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了曲折離奇暨首次野外解放的如廁之旅,馬車也來了,我們駕輕就熟的上了馬車。
但這次是更進階的挑戰,除了我們要自己保持平衡之外,今天車上裝滿了會扎人的小樹苗,還有等等植樹用的工具。
我們要在顛簸時小心不會和扎人小松抱個滿懷,也要留神別讓植樹的工具掉下馬車。

今天KJ放棄了他的頭等席,坐到馬車最具挑戰性的尾端,和內蒙三傻之一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
聊著聊著,不小心(?)就談到兩岸的最敏感的問題。
對於這種話題,我一向感到意興闌珊,統派、獨派都自己有自己的見解,永遠都達不到共識,
而我,沒有哪一派,我就是想平平穩穩地繼續過現在的日子。
我不會企圖改變甚麼,也不會遊說甚麼,就像我認為沒有必要去告訴所有人太陽是打東邊升起一樣。
聽著三傻滔滔不絕,他們的歷史是這樣教育他們,
而我們的歷史,自然也有不同的說詞。
誰對誰錯?
我不是羅賓,我對「歷史的真相」沒有興趣。
就算有所謂的真相,但如果那勢必會崩壞一群人長久以來的價值觀,
我也很懷疑到底有多少人願意接受真相。

抵達植樹基地的紀念碑前,也就是昨天揭碑儀式的場所。
不見彩旗、氣球、充氣拱門,園遊會的熱鬧已不復在,
當然更不會有人替我們挖好了坑擺好了樹苗,讓我們只需要掩埋,
今天一切都要自己動手來。

先把扎人小松和工具以及最重要的午餐都卸下車來,沒想到馬兒突然打起滾來,洗了個沙浴,真可愛~~~~~

1.jpg 

 

2.jpg 

這是植樹的步驟圖,是可愛的團員美熒畫的哦:)

我們在易媽的示範後,小彬領著我們圍成圈,為彼此加油打氣,今天的目標就是一人種十棵樹。
各自散開後,我們分頭進行,揮汗如雨,努力不懈,心中只想著如何讓小樹成就一片森林.........

 

 

 

你以為一切這麼順利嗎?
雖然,原本我也這樣以為。

 

 

第一個步驟,測量位置。
為了讓樹有生長的空間,也能生長的整齊,我們要先丈量前後,相隔兩米成一直線。
那麼要怎麼測量好呢?
拿出布尺?拿出準繩?
拿出高科技儀器?????


如果這麼想,就太小看他們了。
他們一切都以人為本,這種時候,怎麼可以仰仗工具呢!!!!
當然是先好好的大吵一架,弄清楚兩米到底有多長啊!!!!!
我的腦中響起了陳珊妮的音樂:幹嘛John~~~~John很奇怪~~~到底是不是John~~~
就這樣,我們一群台灣的志工,站在烈日底下,等待他們吵出個結果。
綠色生命組織的人就這樣反反覆覆的爭執,到底長跟寬是多少?
誰量的準誰量的不準,
兩米該是幾把圓鍬長,這樣歪了這樣不行.....
也是有頭有臉的組織,種樹應該也行之有年,不是號稱已經種了百萬棵樹?
怎麼還連測量這種最基本的步驟,都還需要靠吵架來決定兩米是多少?
我可以感覺自己的怒氣越來越難被壓抑,
我是來工作的,在工作時候,我極度不能忍受沒有組織、沒有方法,浪費時間的工作。
接下來這句話,更是讓我整個神經斷了線:
「你們種在其他地方的我不管,種在這個碑前面的,就是要給我整整齊齊。」

 

