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夜車上醒來,升個懶腰,「好好睡噢~」身為蜜月中的幸福人妻,立即體貼問候老公:「昨晚睡得好嗎?」
「昨晚有兩個人打呼,搞得我都睡不著。」
「是哦,是哪兩個?」我關心地問。
「當時車廂裡只有三個人,其中兩個是你和我。」他白我一眼。
「哦這樣喔,所以你打呼吵到自己睡不著?(裝死)」
他瞪了我一眼:「白目!」接著馬上又說:「妳沒洗澡。」
「你才偷洗澡!!!!!」我壓低聲音,面色猙獰。
「偷洗澡也比沒洗澡好。」

可惡!!!!!!!

在上鋪艱難的收拾行李、爬下來盥洗、好不容易把行李扛下來,
雖然床位狹窄,但這趟給我們的感覺算是十分舒適,
即使有三個人是後來才上車,可是也安安靜靜地就寢,我們渾然不覺,
想起當年在中國搭乘往蒙古的臥鋪火車,凌晨三點一組人上車,就大聲嚷嚷:「欸,你睡哪個位置?我想睡上邊,這上邊應該沒人兒睡吧?(拿手電筒猛照)哎喲這上邊兒有人哪!!!」

相較之下,瑞典國鐵的臥鋪美妙多了(泣)

火車緩緩駛進車站,
而斯德哥爾摩車站,給人一種冷冽、簡約的科技感。


斯德哥爾摩(Stockholm)是瑞典的首都,在瑞典語中是木頭(stock)和小島(holm)的意思。
有人問,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那個斯德哥爾摩嗎?
沒錯,僅此一家別無分號,出處請見:維基百科
斯德哥爾摩的市區分布在14座島嶼及一座半島上,再由70餘座橋將這些島嶼串聯,因此斯德哥爾摩又有「北方威尼斯」的美名,
不過「威尼斯」這美名實在太被濫用,
無聊估狗一下的結果,光是歐洲就有許多城市在爭奪這個名字,
荷蘭阿姆斯特丹也是北方威尼斯,荷蘭羊角村又稱為綠色威尼斯、荷蘭威尼斯,
比利時的布魯日被稱為北海小威尼斯、比利時威尼斯;
香港大澳、曼谷和淡水都被稱作東方威尼斯;
奈及利亞大城拉哥斯則是非洲威尼斯。
搞什麼鬼,這年頭有水就是威尼斯?
這種菜市場名不要也罷,
我更喜歡瑞典小說家拉格洛夫(Selma Lagerloff)將斯德哥爾摩形容成「浮在水面的城市」,雖然兩者差不多,至少有個自己的說法。

另外,斯德哥爾摩是諾貝爾(諾貝爾獎的諾貝爾,不是諾貝爾奶凍捲的諾貝爾)的故鄉,
從1901年開始,每年12月10日諾貝爾逝世紀念日,會在斯德哥爾摩音樂廳舉行隆重儀式,瑞典國王親自給獲諾貝爾獎者授獎,並在市政廳舉行晚宴。

抵達斯德哥爾摩的時間是一大清早,6點9分,
車站有免費WIFI,我們就像飢渴的狼咬著肉不放一樣,在這裡瘋狂滑手機(請叫我們愛得滑夫婦),確認一下今日行程的交通細節、餐廳以及打卡(虛榮)
滑了個半天也才七點出頭,我們決定停止這個墮落的行為,先辦要緊事再說。

我們兩人對於在北歐換錢這件事已經有了陰影,
但有什麼辦法呢?總是會用錢的。
另外,都已經換了這麼多歐元帶在身邊,不花也不是,放著又不會變多,
於是再次挑戰,看看瑞典人有沒有比較親切。


