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寫後面這幾篇遊記之前,我花了一些時間猶豫。

例如思考這個世界的人到底想不想要聽到真話,或者該不該說真話。

其中當然也歷經一些痛苦的事情,

例如我用LOMO拍的底片被相館洗壞了,救不回來,欲哭無淚。

 

我的志向是當記者嗎?好像也不是,何況現在的記者似乎也不是很在意真相。他們在youtube抓幾個熱門影片,再去批踢踢抄幾篇文章就可以交差了事;

我的興趣是狠狠打人家巴掌嗎?也沒有。

在我的世界非黑即白,沒有什麼模糊地帶。

 

「你應該在大陸生活久一點。要學習『這樣也沒什麼錯,就是你的功課』。」

會在我周圍叨叨唸唸這種話,而我竟然也聽得進去的人,我想大家都知道是誰。

畢竟診療費實在是很貴噢。

 

還有之前他說,「你明明是個感性的人,卻壓抑自己偽裝理性;你說出口的不是感覺,而是看法。」

 

後來我才發現,要我說出感覺,真的好難好難呢。原來我沒有勇氣啊。

 

不過他是叫我不要再繼續寫遊記了啦。誰理他呢。(難得叛逆)

所以,我想都已經寫到這裡,我也下定決心了。

來吧。

 

======================

第四天,期待已久的工作。

因為晚上「受邀」參加活動,所以今天我們將會住到比較高級的「迎賓館」,必須先把行李移到那邊去。

在旅館旁邊的飯店吃了早餐,小米粥、水煮蛋、蒙古餡餅、鹹得要命小菜。

雖然水煮蛋是我唯一唾棄的蛋類料理,但為了展現我隨遇而安的誠意,我還是剝了一個來吃;

雖然蒙古餡餅看起來油油亮亮,讓我想要拿出整捲廚房紙巾來吸油,但為了展現我隨遇而安的誠意,我還是和四人組分了四分之一來嚐嚐味道。(整個蒙古行都在練習分數來著)

喝了小米粥,又喝了每餐必備的可樂,裝滿了胃之後,我們先把行李移到迎賓館。

迎賓館有漂亮的紅地毯,有漂亮的水晶燈,有漂亮的櫃檯小姐,但當我們借用他們一樓看似漂亮的廁所時,卻發現--門關不起來。

在我使用巧勁(?)把門往上抬之後,門終於順利的鎖上,我也非常滿意的上了廁所, 

之後朝修枝的基地出發。

 

搭了大概一小時左右的車(嗎),我們到了基地的「入口」。

1.jpg 

這裡的地名非常的趣味,叫做「稿頭」,不知道我們這一趟有沒有搞頭。

隱隱約約覺得膀胱好像出現了七分滿警示,問了一下哪裡有廁所,

「這裡到處都是廁所啊!」不知道是誰如此輕鬆地回答我,

但.........................雖然已經做好要隨地解放的心理準備,可是這地方看起來是民居,而且毫無遮蔽物啊!!!

我不想在第四天就和大家變成看過光屁股的交情啊!!!!

如果我的屁股上面有一些我自己看不到的橘皮組織或是肥胖紋怎麼辦呢!!!!

於是我決定忽略膀胱的警示,看到了基地之後有沒有機會偷偷解放。

 

小巴無法開進前往基地的路,所以我們在稿頭這裡換乘馬車。

在還沒有看到馬車之前,綠色生命的小朱哥(嗎)提醒沒有搭過馬車的我們,

搭馬車是很需要技巧的,

上了馬車之後,全要靠自己的力氣平衡,不然可是會掉下去的。

但當時我對馬車的認識有兩種:

一種是灰姑娘搭的南瓜馬車,另一種是環珠格格裡面乾隆微服出巡時搭的馬車。

這兩種馬車雖然外型有很大的不同,但在我的認知裡,我感覺不出來它需要什麼技巧,

畢竟灰姑娘可是穿著豪華晚禮服,柔弱的紫薇也是穿著緊身的裙裝,

她們兩個人下馬車的時候依然衣著整齊,姿態優雅,

我想這應該不是什麼困難的事兒吧!

但等到我們真的看到馬車..........

 

 

喔喔!!!!

喔喔喔喔喔!!!!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2.jpg 

這是灰姑娘的南瓜馬車。


3.jpg 

這是乾隆微服出巡的時候,攜帶小燕子和柔弱紫薇的馬車。


4.jpg 

這是聖誕老公公搭馴鹿雪橇。


5.jpg 

這是我們的馬車。

試比較,前三輛馬車(指鹿為馬?)和最後一輛馬車的異同?

 

 

哇靠!!!!!!除了都是用馬(?)拉的以外,根本完全不同啊!!!

這沒有屋頂的啊!!!!!!!!

這沒有抓好真的會摔下去的啊啊啊啊!!!!!!

酷斃了!!!!!!!!!!!!!!!(興奮)

 

 

 

我們這群異常興奮的鄉巴佬,就像歐吉桑看到正妹一樣的猛拍照,(引用自壕哥生動又精準的譬喻)

馬是一種相當會把握時間的動物,只要車子一停下來,他們就會立馬找到草然後大吃,

6.jpg 

7.jpg 

 


而且一咀嚼就是連根拔起,食量真是驚人....