幹嘛John~~~~John很奇怪~~~到底是不是John~~~
所以現在是怎樣?
我們前一天幫你作了門面,現在還要幫你的紀念碑做裝飾?
我不敢說我偉大到為了地球暖化而來,
但我也沒有卑賤到捧著錢飄洋過海來哀求你讓我做一個園丁,
為了主子的虛榮感揮汗打拚..........
這、算、什、麼!!!!
還要被使喚來使喚去,再前面一點再左邊一點,不對不對再過去一點再回來一點,
我腦中突然浮現起大五實習時我指導孩子寫生字的場景:「這個字太小了,整排擦掉重寫。」
「這個字還是太小了,整排擦掉重寫。」
「這個字再寫大一點,整排擦掉重寫。」
孩子突然暴怒,智能障礙的她不敢回嘴,但故意把字寫到超出格子那麼大,
我也惱怒了,「妳以為我在找你麻煩嗎!」

 

 

現在才知道,在她的角度來看,我確實是在找她麻煩啊。

 

就在我們這一行人的耐心都快到達極限時,慧琳說話了:「小陳是測量師,不然要不要讓小陳來量好了?」
good job!!!!小陳簡直就是我們的救世主!!!!
易媽也立即眉開眼笑:「原來我們這兒有個專業的!讓他量!讓他量!我們都聽小陳的!」
終於小陳解除了他們靠爭執來丈量長度的困境,我們也得以順利工作。
只是為什麼這種專業的人員,竟然是我們自己從台灣帶去的呢= =
為了不讓自己口罩下的臉繼續臭下去,排排站的時候開始發揮老師的專長,
排頭為準、向前看齊,向前看,成體操隊形散開!
似乎用了老師的口令,也可以回歸到為人師時的冷靜。


(前面的指導方法千萬不要學。當時的我還是生嫩的實習生啊!
幸好後來我突然醒悟,指著某個字對她說,「妳看,妳這個字的大小剛剛好,寫得好漂亮,妳能把這一行字都寫的和這個字差不多大嗎?」
她看看我,按照我說的話做了。一次ok。)

於是我脫口而出,「我現在才知道,老師叫小孩把已經寫好的生字整排擦掉重寫到底有多機歪。」
一行的五個老師,就開始討論起小孩排隊排不整齊原來真的是很困難的事情...
終於藉著這種「同理心」,讓我稍微平復了下來。
行得正坐得端的樹,站得歪七扭八的樹;為了環保而種的樹,還是為了虛榮所種的樹,不都可以涵養水分嗎?
來都來了,還是做好自己分內的事情吧,一邊也脫掉夾腳拖,享受去角質和接近大自然的感覺。沙的表面很燙,但腳陷下去之後踩到的沙濕濕的、冰冰的,很舒服很舒服。
在測量好的位置,挖出一個深深的四方的洞,放入樹苗,把濕潤的沙填回洞中,用腳把沙踩實;在樹苗地四周挖出溝渠,好讓灌溉的水分,可以盡可能留在樹苗四周。
一開始,我們還滿心期待地數著自己種了幾棵樹,一棵兩棵,到了第三棵以後,心裡已經沒有數量了。
只想著,希望這些小樹苗,能夠好好長大,希望這幾天多下點雨,滋潤這塊剛種下生命的地。


放張實質意義不大的工作照:"p

3.jpg 

口罩後的表情請自行想像。

在我們揮汗如雨的工作時,不斷可以聽到組織的成員在指揮,我內心覺得相當迷惘,也不否認相當不爽,
我以為,所謂的「合作」,應該是大家一起完成工作。我可以接受技術指導,只是當自己努力工作,而某些人只要站著指揮--又不是交警?
在我們離開之後,這難道不是你們的林子、你們的基地、你們的碑嗎?為什麼你們只需要出一張嘴呢?


天氣很熱,工作非常地耗費體力,日正當中,難得地在這段旅程中,我們有了餓的感覺。
我和慧琳一直唸著蛋黃派蛋黃派,小彬也察覺我們已經飢腸轆轆、又餓又渴又累,打算讓我們先休息,吃個午餐,
結果易媽說:「先把這邊種完吧?休息了就不會想再工作了。」
我又想起國中時候的合唱團比賽,賽前練習,當我們一群人都已經渴了、嗓子也唱啞了,腳也痠了,只需要站著看的導師優雅的拍拍手,說:「雖然大家都累了,但我們再練幾次,一定會變得更好。大家撐下去。」
當時血氣方剛的我直接嗆:「累了就累了,嗓子都啞了,再唱一百次就會變動聽嗎?!」
導師瞪著我,她說:「妳很囂張啊?」