結果,一樣是高額手續費,搭配比較差的匯率,
我們換了50歐,匯率8.8(台幣對歐元大約是1:38~39,台幣對瑞典克朗是1:4.2)
雖然我們只換了區區50歐但手續費仍然是50瑞典克朗,大概是210台幣.........
為了忘記匯差及手續費帶來的悲傷,
我們決定在車站內,以不離開免費WIFI的前提,去吃一頓好的,麥當勞早餐。(在台灣要慶祝的時候是吃王品系列,在北歐要紓壓只能吃麥當勞..................馬英九說的對,台灣的貧富差距要算是小的,別人是貧富差距,我們是統一的貧啊)

站在麥當勞櫃台前,我們就像誤入都市叢林的小鹿斑比,
看板上的瑞典文,再次帶給我們特教體驗的感受。字都認得,但湊在一起就是不知道什麼意思。
我們問店員有沒有English menu?答案是沒有,但我們可以去看傳單,然後指著圖點餐。
好不容易根據輔具傳單,點了兩套有氧早餐,按計算機按半天之後跟店員再三強調我們不要薯餅,店員應該覺得哪裡來的亞洲死窮鬼吧。
小明點了一個豬肉滿福堡加蛋,至於它的味道,就是豬肉滿福堡加蛋。麥當勞的口味真有一致性,不愧是跨國企業。(所以到底為什麼要在他鄉選擇貴上數倍的豬肉滿福堡加蛋!!!!)
他的飲料是熱可可,瑞典人應該很重視獨立自主,所以丟了熱可可沖泡包和一杯熱水,讓他自己泡,是生活自理訓練課程。


我則秉持著嘗試當地料理的一貫態度,即使在熟悉的麥當勞,也要點個在台灣沒看過的東西。
這玩意兒大概只有4公分高吧,裡面的料有火腿、生菜、一片乳酪,哦千萬不要忘了還有上下兩片麵包哦!!!(扣掉麵包大概只剩1公分不到)


咬了一口,嗯冷冷的................麵包蠻有嚼勁,比滿福堡更紮實的口感,可能是黑麥做的滿福堡皮吧,特別的是他的乳酪,不是我們在其他漢堡吃的那種常見的黃澄澄人工合成起司(例如芝X樂。早餐店、大部分的速食店用的都是這種)


小明:「所以他用的是乳酪不是起司?」
這個...................................乳酪就是起司啊...............................

這樣的兩套有氧早餐,「只要」瑞典幣69元,台幣290元,跟高額手續費還有匯差帶來的損失比起來,這哪算什麼呢~~ ^.<~~~*


依依不捨離開車站(的WIFI),我們買了瑞典的交通一日pass(兩人合計瑞典克朗235,台幣987),搭乘地鐵,先到位於舊城區的hostel報到。
舊城區這一站叫做「Gamla Stan」,到站廣播時我還以為我聽錯,
怎麼會一直聽到瑞典人說「柑仔」、「柑仔」,他唸起來就像這個音,
有了諧音的加持,我在此處看地鐵路線圖異常神速,總是可以瞬間找到我們住的站名,這就是記憶策略的重要性也是特教老師的重要性啊(挺)

地鐵站的電梯感覺德高望重,我們要敬老尊賢。
這裡的電梯門要自己開,明明才兩三層,但是按了之後很久才會來,
沒辦法,老人家走比較慢。



一出站就可以看到舊城區迂迴曲折的中世紀小巷了,
這裡是斯德哥爾摩最一開始的發源地,深受北日耳曼風格影響,
地上皆鋪著石子,在這種石子路拖行李非常吃力,
尤其是在上坡路拖著行李的時候,完全無法感受它的美,只覺得處處是障礙。
其中還有些部分鋪的是圓石,想當初在丹麥的第一天,我就已經因為石子路拐到無數次腳,走久一點,大腿側都會抽痛。
看到圓石的時候我不知道該有多驚恐,人生從來都沒有這麼希望自己腳踏實地過,走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
幸好我們有先準備好離線地圖
而且導航都還算準確,平安找到了巷弄間隱藏的小小hostel。


這是我們在斯德哥爾摩住宿的地點,Old Town Lodge Hostel


這次沒有在哥本哈根那麼幸運,我們到得太早,旅館主人讓我們在公用衛浴先盥洗、整理東西,寄放了行李便出發。

不意外,無行李一身輕的小明開始愉快的哼歌:「我的好朋友~~劉~德華來囉~~喔喔~~喔喔~~~今天要去哪裡~~要去斯德哥爾摩~~~」

.................................................................................