 

等到三輛馬車都到了,我們各自選了自己最喜歡的馬車。

我選這輛,因為這兩匹馬特時尚,都穿膝上襪呢!

8.jpg 

 

搭馬車,坐的越前面越穩,尤其相對於馬伕的位置是最舒適的,

不過凡事都是一體兩面,最舒適安全的位置自然也要承擔一些風險--馬會放屁,還有馬尾巴是會打人的!

偉哉我們副領隊,坐在貴賓席,一直亂打馬屁股,知恩圖報的馬也就快樂的放屁,還用萬年不護髮的馬尾巴打他,聽說相當地痛呢!

我對於馬尾巴感到非常好奇,就這樣一叢毛,只用尾椎控制的話,竟然可以有這麼大的力道....

而且馬一邊跑一邊拉屎,這樣尾巴不會沾到大便嗎?!!!

 

 

而且就算是阿斯拉,要打開推進器之前至少也要風見先下指令才會急速狂飆,

但馬車的加速和煞車說來就來,只要稍微閃神,就有可能摔下馬車;

更別提每每馬車「發動」的時候,我們都忘記馬車是沒有引擎聲的,所以常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馬車開始跑,就會聽到一路人驚呼之後因為慣性全部往後倒,相當之刺激!

還有,拉車的馬很容易自己進入零的領域:「可以超車!!!」

等到牠們從零的領域回神的時候,就差點撞上前一輛馬車了囧

(我怎麼這麼宅.........................)

 

 

就這樣在精神和肌肉緊繃的情況下,一路顛簸到了基地,全部的人都已經筋疲力盡了,

但一想到我們終於擺脫觀光,可以好好工作,當一個有用的人,大家都還是非常的興奮,

經過昨天的練習,我們幾乎可以馬上操起傢伙上工。

今天我拿的是剪子(照片詳見第三天),負責修剪細枝(雜毛?),

咖擦咖擦的聲音讓我想起了虎姑婆的零嘴是小孩的指頭,莫非也是用這玩意兒剪的吧........

一行人這麼一路往林子深處剪去,

這時候,我彷彿感覺我的膀胱發出了八分滿警示,但回頭一看,不妙,

所有能夠遮蔽我大屁股的東西,都被我們給認真地修剪掉了Orz

我想沒有比自作孽不可活更能形容我這一刻的感受了.............

所以我決定再次忽略膀胱警示,想說讓自己努力流汗消耗水份好了.......

 

 

或許是揮灑熱汗確實有效,三小時左右的時間,我的膀胱竟然一直沒有爆裂;

成功熬到再次搭乘馬車離開基地。

但在馬車上就覺得有點不妙,馬車一路搖晃,膀胱裡的水分也一路搖晃,

我彷彿都可以聽到冰塊和泡沫綠茶在雪克杯裡雪克雪克的聲音,

神啊......小女子別無所求,只要不要讓我在馬車上失禁就好....................

來大陸一趟,夢想都變得好卑微,好容易實現。

 

 

回到溫馨但沒有遮蔽物的稿頭,我緊蹙眉頭,佯裝好像很餓,希望快點找個地方用午餐,

一進準備用餐的農家,顧不得洗手,立即衝進去問裡面的居民:「請問能借一下茅坑嗎!!!!」

或許是被我十萬火急的氣勢嚇到,居民呆了一下,往後頭指指,「往前直走。」

這時候的我已經什麼溫良恭儉讓都忘了,三步併作兩步「往前直走」,看到了一扇門,

我打開了那扇門,看到了..................後院。

這下可好,好大的一間露天茅坑??????這和在外頭上有何不同T______T

忽然,我發現如果繼續「往前直走」還有一個疑似放工具的小間,

於是我勇往直前衝了過去,濃濃的阿摩尼亞味道傳來,

這就是,這就是傳說中,大陸的經典款茅坑嘛!!!真是相見恨晚啊!!!我幾乎感動得流下淚來,

立即倒退三步,用顫抖的手拿出相機,按下快門,完全忘記滿到只依靠表面張力勉強維持的膀胱.................(三類的不要罵我,我只是想要形容到底有多滿)

 

9.jpg 

  

拍完照之後,我終於冷靜下來,仔細評估了一下這個經典款茅坑。

雖然有「入口」,但沒有門;有矮牆,看來可以勉強遮住三個方向,網開一面。

如預期的,有許多和排泄物共生的善良生物翩翩飛舞、蠕動;

因為我是個腳踏實地的人,所以我細細觀察了腳踩的木板,好像比想像中強壯,似乎沒有被白蟻侵蝕的痕跡;木板架的位置短期間應該不會有鬆動或崩塌的可能;

向裡頭張望了一下,深度似乎不會讓尿液飛濺,或者像迴力鏢一樣噴回我的屁股,也不會有沾到他人排泄物的危機。

經綜合評估,上這個茅坑似乎沒有應該沒有致命的危險,但再猶豫下去可能會有別人進來,這樣別人不需要一直往前直走,也絕對可以看見我的屁股。

事不宜遲,我立即解開拉鍊。

 

 

 

 

 

一切都是這麼的順其自然、天人合一,這就是所謂的「入境隨俗」啊.........................

擦好屁股,拉上褲子,我想這就是我邁向沒有羞恥心的第一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後少女時代

廢物人妻 胡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