囂張?
我只是不懂。當體力已經消耗到一個極限,與其說「再撐一下」,為什麼不乾脆讓我們吃飽喝足了,效率更高?
剩下的樹苗不是一棵兩棵,按照剛才的流程,光是對齊就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索性我決定罷工,鐵了心就是要等著吃午餐。
似乎因為小彬再三提議要讓我們休息,易媽終於停下來,讓我們找個陰涼的地方野餐。

4.jpg  

大家都累了,簡簡單單沒有調味的小麵包,也覺得非常好吃,山寨版的蛋黃派更是讓大家搶成一團(雖然它像是黃色的甜奶油內餡,但勞動後的食物總是特別美味)。還有一個「好吃點腰果餅」,酥脆又香氣十足。
大家分著喝山杏仁露,切著在庫倫市區買的西瓜,我們非常乖巧的把人為垃圾都集中起來,但瓜皮和瓜子可以隨地亂丟隨地亂吐,真是太爽快了。一邊亂丟垃圾還可以告訴自己一切都是為了堆肥,真的是太合情合理了~~~
而且這邊有些樹沒有修剪枝葉,趁大家吃得開心,我偷偷跑去找了一棵雜枝茂密的白楊樹,再度上了個廁所。


休息的差不多,大家再度拾起傢伙。約莫剩下二三十棵樹苗,就一鼓作氣完成吧!
原本我和慧琳兩兩一組,但後來發現我們可能太強壯了(咦),不知不覺就各自獨立工作。
當大家約莫都剩下最後一棵樹的配額,小陳和KJ也丈量好我們種的位置,馬上就要完成了。
一聲令下,我開始挖最後一個洞,易媽在旁邊說,「再挖深一點。」
雖然不爽,但我還是照做,沒想到,挖好洞之後,易媽逕自拿了樹苗,對旁邊的小朱哥說:「小朱啊,給我拍幾張種樹的照片,我今天都沒拍照片。」
就在我目瞪口呆的同時,易媽把那棵樹苗放進了我挖的洞,俐落地開始填土,快門聲喀擦喀擦,我內心的火也熊熊燃燒。
深吸一口氣,我拿著已經有感情的圓鍬,遠遠的站著,拒絕進入那台相機的觀景窗。
妳愛作秀就隨妳去吧。與我無關。


易媽填好了土,簡單踩了踩,說:「好了,這樣就有一個天然的溝了。」
剛才聽到要在小樹旁邊挖溝渠,我和慧琳蹲在地上,用濕潤的沙盡可能地堆出城堡。真不知道剛才的我們在做甚麼?

5.jpg 

內蒙三傻從遠處的蓄水池提水來了。負責灌溉的幾個人一株一株澆水,「這溝是誰挖的啊?這麼淺!」ECHO姐抱怨。
我伸頭一看,忍不住噗哧笑了。


樹苗種完了,因為蓄水池很遠,一直讓內蒙三傻去提水,未免也太累人了。現在需要的就是大家用接力的方式,把裝了水的水桶傳回來讓灌溉組的人澆。突然發現自己還真是強壯啊.....看著兩個女孩吃力提著的水桶,還以為桶子裡是不是灌了鉛那麼重,結果我一手就把它提了起來..............
看來天天抱著小豆晃來晃去,或者是到超市幫她買貓砂之類的活動,實在是令我強壯無比。


工作結束,我們心滿意足地回到庫倫市區。
今天的晚餐要在罕山奶茶館用餐,據小彬說,是易媽覺得我們好像已經吃大魚大肉吃到膩,所以來吃個素菜比較多的餐廳。

6.jpg 

不過看到餐廳招牌的時候,以為只是個飲料店....
雖然工作的時候對某些事情相當不愉快,但想一想,要不是易媽,我們也沒辦法來到這裡,畢竟一切都是易媽替我們安排的,有很多事情都必須謝謝易媽,不愉快的事情也就讓它過去吧。不管過程如何,最後能夠順利完成就好了。

