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來,深呼吸,發現房間酒氣沖天。

天啊............我昨天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會失控喝這麼多酒.............

不過很慶幸沒有宿醉頭痛,相當神清氣爽。

在迎賓館吃完自助早餐,(當時我真的好想念抹奶油的吐司喔..............還有咖啡T__________T)

被分配好搭乘的吉普車,準備前往國際森林年會。

國際森林年會。

看到這個詞,會想到什麼?

「國際」,代表除了中國人以外,應該有別的國家與會。

「森林年會」,應該是要談談和森林有關的現況報告、未來展望。

看似相當專業的一個會議,我猜想應該會有一些專業的powerpoint可以讓我抄一抄,甚至煩惱起如果聽不懂英文不知道能吸收多少?但不管如何,我為了這個「國際森林年會」,還特意準備了筆記本和紙,滿心期盼可以得到一些專業的先進的資訊。

後來知道這僅僅是某塊植樹基地的揭碑儀式,我的下巴就掉下來了。

簡而言之,就是中國官僚自嗨的「國際」,大家做做樣子,在不適合植樹的季節植幾棵樹,顯示自己是如何的愛護環境,但根本不在乎那些樹之後能不能活。

我內心感到相當惱火,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千里迢迢、耗費重金、犧牲假期跟那群討人厭的中國官僚一起參加這種假惺惺的「年會」,

我最恨的就是做做樣子、沽名釣譽,

浪費時間浪費時間浪費時間浪費時間浪費時間!!!!

但矛盾的是,原本這個志工團一開始說可以種樹,後來因為綠色生命組織說夏季並不是適合種樹的季節,存活率不高,所以我們沒有辦法種,改成修剪枝葉;但現在,竟然是因為這群假惺惺的官僚要種,所以我們才有機會沾沾他們的光,開始人生中第一次的種樹初體驗.............

內心五味雜陳。

但大概所謂的好與壞,就是這樣一體兩面吧。

開始自我解嘲地想,邀請我們參加這個「國際」森林年會,大概是因為如果沒有我們,光是中國官僚怎麼能稱上國際呢?(當然,他們不會這麼認為就是了囧)

好吧!為了種樹、為了成為「國際」,這樣想著,這個體驗也沒有如此不愉快。

搭上吉普車,我和慧琳、內蒙三傻之一被分配和一個大概是林業局的長官一起坐。

我和慧琳自顧自聊自己的,但領導一直想要跟我們攀談,硬生生打斷我們,

不斷問我們參加這個志工團,是要付費的呢?還是組織出錢?

付費是付給易媽嗎?

「我們一年種了幾萬畝的樹,我們什麼也沒宣傳,因為這是我們應該做的事。不像有些人,才種了幾棵樹,就到處宣傳,那些都是宣傳出來的!」他忿忿不平。

宣傳。

當我們什麼事情都沒做,就要站在碑前面拿著綠色生命的旗子拍照留念,

當我們努力修枝,組織的人卻只需要幫我們拍照的時候,

我也一度想,這一切難道都只是個宣傳。

之前我很討厭某慈善團體,因為他們非常擅長宣傳,

但當我要我媽不要再把錢投進去,要她如果要捐,可以捐給其他一些比較小的慈善團體時,

她說:「你不要那麼偏激。如果沒有宣傳,他們怎麼能夠募集到這麼大的金額,做這麼多事。」

是啊,或許是不該那麼偏激,

即使我潛在的價值觀裡,仍然討厭這樣,

因為我就是認為,行善不欲人知,做了好事,深怕別人不知道,到底做好事是為了做好事本身,還是為了自己的名聲?

但如果沒有人知道,又哪裡有人前仆後繼地參與?

真是相當兩難。

又是一個一體兩面吧。我開始約束自己平心靜氣,希望不要再對好與壞、黑與白做出評斷。

但這個林業局的長官還沒結束話題。

「你們是從台灣來的?覺得我們這邊怎麼樣?很不錯吧?要不要回歸祖國?」

很不錯?

你是說,這樣子的官僚體系嗎?

你是說,門關不上的廁所嗎?

你是說,破掉的馬桶或是淹水的浴室嗎?

你是說,無法處理問題的服務業嗎?

你是說,動輒需要大吵一架的生活嗎?

你是說,溫州高鐵車禍之後的就地掩埋嗎?

你是說,「我反正是信了」嗎?

雖然我是很喜歡臥鋪火車、喜歡蒙古清新的空氣、好吃的羊肉、喜歡便宜的物價、喜歡酸奶、喜歡寬廣的視野、喜歡讓我餘音繞樑不絕於耳的蒙古長調,

但這些喜歡,即使累加起來再平方,

要我們回歸,恐怕也太不具誘因了吧。

「台灣也很好啊,地雖然小,但很方便。去哪裡都不用花太久時間。」我說。

我沒有提北京的髒空氣,

沒有提兇惡又無能的服務業,

沒有提旅館房間外面的垃圾坑,

沒有提他們不會排隊,也不關廁所門,

沒有提言論自由或者取得資訊的自由。

我覺得好累,我甚麼都不想爭。

姑且不談文化(如果有)、不談經濟、不談政治,就談無法改變的面積吧。

官員沒有再說話。

於是我立即拉回和慧琳的話題,並且盡量聊得相當熱絡密切,讓任何大陸人都不再有辦法或企圖打斷我們。

明明昨天是搭緩慢踏步的馬車,今天搭急速行駛的吉普車,

同樣的一段路,

怎麼覺得今天特別漫長。

到了要揭碑儀式的基地。昨天才剛來這裡的我們,全部都呆了。

昨天需要奮力才能爬上去的沙丘,鋪上了草編的地毯;

1.jpg 


昨天看來長這樣的基地,

2.jpg 


到了今天,

wow!!!!!!!!!!!!!!!!!!!!!!!!!!!amazing!!!!!!!!!!!!!!!!!!!!!!!!!!!!


