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起六月中的某天,

一早,下著滂沱大雨,狼狽地搭計程車趕赴考場,

才剛下車,雨就停了。

還來不及反應是不是浪費錢,早餐也來不及張羅,餓著肚子進了考場。

 

面對密密麻麻的考卷,想起長假整天關在圖書館整理教育專業和特教專業的筆記;

每天下班後之後在冬冷夏熱頂樓加蓋家徒四壁貼滿理論口訣的小房間,一邊咬著稱不上營養也沒有好吃的食物,一邊拖著疲累唸書,人生最大的樂趣只剩每星期逛全聯補充生活物資;

想起好幾個沒有休假咬牙研習的週末,從新店到板橋昏昏沉沉又漫長的一個半小時路程;

還有無數次不到九十分就讓自己焦慮無比的考古題,好不容易寫到了九十就高興到流淚。

這些畫面瞬間在我腦中閃過,突然覺得這次的考試比這輩子考過的都重要,一向胡亂猜的我竟然每一題細細斟酌,還反常的檢查過一遍。

沒想到竟然在最後一分鐘發現塗錯卡,慌張焦急手忙腳亂全部擦掉終於在最後一秒鐘改好,瞬間眼淚就掉了下來。

 

我看起來屌兒郎噹,好像對這一切蠻不在乎,

或許今天這個結果,大部分的人抱持著懷疑的心態,想著真是好狗運,

「她憑甚麼?」

說真的我也不是沒有想過。

 

我承認我運氣很好,遇到許多貴人,遇到剛好適合我的考試方式,也有一些小聰明;

或許因為台北市的地緣關係,也或許因為母親在教育界的庇蔭或是「耳濡目染」,

但我不是甚麼都沒有做。

 

當人家問我問題的時候,我從來不說:「這個我不知道。」然後就這麼算了,

或許我會用自己的理論嘗試回答,或許我回答了不知道,

但我總是會事後查證,並且想辦法想出跟日常生活的連結或者實例,說明到發問的人懂了為止。

 

這時候你在做什麼?

 

當我做完代課的備課工作、帶完課後班,下班回家真的很疲憊,無法集中精神,我也至少勉強自己好歹唸一篇大學國文選,好歹算幾題數學,或者至少要寫幾回考古題,每天每天熬夜,我不知道甚麼叫做「睡飽」。

 

這時候你在做什麼?

 

逼迫自己只要時間允許的研習,全部都要報名並且準時出席專心聽講認真作筆記,還要按時完成研習應該要交的作業。每次研習結束,我反覆思考研習到的東西可以用在教學的哪裡。

 

這時候你在做什麼?

 

做完考古題,錯的千千萬萬題目,除了抄寫錯誤筆記,還要一一查資料,把每個選項都弄懂為止。有時錯的題目一多,光是抄寫就讓我的右手痛到幾近麻痺,所以不斷不斷告訴自己,同樣的題目下次不能再錯了不能再錯了。

 

這時候你在做什麼?

 

代理考試完之後,我厚著臉皮站在會議室外面,等口試和試教委員出來,

問她們我怎麼做能夠做得更好?

 

這時候你在做什麼?

 

因為進了第二關考試的時候大家都還在期末,連一聲「幫幫我」都不敢說,

只能自己和一起進複試的夥伴分工做教具寫教案做檔案,到處請人寫推薦函,

該上班的時間上班,下班之後練試教,練完試教自己關在學校繼續做教具每天做到晚上九點,

每天安慰夥伴安慰自己,一關上燈就蓋上棉被偷偷抽泣夜夜失眠。

 

這時候你在做什麼?

 

我也不想講得自己好像多麼超凡入聖堅忍不拔懸梁刺股鑿壁借光,

因為事實上我沒有。這也沒有什麼好拿出來說嘴的。

我相信大部分考上的考生都比我更加認真更加努力,

只是在你忙著不平忙著抱怨忙著酸溜溜之前,

能不能想想,當我在做這些努力的時候,

你、在、做、什、麼?

我也不奢望你會像個朋友一樣體諒我鼓勵我支持我包容我認同我,

就最後一次拜託,我要的很簡單,不就是你可以為了你自己積極爭取什麼。

在你問「憑什麼」的時候,

想一想,那你又做了什麼?

創作者介紹

後少女時代

廢物人妻 胡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