因為奶茶館的大桌現在有客人在吃,我們還要等一段時間,所以先放我們出去外面亂晃。我們走進大甩賣的鞋店,沒找到會拍球的puma,非常失望,走來走去最後還是進了超市囧
逛完小超市,發現在小巷裡面竟然還有一家大賣場,我們又非常興奮地衝進大賣場,不知道大陸人看到我們那飢渴樣,會不會覺得台灣同胞好可憐好窮,敢情沒見過大賣場嗎...(我在台灣看到大賣場也是這麼興奮就是了囧)
真是不懂為什麼他們的大賣場要躲在工地的後面,好難找.......
在大賣場買了卡布奇諾口味的小熊餅、蒙古奶茶,還有一些奇奇怪怪的餅乾,
「呀!土豆!」真是莫名其妙的零食,有沒有那麼驚嘆........
啊,他們的塑膠袋也是需要收費的哦。折合台幣一個約要1.5元,心痛 O______Q


確實就像易媽想的那樣,我們對大魚大肉已經感到厭倦,清淡的蔬食讓我們食慾大開,第一次締造了幾乎每盤都被掃光的創舉,尤其是一盤土豆絲,簡直讓我、慧琳和瑋倫搶翻天,還上演聲東擊西的戲碼囧
而且這是唯一一次吃飯時,白飯在我們吃飽前就粉墨登場,雖然也是在易媽再三催促之下才來,但能吃到白飯真是讓我們太感動了T_________T


最讓我們感動的,還是今天一整天的大太陽,所以旅館的「太陽能熱水器」,終於發揮它的作用啦~~~~~~~~~~~~~
辛勤工作了一天,這真是最好的回報了!!!
今天的溫度是65度!!!!
美中不足的就是我們這間洗一洗,又會突然變成冰水,和旅館的人反應,他們理所當然地說:「因為我們是冷水熱水一個循環的!冷完就會熱了!」
當下一個溫良恭儉讓的台灣人,當然也只能說好吧然後摸摸鼻子離開,事後證明,只有我們這一間會有冷熱循環這件事=______=
冷的時候寒徹骨,熱的時候又燙到讓人哇哇叫,真是..........


洗完澡,已經連續好幾天沒有吸收咖啡因,讓我忍不住打算泡台灣帶來的白咖啡,但房裡沒有熱開水,我鼓起勇氣去和旅館人員反映,(和他們說話之前,忍不住含了一顆喉糖,還清了清喉嚨)
「能給我一壺熱水嗎?」
「今天出太陽不是已經有熱水了嘛!!!!要熱水幹啥!!!!」旅館人員有點歇斯底里的聲音。
「我要喝的。」我只能力求鎮定。
「噢。」旅館人員似乎冷靜了下來,「要喝的水,房裡有壺可以煮。」
「我知道,但那有點髒,我不敢用。」
「我給您看看。」旅館服務員走進我們房間,拿起那熱水壺,「這是水垢,我們這兒的水都這樣的,可以喝,刷一刷就沒事兒了。」
「可是我沒有清洗的工具,那能不能請你幫我洗一下呢?」
「行。」服務員拿著熱水壺走進我們的浴室,仔仔細細的清洗好之後交給我,還不忘交代壺底還有點水,等乾了才能開始煮。

其實是可以溝通的嘛。只要先和她們說清楚到底要她們做甚麼,只要她們有辦法做,還是願意做的。


今天總共找了兩次服務員。第二次:「服務員!!我們的廁所門打不開!!!」
服務員來了,用力把門把向下壓,笑咪咪地說:「妳要使點勁。」
我是使了點勁啊.....但每次門把都像快要給我們拆下來一樣,我們害怕啊................


之前都忘了說,這間旅館沒有門卡,也沒有鑰匙,所以只要離開房間和回來,都得要請服務員來幫忙。真的是很人性化管理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後少女時代

廢物人妻 胡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