倒吸一口冷氣)
不得不說,漢堡王的起司漢堡是個非常普通的、和台灣非常相近的漢堡,大輸Sunset,
但他要110元台幣(怨念)

 


解放完,距離搭夜車還有許多時間,小明決定到行人徒步區逛逛,買買紀念品,
雖然不需要新港的免費廁所了,我還是希望能夠拍拍新港的夜景,於是我們還是往新港方向邁進。
沒想到才下午五點多,許多店已經要打烊了,包含兩家樂高店,
丹麥人太幸福了吧才幾點而已就賺夠了嗎!!

丹麥有項有名的食物,叫做「Open Sanwich」,開放三明治來著。
既然號稱是當地的食物,一定要找來吃吃,
我們尋遍大街小巷,卻都找不著,
好不容易找到一間咖啡廳有,
我們在店外頭按了半天的計算機,牙一咬,進去點了這兩天來最貴的食物,80丹麥克朗,約莫是台幣445元。

這菜是長這樣的,上面鋪著蝦仁、特製醬料、有兩片炸魚、下面則是黑麥麵包,夾雜一些生菜,445台幣.........................我哀莫大於心死。

炸魚冷冷硬硬的,蝦仁冷冷的,麵包冷冷的,我還在想如果都是熱的該有多好吃,小明把所有料包在生菜葉裡一口咬下,倒還真是多層次的好滋味。
出了店門一直想著該給老闆建議加熱一下更美味(事實上我們走出店門沒多久,那間店就打烊了,迫不及待得很),這才發現路上其他家的看板寫著「Warm Sanwich」,原來是這樣!!!
Open Sanwich就是冷菜組合的三明治,這玩意兒吃一次體驗就好了.....我想我還是喜歡熱呼呼的三明治....
加上後來才發現這玩意並非不普遍,他們只用丹麥文寫,叫作「smørrebrød」
確實是隨處可見,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反正我心已死,不會再吃一次。

好不容易找到一間還有開的紀念品店,環視整間店的商品,我們只買得起十張特價七歐的明信片,
有鑑於換丹麥克朗的高額手續費,我一心想刷卡,
小明則想試試付歐元,讓他們找克朗,
也確實看售價,買十張的話,付歐元會比付克朗便宜個三克朗左右,這就決定付歐元。

我們付了十歐,應該要找三歐,店員在收銀機按啊按,找給我幾個銅板,
我仔細一看--七克朗。
是這樣的:3歐約等於120元台幣;而7克朗等於38.5台幣,
我們被吃了台幣81.5元!!!!!!!!(心臟麻痺)(幸好我心已死)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雖然他們可以付歐元,但如果沒有付剛剛好、需要找錢的話,
千、萬、不、要、亂、付..................
加上一般付歐元其實都會比較貴一些,
總之在這裡旅遊,就是刷卡!刷卡!刷卡就對了!!!

一直走來走去也累了,我們坐在人行道旁長椅稍事休息,此時出現了一個婆婆,用非常凌厲的眼神看著小明,很明顯的,她想要一個位置,小明震懾於婆婆的魄力,挪出了一個空位給婆婆。

可是整排的長椅都是空的.............................

感受到一股無形壓力,我們決定繼續走,而就在我們起身的後兩秒,那位婆婆也走了。
是怎樣,看上小明了嗎!!!!
小明:「我已經很習慣這種事了,畢竟我是劉德華,這種事情天天都有(聳肩)」
「....................................(白眼)」



夜晚的新港,別有風情。
入夜的哥本哈根其實很冷,為了按快門,我的手指幾乎凍僵,
無論如何拍下這麼美的照片,絕對值得。


在我拍這張照片之前,佔據了這個絕佳角度的女孩,整個人趴在地上翹著屁股、拿著相機拍,非常敬業,
我心想大概是個拿大砲的專家,
定睛一看才發現她手上拿的只是一台隨身機,可以明顯看出並不厲害,
卻還是如此用心構圖、捕捉眼睛看到的感動,
相較於在高美濕地看到一人一台大砲,一個比一個長的砲管,讓人連把類單眼拿出來都覺得羞恥,
在這裡遇到的旅客,讓我了解攝影是一種態度。

另一個讓我感受到態度的是一位中東遊客,
他就在我畫面的左下角那位置,不斷請朋友拍、然後擺同一個姿勢(單腳站,另一隻腳必定要交叉在後方),
當我離開原先拍照的位置,他便走了過來,以小美人魚的坐姿,繼續不停地請朋友按快門。

如此堅持這個姿勢,大概也是一種態度(吧)

風很大,露天咖啡座卻仍然坐著人,
整排的店家怕客人凍著,都提供了電暖器以及每個座位上都放了毛毯。
我們走在旁邊三公尺處,都不覺得冷。


明明是這麼冷的地方,卻愛吃冷冷的Open Sanwich,
我們冬季常吃的火鍋、糖炒栗子、水煮花生和芋頭及菱角(胖子的好朋友們),什麼都沒有。
這們冷的天裡他們吃些什麼?


他們吃冰淇淋。(默)
不誇張,許多街角都是冰淇淋店,到底為什麼呢........火鍋這麼好的東西,北歐人應該來認識一下。




回到行人徒步區,看到有趣的東西。
這是一台多頭的協力車(?),大家坐在上面,全部朝向中間,
只有一個人能負責操控方向。
我們來的第一天就有看到人家騎在上面,大家邊喝酒邊開,樂呵呵的,反正只要主要駕駛別沾酒就行。
彷彿是行人徒步區才有的樣子。



好不容易熬到搭夜車,兩個人都累壞了。
為了節省交通時間,我們這趟搭了兩次夜車,這一趟的目的地是瑞典。
夜車有上中下鋪,當初為了要選哪一層大傷腦筋,有人力主他需要隱私,只好訂了最上面一層。

然後他還硬要把行李搬上去,各位看官可以發現,非常擁擠。
非常難爬上來,好不容易爬上來又要下去洗澡,一切都非常艱難。
小明洗回來之後告訴我:「妳就出了房門往左走,穿過某車廂,可以看到淋浴間,上面有插一張卡片,然後有提供毛巾,有熱水,洗完就把毛巾丟在那裏就好。」
我依循他的指示,出了房門往左走,穿過某車廂,看到淋浴間,但是--

沒有卡片?

於是我又走回房門口,再次往左走,穿過某車廂,看到淋浴間,還是沒有卡片。

正當我苦惱的探頭探腦,旁邊的房客正要開門進他自己的房間,看我不知所措,問我需不需要幫忙?
我跟他說我想洗澡,但我不知道怎麼進去。
他說:「妳需要用卡片,像是這個。」他拔出插在房門的卡片,拿給我看。
我說可是我沒有任何卡片。
他說:「那妳不能使用淋浴間。嗯...不過或許我可以幫妳。」
他把他的房卡插進淋浴間,門文風不動。
他搔搔頭,「看來我也沒辦法。」

我謝過他之後,巧遇查票員,他知道我的困境後,問我第幾車廂?
「第五」
「哦,那個車廂不能洗澡。」

歪么么么所以我們的車廂沒有淋浴間就是因為我們根本不能洗澡,
而小明大概是趁著誰忘了拔洗澡卡,糊裡糊塗的洗了個香,
當我回去告訴他這件事,他不斷幸災樂禍:
「妳沒洗澡。」「妳沒洗澡。」「妳沒洗澡。」
不管我跟他講什麼,他都回:「妳沒洗澡。」



我要檢舉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後少女時代

廢物人妻 胡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