3.jpg 

這園遊會的充氣拱橋是哪裡來的?


4.jpg 

這顆宣傳氣球又是哪裡來的????


5.jpg 

路邊懸掛的彩旗是哪裡來的????????


6.jpg 

為方便大官而插了旗子、滿地已經挖好坑被放好的樹苗,又是甚麼時候弄的??????

目瞪口呆的我們下意識看了一下手錶,早上九點!!!!

他們到底是甚麼時候弄的?為了做做樣子,效率之高!!!!!!

簡直可以和當初為了和蘇貞昌比拚,只要在蘇貞昌噗浪上抱怨台北市政,問題就會當天立即改善的好冰冰市長媲美啊!!!

magic!!!!!!!!

This is CHINA!!!!!!!!!

就在沒有任何大會報告的情況下,揭碑儀式無預警地開始,

當然,場地如此精心妝點,大官們也是有備而來,

每個人都準備了長長的講稿,絲毫不避諱的拿在手上大聲唸出,

幸好他們都沒有閱讀障礙,即使大概不是自己寫的稿,仍然唸得相當流暢;

人手一份講稿,以致當我們看到某位官員手上直接背稿,還讓我們驚呼出聲,真是太了不起了!!!同時慶幸他講得應該沒那麼長...............

每個人都要準備兩三頁講稿,把同樣的場面話和對易媽的恭維換句話說,你們講不膩,我們都聽膩了.....

終於熬到官員們都把想說的說完,準備捲起袖子,虛情假意的種幾棵樹,

今天的天氣陰涼、下著毛毛雨,

讓人不禁期待,即使是為了作秀種下的這些小樹苗,也能順順利利長大。

因為洞已經都有人挖好了,樹苗也已經放好了,所以我們的工作其實就是掩埋--挖土下去把樹苗埋住。

一開始小彬要我們跟著其他人一起種,但當我們企圖要參與中國「同胞」的工作時,

他們似乎不願意把圓鍬給我們,而是呼喚其他領導來= =

幸好小彬幫我們找了幾個沒人搭理的樹苗,讓我們能過過種樹的乾癮。

7.jpg 

就在我們迅速種完第一棵,準備邁向第二棵時,時間大約也只過了五分鐘不到,

又在沒有大會報告的情況下,中國官僚們像約定好似地,旋風式的往吉普車移動,我們也只好尾隨上車。

車子開著開著,停在另一個基地,大家迷惘地跟著下車,好不容易爬上沙丘,

似乎是有一位專業導覽對官員們做了約莫一百字的簡介吧,官員們對眼前綠化的成果言不由衷的感嘆了兩句,

我們馬上又要走下沙丘,回到車上....

這樣子陪著大官們東沾一點醬油、西沾一點醬油,

下車、爬上、爬下、上車、上上下下....................

就在我快要動怒、快要開始做價值判斷的時候,

車隊駛離了基地,回到庫倫旗市區,

然後把我們放在昨天來過的庫倫三大寺。

我們剛才拚命地趕沾醬油行程,是為了後面的觀光行程嗎..............

雖然有導覽員帶著大官們做介紹,但聽起來也仍然是沾醬油式的導覽,

於是我們幾個內心鬱卒膀胱快炸裂的團員,決定把握時間去上個廁所,

真害怕還沒上完廁所他們就走了= =

到了昨天看到的豪華衛生間,不料這衛生間相當地有骨氣,即使大官來臨,門上的鍊條依然不為所動,

我們就在副領隊的引領之下,到了根本不存在於地圖上的茅坑。

茅坑的外觀古色古香,漆著潔白的油漆,顯得相當有地中海風情,

一走進去,則是用沒有塗漆的水泥牆做簡單的隔間,當然沒有燈、更沒有門。(應該不會有人指望有洗手台還是烘手機吧?請自備乾洗手和濕紙巾)

撇除外牆,其實和農家的茅坑比好不了多少,但至少沒有更差。

幸好我已經駕輕就熟(?),毫無罣礙(?)的解下褲子,

當然,雖然可以隨遇而安,但還沒有入境隨俗到可以絲毫不在乎外頭的腳步聲,

所以我迅速的完成一切動作,一邊在心裡想著之前可以讓女性站著如廁的發明真的很適合賣給要來大陸的外國觀光客。應該要得諾貝爾獎的。

出了廁所,我們回到庫倫三大寺前面,沒想到觀光行程竟然比大官們致詞還要久,

可能他們終於厭倦沾醬油了,希望入味一點。

我和慧琳為了解決買不到明信片的問題,到庫倫三大寺對面的數位沖洗店問問,

從外觀上看來相當不可靠的沖洗店,竟然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不但洗一張只要2.5台幣,而且只要十五分鐘左右就可以洗給我們,真是太迅速了!!!!

可惜我們連十五分鐘的時間都沒有,只好遺憾的離去。

(但說真的,當時我也不敢把我的底片拿給他們洗................至於回來台灣還被洗爛,當時我真的有「早知道就在內蒙洗洗就好」的念頭,可惜千金難買早知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後少女時代

廢物人妻 胡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