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解決了差點炸裂的膀胱之急之後,終於可以放下心來吃吃午餐。

工作完脫下手套後,才發現自己的大拇指不知道何時起了水泡,又不知道何時水泡已經破了。

看著那個破掉的水泡,

突然想起小時候,大拇指不知道為什麼起了一個比大拇指的第一節還要大的水泡,

我以為是長了腫瘤,媽媽安慰我只要拿針戳破就好了,

我看著我媽拿針在火上烤了烤,之後往我的水泡上一戳,

我放聲大哭。

原來不知不覺中,水泡對我來說已經是不但破了無所謂,連甚麼時候起了水泡都不知道的事物啊。

想想剛才工作的專注,甚至根本沒發現疼痛,

或者說,覺得即使好像也點痛,也沒甚麼大不了的,沒想過要把手套脫下來看。

戴著的防曬袖套滑了下來,眼看就要曬得黑漆漆,

好像已經很久沒有補防曬了,

但好像也沒有甚麼大不了的。

在腦中浮現了在烈日下彎著腰耕種的農夫,

對他們來說,外表也不過就是不具特別意義的皮囊吧。

就算曬黑了,就算手腳起了繭,那又怎樣呢?

他們只專注於自己該做的想做的事情,只希望等到秋收,會有整片金澄澄的稻穀對著自己輕輕舞動著腰肢。

能夠有這樣的專心一致於勞動,即使只是短短時間,不知道為什麼卻覺得很踏實、很幸福。

雖然只是破了一個小小的水泡,但我們可愛的領隊小彬,還是非常仔細的替我上了碘酒、貼了OK繃,

這一趟旅程又是受傷又是胡亂感冒、生理痛,

幸好小彬有帶著百寶袋,總是可以適時舒緩我們的病痛,

真的是很貼心的領隊:)

勞動完之後的一餐,總是特別好吃。

雖然只是簡簡單單的幾道農家菜,但對我們來說,這才是真正期待的、貼近當地人的一餐,

一邊吃,心裡覺得很滿足。

尤其覺得自己終於當了有用的人,不再尸位素餐,

這一餐,終於不再心虛。

當然按照慣例(?),這一餐也一定要喝可樂,

只是沒想到這裡的超市竟然沒有賣可口可樂,當然也沒有百事可樂,

他們賣的是.....號稱屬於中國人自己的可樂--「非常可樂」,

1.jpg 

真的是...........非常可樂呢........

吃完油到發亮的午餐,原本想要到隔壁的超市找找看有沒有無糖茶,好去去這幾天吃下的油,

不料他們的超市,只有一個小小冰櫃在賣冷飲,

一打開,裡面全是:

「娃哈哈非常可樂」、

「娃哈哈純淨水」、

「娃哈哈紅茶」、

「娃哈哈水蜜桃汁飲品」。

雖然這些飲料們對著我們娃哈哈笑個不停,但我可真是笑不出來..................

難道他們都不需要無糖茶嗎難道他們不需要嗎難道他們不需要嗎???????

為了避免我又開始歇斯底里,只好默默地走出超市,無語問蒼天。

一走出超市,看到了一車羊。

2.jpg 

瞬間眼睛一亮!

整車羊咩咩叫,用閃亮亮的眼睛看著我,我也用閃亮亮的小眼睛看著牠們,並且猛按快門....

「好看嗎?」突然我身後出現了男性的聲音,

回頭一看,是一個咬著雞肉香腸(詳見第二天火車臥鋪上的晚餐)的男人,

「這些都是你的羊嗎?」

「對。」一邊回答,他仍然努力不輟的咬著他的雞肉香腸。

「那我可以幫牠們拍張照嗎?」雖然剛才已經拍了很多張,但我怕他拿香腸打我的頭,所以還是禮貌性的問了一下。

「可以啊,把握機會。」

把握機會.........?

難道,這一車的羊是要被載去宰掉的嗎?