今日行程
09:00 德國教堂(Tyska Kyakan)→10:00 大教堂(Storkyrkan)→東島室內市集(Ostermalms)→瓦薩博物館(Vasamuseet)→晚餐Krpy In Restaurant→21:00 冰酒吧

德國教堂和大教堂都位在舊城區,從我們的旅館,步行幾分鐘便可以抵達。
德國教堂是14世紀時由德國商會所捐贈的,是當時唯一位於德國境外的德國教區。


外觀一樣是華麗的巴洛克風格,在我一直換角度猛按快門時,導遊臉色鐵青地回來了。
「今天沒開放,」他垂頭喪氣,「怎麼辦?」顯然他對於預料外的失誤感到相當沮喪。
我一派輕鬆,「沒關係啦,自助旅行就是很彈性嘛。反正德國教堂離我們那麼近,隨時都可以來。」
轉往下一個目的地,大教堂也是咫尺之距,還會路過預定在明天要去的諾貝爾博物館。


路過的商店櫥窗,乍看覺得很可愛,
仔細一看旁邊那隻鴿子(鴿子吧?)竟然叼了根菸是壞孩子,
而且猴子煮了滿鍋的小雞!!!!(驚恐)


小明:「妳仔細看看清楚,那是雞嗎..................................」
推推眼鏡定睛一看,呃啊那是小鴨,世間鳥類都長這個模樣兩隻腳兩隻翅膀,誰分得清楚!!!


(補充兩則古老往事:
想當初小明和我交往初期,我們共遊新竹內灣,
一抬頭我看見一隻白色鳥類振翅飛過,於是我驚呼:「有海鷗耶!!!」
小明:「山裡哪來的海鷗...............................那是白鷺鷥....................」

第二次是我去內蒙參加植樹志工團,
開車路過沙洲還是河邊吧,再度看到一群白鳥,
我興奮但不太敢確定地說:「哇,那是一群...................白鷺鷥???」
旁邊的慧琳非常鎮定:「你確定?那是鴨。」
「哦.......................」

我們又看到一群白鳥,我這次很肯定地說:「我知道,那是一群鴨!!!」
慧琳:「你確定?那是白鷺鷥。」
「.........................................那到底是什麼!!!!(崩潰)」)


一路伴隨著小明的恥笑聲,我們到了大教堂。(幸好路途十分短,否則我應該會手刃親夫)
外觀看起來還蠻樸實。


這是它們的電話亭。打電話也可以刷卡。


教堂旁邊傳來孩子們的歡笑聲,我們好奇地觀望,發現好可愛的東西(東西?!)--
這應該是間幼稚園,而裡面的每個孩子,都穿著交通警察的螢光背心!
看著一位家長送小孩來上學,一進門,老師立刻替他套上這螢光背心,應該是為了讓小孩顯得醒目,避免被車子撞吧。



幼稚園裡的大人很多,也有看到大人送小孩進來之後,也留下來一起陪孩子玩,家長參與度似乎很高。(有關瑞典幼教的詳情,請按我



看了好一陣子,我們終於回神,想起目的地是旁邊的大教堂,不是交通警察養成班。
一進門我們看到一個投錢箱,「這裡要收門票?」小明問。
「不會吧?教會有在收門票的嗎?寺廟也沒有在收門票的吧?應該是像香油錢那樣隨喜捐贈?」我這麼說,但也不敢確定,
於是我們兩人站在門旁邊觀察了好一陣子,
看到其他幾個旅客長驅直入,完全忽略那個投錢箱,我們決定把他們當作榜樣,畢竟洋人對教堂以及投錢箱上的不明外文應該比較熟。

