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那個恰到好處的句型,讓我突然想起了這首詩。

------------

《我、小鳥和鈴鐺》 金子美鈴

即使我張開雙手,
也不能在天空飛翔,
但會飛的小鳥,
卻不能像我一樣在地上快步奔跑。

即使我搖動身體,
也不能發出美妙的聲音。
但鈴鈴發響的鈴鐺,
卻不能像我一樣知道許多歌曲。

鈴鐺、小鳥,還有我,
大家都不一樣,
但大家都很棒。

------------

好像找到答案了,在讓學生明白自己價值,與認清能力限制之間,應該如何拿捏分寸。
之前是為了輔導另一個孩子,在《沒問題三班》裡看到這首詩的,
原本想辦法要帶孩子去電影院觀賞,瞎忙了一陣仍然未能成行,
同事看著我笑笑:「唉呀,結果都是做白工。」
但誰知道這麼久以後,再度派上用場。

 

再次驗證了過去所有努力的積累,總會在適當時機發揮作用的,
沒什麼叫作「做白工」。
世上沒有白吃的午餐,更沒有白走的路。

做不到把學生視如己出,
明白自己承擔不起,那些家長們必須承擔一生的辛酸,
才會每一次看《海洋天堂》,都激動得淚流滿面。
不過沒關係,我所處的位置,也有這個位置才能完成的責任。

 

這個學期要學著勇敢,還有適當地抽離。
慶幸自己當初沒有走那條路,
幸好我功課這麼爛,也幸好你們這麼懂我,
「妳如果走心理諮商,應該會沒多久自己先跳樓吧!」
剛剛想起來了,當時我的回嘴應該是:
「可是我有你們啊!你們會阻止我的吧?」

 

:)

創作者介紹

後少女時代

廢物人妻 胡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