就在這時候,其中一隻羊撒了尿,稀哩嘩啦持續了一分鐘之久,

牠這樣一尿,因為羊腳卡住露在車子外面、只能趴在地上的那隻羊,身上應該就沾了尿吧?

甚至可能身體就泡在尿裡。

突然覺得鼻頭一陣酸,再拍下去,拍的是牠們的遺照嗎?

瞬間按快門的衝動全都沒了。

原本下午還要再搭乘馬車回到基地繼續剪枝,但因為同行的團員身體不適,所以我們就直接回到迎賓館,

把行李從原本暫放的房間,移到今晚要住的房間去。

3.jpg 

每一個房間都有招待一盤水果,看到不用剝皮的綠色葡萄,我樂得把它全部吃光了。

今天晚上在迎賓館將要和官員吃一頓應酬的大餐,晚宴(?)開始的時間是六點半左右,

我們還有好一陣子休息時間。

等領隊在一樓大廳安排我們的行程時,我臨時起意,又去上了一樓的看似美麗的廁所,

沒想到左邊那間的門竟然掉下來了,上面用膠帶封起來,還貼了紙,寫著「禁止使用」,

心裡想著真誇張,早上用的時候還沒事,怎麼門會掉下來。

走進另一間,按照經驗,我一樣把門稍微往上抬,然後關上,

然後門就往外倒,整個掉下來了..................................

「喔買嘎!!!!!!!!!!!!」我的內心吶喊,身體卻非常冷靜的把門放平,

之後默默地把整間女廁外面的門鎖上,完成了如廁的動作,

還不忘拍了紀念照...................

4.jpg 

等我羞恥的上完廁所出去和伙伴會合,

並且和她們告解我把門給弄壞了,

不料,另外一個女孩兒說:「另外一扇門,是我早上要上的時候,門也是突然掉下來..................」

我們一行人就很沒良心的狂笑不止..............................

 

 

小彬和我們說,決定趁空閒時間讓我們去逛逛庫倫三大寺,順便送生病的團員去醫院。

「庫倫三大寺位於內蒙古自治區庫倫旗駐地庫倫鎮中部。庫倫是17世紀建立的古城。城內依北高南低的斜坡分層建築有壯觀的三大寺:興源寺、福緣寺、象教寺。庫倫旗是清代內蒙古唯一實行政教合一的喇嘛旗,是蒙古族崇尚的宗教“聖地”。興源寺是旗政教中心,福緣寺為財政中心,象教寺為喇嘛住所。興源寺始建於清順治六年(1649年),正殿有61根瀝金龍柱,面闊、進深各九間,有“八十一間殿堂”之稱,天王殿、山門兩側有配殿、鐘鼓樓等,佔地2.5萬平方米,為藏漢結合式喇嘛廟,現設博物館。福緣寺建於乾隆七年(1742年),有山門殿、誦經殿、佛殿、老爺廟等四重殿宇及偏殿、鐘鼓樓,原有捨利塔,“文化大革命”中被毀。象教寺亦為四進院落,山門內有彌勒殿、無量佛殿、玉柱堂、佛母殿、寢殿、影壁等。三大寺建築具有蒙藏漢文化相結合特色,有較高的歷史、科學和藝術價值,並有深刻的民族文化內涵。」

為了假裝我的遊記有那麼一點深度,我還特地去估狗,大家也就隨意看看吧。

我們到三大寺的時候,已經過了參觀時間,所以廟門深鎖,

 5.jpg 

美麗的衛生間也深鎖....那尿急是要叫人怎麼辦啊....

雖然到了一個觀光景點,是應該好好到處逛逛、拍拍照才有善盡觀光客的職責,

但我更想當朋友的好朋友,所以我想先完成我的功課--寫明信片,

於是直衝他們的購物部,

沒想到,他們這麼不慕名利,購物部也大門深鎖....................

我們在路上攔住一個穿著中國郵政的小哥,問他明信片的事情,他也毫無頭緒,

看來要在內蒙找到一張明信片,是相當艱鉅的任務.........