大教堂十分富麗堂皇,內部是瑞典磚砌的哥德式建築,外側則是巴洛克風格。
最初出現在1279年的文獻,至少也有七百多年的歷史了。一開始只是小小的社區教堂,經過幾次祝融之後,毀壞重建,成就了今日的面貌。
這裡是斯德哥爾摩的信仰中心,瑞典王室有重要慶典或儀式,也會選在此處舉行。

不知道是不是純金,但光是入口掛的畫感覺都價格不菲。是不是這裡其實要付門票呢(心慌)



內部也氣派非凡。
據說正中央的祭壇(我學會這個詞了)是全銀打造的,是不是這裡其實要付門票呢(心慌)

 

 



是我最喜歡的彩繪玻璃!!!畫著耶穌與十二門徒。

 


樓台上的骨董大風琴,風管直徑大概有碗口粗。是不是這裡其實要付門票呢(心慌)

 

 

 

 



每個細節都讓人歎為觀止地華麗,是不是這裡其實要付門票呢(心慌)


 
教堂裡大名鼎鼎的「聖喬治屠龍救公主」雕像,刻於1489年,是華麗又細膩的木雕作品,也是北歐最大的一尊木雕像,顯示了其木雕藝術的極致。同時1489年那年,瑞典擊敗進犯的丹麥軍,因此這尊木雕也被賦予了「打倒丹麥惡龍」的政治意義。
 


有這麼厲害的木雕作品,會不會這裡其實要付門票呢?(心慌)

我們這一路就在讚嘆以及掙扎中度過,心裡就像搭雲霄飛車那樣起起伏伏.......................
小明:「怎麼辦?是不是要給錢?」打開錢包,「呃,錢沒有剛好....................零錢不夠,付鈔票又太多.................」
「香油錢可以刷卡嗎?」我也苦惱。「到底有沒有要給門票?」
「好吧,不然我們就去投吧。」
良心不安,我們決定回到門口去投錢,但入口被關了。
走了另一扇門,然後就....................出來了。
呃,怎麼辦.................................

後來回到台灣估狗才發現確實是要收門票的(40瑞典克朗),喔不上帝原諒我們!!!!
好孩子請不要學!!!!我們後來是遭了報應的(哭)

時間還早,我們決定先去瓦薩戰艦博物館,這就是走不到的景點了,幸好我們有一日pass,搭乘地鐵到Karlaplan站,很快就到了。

我們買的一日券只包含交通,可以在一日內免費搭乘所有市區交通工具,
但進入博物館仍然是需要門票的。
斯德哥爾摩有許多博物館,如果買斯德哥爾摩卡,博物館全部都可以免費參觀。
以我們的行程來說並不划算,所以只買了交通票。
雖然明知不划算,但付博物館門票錢的時候還是覺得痛啊~~瓦薩戰艦博物館的門票是一人130瑞典克朗,折合台幣約1092元。

貴雖貴,一進門看見雄偉氣派的瓦薩戰艦時,覺得一切都值得了!!!
瓦薩戰艦是全世界僅存的一艘十七世紀的戰艦,其中保存下來的原始零件超過95%,
在龐大無比、細節卻又極致講究的戰艦面前,感到自己有多渺小.................

以下資料引自維基百科
瓦薩號是瑞典國王古斯塔夫二世於1626年到1628年間下令建造的一艘軍艦。1628年8月10日,瓦薩號從其建造地揚帆起航,但在航行了不到1海里(少於2公里)後便浸水沉沒。17世紀時,人們曾試圖取回這艘沉船上頗具價值的加農炮,但在後來這艘船便為世人所遺忘。直到1950年代,有人在斯德哥爾摩港一條繁忙航線的一側再次找到了瓦薩號沉船的位置,這引起了公眾的注意。1961年4月24日,瓦薩號龐大的船軀被幾近完整地打撈上岸,並被臨時存放在Wasavarvet(「瓦薩船塢」)博物館中。1987年,瓦薩號被移往斯德哥爾摩的瓦薩沉船博物館展出。這艘船是瑞典最受遊客歡迎的展品之一;至2007年為止,她吸引的遊客數量已超過二千五百萬名。

