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別具意義的一天,所以破例來寫個網誌好了。

一向不喜歡被知道隱私,所以在內心深處的悲歡喜樂不會拿到檯面上,

吃吃吃、唱歌、看電影,東奔西跑到處打卡,

看起來充實精采的生活。

 

然後或許被讚一下或許在塗鴉牆上淹沒。

 

 

 

「感覺你天天都過得很開心。」

說不快樂是矯情了,但怎麼可能時時刻刻都快樂。

 

 

首先我要謝謝你。

或許你在心中百般掙扎,或許就是那麼順其自然,

但我要謝謝你的面對,

也很開心我的面對。

 

 

在<陣頭>裡,話說不出口時,「飲酒啦!」然後盡釋前嫌。

在<我可能不會愛你>裡,盧辛蒂一派輕鬆地和程又青說。

他們行動了,他們成功了。

 

 

表現一點善意其實不難。

 

 

問我後悔嗎?

我曾經做了,所以沒有「後悔沒去做?」的問題;

「後悔這麼做?」

如果我又重回到同一個時間點,

我想,我仍然會做出一模一樣的事。

我還是會因為違背原則的事情不開心然後生氣,

但如果傷害了人我還是會道歉,

這就是我無法擺脫的行為模式。

 

 

 

「不覺得她很沒個性嗎?」

一直到現在才想到,為什麼當時面對這種質疑,不回說,「隨和就不能是一種個性嗎?」

 

 

 

我生氣的時候就擺臭臉,難過的時候或許大哭或許憋住眼淚,

開心的時候毫不保留放聲大笑,發呆的時候或許看起來很兇;

生氣但不想傷害別人的時候我就安靜,

必須忍住不哭避免尷尬時我也不說話。

或許我的情緒像月亮像潮汐一樣陰晴不定喜怒無常,

但至少我真實呈現出來了。

至少我以為我真實呈現出來了...

 

 

 

「很假。」輾轉聽來的評價讓我有如五雷轟頂,

尤其這個評價從讓我不敢置信的人口中說出,

再由一個信任甚至些許崇拜的中間人轉述時,

我尷尬到不知道該如何掩飾我的震驚、差點奪眶而出的眼淚,

彷彿是說了幾句無關痛癢的話,然後躲到房間裡,

難過嗎?氣憤嗎?後悔嗎?恨嗎?

 

 

不,不對。

無助。

我覺得很無助。

 

 

何嘗不想放下?

即使身邊的朋友都這麼勸我,

誤會已經造成,再多的澄清也只像辯解,中間的鴻溝豈能輕易跨越;

我日日夜夜洗腦自己,

放下吧,放下這件事,放過自己吧。

那為什麼又在午夜夢迴時讓我看見我的潛意識。

 

 

曾經,給了一個非常非常信任的位置。

非常非常重要的位置。

現在你不在那裏了,我卻也不知道該把那個位置留給誰。

「欸,妳要讓我當妳的伴娘。」

「還早啦,還是很以後的事。」

即使是很以後的事,其實我應該也可以笑笑地答應,

就像更以前更以前的我們面對根本未知的那天,笑著互相約定那樣?

 

 

 

至今我仍然想不透,為什麼我掏心掏肺所表達出來的善意,

得到的評價是「很假」。

或許這就是所謂報應。

當初在我輕易的把過去好友的示好拋在腦後不屑一顧的時候,

在我對別人說著「破鏡難重圓」的時候,

就已經註定了未來有天會有個人讓我知道甚麼叫作「風水輪流轉」,

大概就是上天派妳來執行這個任務吧。

 

 

 

 

後悔嗎?

我已經做了我能夠做的。

我只是覺得,

很遺憾很遺憾很遺憾....................

創作者介紹

後少女時代

廢物人妻 胡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