腦中再度響起內蒙三傻的話,看來真的只能在內蒙傳封短信回去了(嗎)

 

 

在庫倫三大寺隨意走走,真的是非常花俏的寺廟呢。

因為建築物或者歷史或是宗教都不是我的強項,所以我就走馬看花隨意看。

 

6.jpg 

7.jpg 

(說是志工行的遊記,結果著墨最多的既不是風景,又不是工作,竟然是_____________________。→請自行填空)

看病的團員回來了,雖然她很不舒服,但醫生說「這沒甚麼要緊的。」

不愧是蒙古大夫,不知道要多嚴重的程度他才覺得要緊。

於是大家再度回到迎賓館,準備參與晚上的官僚大會。

一回到迎賓館,我立即衝進一樓的廁所--沒錯,就是門被我們弄掉的那一間。

我心想,既然有大官要來,基於門面,應該會馬上把廁所修好吧?

不料一走進去發現,天啊!!!!

8.jpg 

和出發前的景象相比,真是一模模一樣樣呢!!!

「大概是因為晚會在三樓,所以他們覺得一樓的不必修吧。」團員說。

哦,或許喔!

之後到了晚會地點的三樓,我再度前往勘查廁所,

結果發現,

門也是一扇掉了,一扇關不起來呢!!!!

即使大官要來,他們還是毫不作假,

展現飯店最真誠的一面!!!!

「This is CHINA!!!!」 (這一次終於可以不心虛的吶喊......)

與官僚們共進晚餐,一邊吃,一邊還有蒙古的歌手表演。

雖然是草原民歌,但不知道為什麼用電音配樂,讓我一直誤以為是伍佰大哥要上來獻唱一曲...

雖然身處內陸,但為了排場,

也不知道飯店是從哪裡弄到了這麼大尾的魚,

9.jpg 

雖然我們都飽了,但飯店的服務員似乎一點都不在乎,

只顧著不斷把菜餚送上桌,第一次覺得吃東西吃到快要崩潰了...............

加上大官們不時過來敬酒,賊兮兮地說一些「我們本來就是一家人」之類的鳥話,誰跟你們一家!!!誰跟你們兄弟!!!!!!!!!!!!!!!!

就在內心無止盡的吶喊,特製白不知不覺地也一杯一杯的灌,

雖然在台灣喝兩口啤酒就會逼迫自己停止,但今天不知道在賭甚麼氣,

大概是想「我們台灣人才不怕你們呢!!!!」

喝到內蒙三傻都呆了,小彬也緊張地要我不要勉強,大官還笑吟吟的看著我說「我估計你是有點戰鬥力」

你娘啦甚麼有點戰鬥力,我打到你落花流水...............為了忍住脫口而出的髒話,只好配著烈酒又把髒話嚥下去。

吃完飯,回到迎賓館,

因為喝了太多酒,皮膚紅得發燙,卻覺得身體好冷好冷,

一躺上床就昏死,連包包都沒拿下來,

不過倒是意識很清醒地慶幸自己沒有亂吐一通還是走路歪七扭八胡言亂語。

慧琳、小陳、內蒙三傻也跑來我們房間聊天,看來他們似乎也喝醉了,

「我在中國大陸,沒看過有女人能這樣喝酒。」其中一個人這樣讚嘆,

「我在台灣也沒有這樣喝。」我假裝謙虛,事實上從來沒有這麼希望被當成女中豪傑= =

 

基於某些原因,今天我一個人睡在這個房間,

其實我很害怕一個人在陌生的地方獨處,但比起來,我更討厭麻煩別人,

而且我也希望克服自己對於未知世界的害怕,所以還是決定睡在原來的房間,不和其他人擠一晚。

洗了久違的熱水澡,頭有點痛,

想到今天晚餐大官的嘴臉,覺得好討厭好討厭好討厭,

可是要不是那些該死的大官,又沒有辦法睡在這個高級許多的房間,洗一場全身舒暢的熱水澡。

好與壞,果然就是一體兩面啊。

我帶著酒意沉沉睡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後少女時代

廢物人妻 胡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