由於在建造時沒有填入足夠的壓艙物,瓦薩號即便在港口停靠時也不能保持平衡。儘管有著嚴重的結構缺陷,瓦薩號依然被允許起航:不出所料的是,在出海航行不到幾分鐘後,瓦薩號便被一陣微風吹倒,繼而全船傾覆。令瓦薩號匆忙起航的因素來自以下幾個方面:身處國外的古斯塔夫二世急於讓瓦薩號加入波羅的海艦隊備戰;而國王的下屬們則缺少政治勇氣,沒有向國王稟報船隻的結構缺陷,亦未請求將首航時間推延。事後,瑞典樞密院曾組織了一次針對事故的調查,以追查負責人的責任,但最後卻無疾而終。

在1961年的打撈行動中,海洋考古學家們在瓦薩號的船殼周圍找到了大量的人造物品,並發現了至少15具人類遺體。在這些發現物中,有著衣物、兵器、大炮、工具、硬幣、餐具、食物、飲料以及十分之六部分的船帆,這些物品和船隻本身都成為了珍貴的歷史學研究對象,讓人們可以深入地了解到瑞典17世紀早期的海上戰爭、造船技術以及日常生活。瓦薩號的建造帶有明確的弘揚瑞典國威、宣揚國王意志的政治意圖,因此它的內裝極盡繁華奢美。在當時,瓦薩號堪稱是世界上最大最強的戰艦之一;其船體上裝飾了成百上千的雕刻品,每一件上面都塗有生動的色彩。





就在我們睜大眼睛讚嘆不已時,一群大陸旅行團的人如蝗蟲般湧了進來,頓時人聲鼎沸,
他們佔據了所有好位置,喀擦喀擦按著快門,一一與戰艦合照。
他們人多勢眾,我們只能無奈地等他們拍完。

船側的砲台,據說原先只有一層砲台口,但瑞典國王聽聞丹麥的戰艦有兩層,輸人不輸陣,
立刻加蓋了一層,導致重心偏高,在它的處女航時,由兩側砲台鳴放完禮炮,該是多麼意氣風發,此時來了一陣側風,船就傾覆了。
蓋了三年許,沈船只消一刻鐘。館內的影片有拍到當時看到的民眾們看著瓦薩號沉沒呆若木雞,隨即崩潰痛哭。


因為瓦薩戰艦過於巨大,難以拍攝全貌,
只好拍等比例縮小的模型給大家看看它完整的模樣。



船尾的精緻木雕。

 


這是本尊,大家可以做個對照。





船泡在海裡這麼久,顏色都褪了,原先是這麼繽紛,


船尾的雕飾,非常花俏。
以前的顏料大多來自於礦石,真虧得他們可以調出那麼多顏色。
原本可以好好宣揚一下國威的,可惜.....

(光線不足加上手震,只好朦朧美一下了)


幸好在打撈起來的這麼多年後,他依然氣派非凡,令人震撼。
除了他會沈船以外,比起現代的郵輪,也必定是大獲全勝,可惜容易沈船實在是致命傷。




我只是覺得這個長得好像陳為民就拍起來了。

 

 


還在想著這種巨無霸噸位的船到底是怎麼打撈起來的,就看到館內有貼心的模型告訴你,他們是怎麼辦到這個不可能的任務。


至於進入沉船打撈的人,則是用了這這看似非常簡單,卻活用了科學原理的器具。
小時候應該都有玩過,將杯子垂直壓入水底,杯底不會濕,因為留在裡面的空氣會阻擋水進入,就是這麼簡單,卻經濟又有效。

 

 

 

 

好不容易擺脫中國人,我們再度拿出自拍神器,和這艘戰艦界的傳奇合照一張。

 

 

各位看官,在此呼籲大家,如果有機會來斯德哥爾摩,千萬別被高額的博物館門票嚇到,
瓦薩戰艦博物館,真的是值回票價哦!!!!
瓦薩戰艦博物館,是您不會後悔的選擇,會在您的心中種下一顆希望的種子的喔~~~

 

隱約聽到五臟廟發爐的咕嚕嚕聲響,我們依依不捨地離開,前往東島室內市集,其實就是他們比較具代表性的傳統市場。
但傳統市場做到有官網,搞得跟百貨公司下面的高價超市一樣,這就厲害了吧。


市場外的小花市吸引了我的目光,哦哦哦又看到肉肉吾愛~~~~~但迅速被飢腸轆轆的小明拖走。


這就是我們要好好祭一祭五臟廟的地方了!!




出去旅行,我最喜歡逛的就是當地的超市,不過北歐的傳統市場別具特色,
裡面乾淨整潔不說,櫥窗裡的蔬果或鮮食,更堆得像是藝術品一般,完全顛覆我們對傳統市場的印象,裡面瀰漫著陣陣食物香氣。



原本我們是想來這裡豁出去大嗑海鮮,但是menu看不太懂,偏偏價格又看得太懂了,
使我們遲遲不敢下手,搞不清楚該怎麼點才好。


有許多瑞典傳統的食物。

 

這道我看得可明白了這是煙燻鮭魚我的小親親!!!!
但小明不吃生冷食物,連鮭魚這種好東西都一定要煮熟了吃,
只能望著櫥窗內的美食流口水......................另找兩人都可接受的店家。

 



很多菜上面都撒了一堆這種小蝦仁,像不用錢一樣。


如果我們的菜市場也堆得這麼整齊,我會比較願意在過年前去採買食材的。(瞬間想起去年採買年貨的恐怖回憶,比陰屍路還要驚悚)



我的天兒啊各式各樣的乳酪!!!這在台灣真的是要百貨公司樓下的超市才會有的啊!!!
好想統統買回家對照乳酪圖鑑吃吃看!(沒錯,我就是會買這麼讓人無言的書籍......)

 

 

在市集內漫無目的的繞了好幾圈,原本以為隨便找一家坐下來吃都行,
沒想到會因為阮囊羞澀,只能看著別人享用海鮮大餐,
我們偷偷觀察其他人的餐點,發現有一家客人吃的餐點比較單純,就是瑞典傳統菜式,但看起來蠻好吃的,
要了菜單來看,所有餐點都是同一個價錢,116瑞典克朗,新台幣490左右,沒錯,我們要的就是這麼容易理解的菜單(泣)
語言已經不通,還要研究複雜的點餐方式,實在讓人吃不消。

這家店沒有用餐區,只有吧台,座位已經很少,
我們在旁邊等了很久,但兩個北纜查某明明吃完了硬是不走,
一邊喝著香檳,一邊偷看我們然後轉頭聊天,笑得花枝亂顫,
我對帥氣的店員投了求助的眼神,他聳聳肩,做出無可奈何的表情。其他的店員知道我們的困境,也只能說抱歉,再等一等。

北纜查某不愧是北纜查某,完全無視於我們就站在旁邊的壓力,自顧自的天南地北聊個不停。
沒想到最後是兩個紳士吃完結帳,好不容易我們坐到了位置,帥哥店員立刻過來招呼,他露出鬆一口氣的微笑,「Finally...」我也回給他一個苦笑。

當時看到人家點的餐,大致上像是牛排數小塊、馬鈴薯那類的,
所以我在菜單裡找了很久,找到了一個又有beef又有potato的菜式,小明則是點了最推薦的瑞典肉丸。

等位子等了半小時,倒是沒多久菜就上桌了,說老實話,我看到他們使用微波爐熱我們的菜,感到相當詫異。
感覺那是在7-11熱御便當使用的,有頭有臉的餐廳怎能在客人面前明目張膽地使用呢(淚)

這是小明的瑞典肉丸,左邊是馬鈴薯泥、右邊是牛肉丸,淋醬是另外放的。
小明把醬倒在盤子的空位處,一點一點沾著吃,有夠小家子氣。
「你這樣我很難拍一張美味的食物照耶!!!!」我予以譴責,把醬搶過來就直接往菜上面淋,是好吃的起司淋醬!濃郁奶香,但不會像白醬一樣膩口。
牛肉丸偏乾,卻有濃郁的肉香,另外他們的馬鈴薯特別好吃~~~~


至於我的菜端上來則讓我無比傻眼,是的,有牛肉,也有馬鈴薯,但這是什麼玩意兒為什麼看起來有點像倒出來的狗罐頭!!!

服務生熱情推薦桌上的莓果醬要我們沾著吃,雖然事先就知道他們十分喜愛把莓果跟一切東西加在一起吃,等真的端到眼前,還是不太敢嘗試。

可是吃著、吃著,這玩意兒實在太鹹了,非常下飯,問題是沒有飯....................
我忍不住加了那個莓果醬,裏頭還有果粒,
一吃--



驚為天人!!!!我的天!!!!莓果醬跟這不具名的東西簡直是天作之合!!!
莓果的甜味中和了菜餚的鹹,加上果粒賦予的多層次口感,好好吃!!!

我立刻轉頭看像小明的菜,他正因為吃了太多乳酪淋醬,差不多要受不了了,
我開始慫恿他加服務生推薦給他的另一種果醬,一開始他嚴詞拒絕,
但我是誰呢我管他的,於是我又自己挖了一大坨果醬下去,



喔喔喔喔喔喔喔這真是太美味了!!!!世間怎麼會有這麼美味的東西!!!
甜度和酸度都剛剛好,和緩又親人的甜美味道,我從來沒有這麼為了果醬著迷啊!!!!
忍不住結帳時問了店員,看到我們如此賞識這款果醬,他顯得很高興,
告訴我們這是「Lingon Berry」,也就是越橘果醬。
我們差點失心瘋,打算買幾罐帶回去,可是玻璃罐未免太重,小明為了顯現出他的男子氣概,一直堅稱「還好吧~~沒有很重吧~~~」幸好身為賢妻的我,很快想起在台灣就有來自瑞典的好朋友--IKEA。後來證實IKEA確實是有賣的,詳情請點我

他們吃的馬鈴薯跟我們不一樣,是小顆的,但是非常非常好吃,擁有非常濃厚飽和的馬鈴薯香氣。


這一餐花費了980台幣,啊啊啊我們開始花錢如流水了................
此行中難得吃得肚子飽飽,心滿意足回到柑仔站,
看到開在車站裡的無印良品,現在果真是地球村啊哈哈,陌生的地方總有熟悉的連鎖店,安撫著旅人的不安。




這次回到民宿,我們可以Check in了,旅館的服務人員領著我們到位於地下室的客房,當初我們在訂房網站上看到的是「no windows」,無對外窗,為了便宜是可以接受。
不過當我們看到客房的真面目,
這,這是洞穴屋嗎?!!!
他的眼神充滿驕傲,告訴我們這裡是老城牆的遺跡,可是130年的古蹟喔!這......

 


讓我們大驚失色的還不是洞穴屋,
讓我帶各位到外面瞧瞧,這是客房的外頭,
大家是不是都很清楚的看見房間裡的小明了呢~~(瑞典版威利在哪裡)


隔間,是透明玻璃做的。不是霧玻璃,是透明玻璃。
維護隱私的拉簾,想必是從醫院病房得來的靈感。
上頭是空的,也就是,沒有天花板,底下這三間房共享同一片天空(?),
以為隔音很差???那你就錯了!
是毫無隔音效果可言--所以床上才擺著一人一副耳塞,其存在的價值不言而喻,瞧瞧他們是多麼貼心!多麼細膩!!我們一定用得著這玩意兒的啊!

沒錯兒這裡就是這麼的開誠布公,可是您知道嗎每個生命都該是一口黑箱,也必須是一口黑箱的呀!!!
連訂房的我本人都感到無比傻眼,不知道小明怎麼想,幸虧本人相當擅長苦中作樂,
愣了三秒之後,簡直樂歪了。
荒唐歸荒唐,但能住在這種房間裡,一生能有幾回?
有限的預算,帶來絕無僅有的體驗,不錯吧!(真的嗎)

我們的中餐太晚吃,而且份量很足,我的狗飼料食物還剩了半盤打包回來,
於是我們決議將我心心念念的Kryp In餐廳移到明天晚上,
先在旅館休息一下,好好利用一下免費WIFI,洗個澡偷睡一下,等待晚上到冰酒吧。

冰酒吧在斯德哥爾摩車站附近,那裏十分繁榮、先進,一樣有著冷冽的科技感。
走了一小段路到冰酒吧,
開門見山告訴你,這裡只有攝氏負七度,這是我們第一次要體驗負的低溫了!!!!!到底有多冷呢!!!!(興奮)


確認我們有訂票後,接待人員替我們挑選了合身的保暖斗篷,並幫我們套上,非常厚重,穿得跟愛斯基摩人似的,斗篷兩邊附著手套。

「希望妳們玩得愉快。」黑人姊姊親切地說。

帶著她的祝福,我們滿懷期待地走進冰酒吧,

咦?




怎麼一眼就可以看到全部呢!!!!你們知道自己收費有多貴嗎!!!!(崩潰)
一個人的費用是185瑞典克朗,兩個人就要1500多台幣,
怎麼可以這樣就沒了呢!!!!!(搥牆)

算了,既來之則安之,大概是有了黑人姐姐的那句話,無形中產生了比馬龍效應吧。



這裡是吧台,只要有買票入場,就可以在這裡憑票換一杯酒。
我們抵達的時候剛好前一批客人走了,裡面空無一人,
過一陣子酒保才從後頭現身,大概是完全沒有穿防寒衣物的關係,他倒完酒就躲回溫暖的後方了。



酒杯也是冰塊做的,在燈光下有種迷離的朦朧美。

 


既然整間都沒人,我們不客氣地佔據了中央的小間,
應該是大家都喜歡窩在這裡,桌子放滿了喝剩的杯子,


如果說在台灣熱炒店看到這種景象,我一定覺得該店超髒的只差沒打客服電話了吧,
可是當杯子是冰塊做的,感受就不同了,我竟然覺得這些杯子在那挺好的,還幫他們排列組合成其他圖案,
小明不知道我的企圖,正在我拿起相機要拍照,說時遲那時快,他把我排了半天的桌子統統移到旁邊,
就在我惡狠狠瞪他的時候,他無辜地說,「我以為妳想收桌子.....................QQ」

冰酒吧有絢麗的燈光特效,如果想拍出好照片,就必須等待適合的光線,
弄個不好拍出來就和安娜貝爾沒兩樣。

小明雖然壞事,倒是幫我抓到了很棒的光線~~




牆上有著各式冰雕。沒別的客人,我拍得爽歪歪。


 

 

 
這樣拍起來真的很漂亮,不過,也可以看出這地方就這麼丁點大,彈丸之地QQ

 

 


兩個人冷得要死,但為了值回票價,還是拿自拍神器到處猛拍,天曉得手露出來有多冷。


憑良心說,到後面我們真的覺得還蠻好玩的,大概是我們醉了吧
就跟住在130年老城牆的洞穴屋裡一樣,這種體驗,別處可是沒有的,
如果來斯德哥爾摩,還是推薦備好銀子,來這裡玩玩哦!

後記:後來發現別處也有,哼哼他們抄斯德哥爾摩的!
斯德哥爾摩這裡據說是全世界第一間哦!敬請支持正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後少女時代

廢物人妻 胡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