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豆生病這件事可讓我真切地懂了。

一向貪嘴又肥胖的豆子,讓我好難想像有天她不吃了,未來還有天會暴瘦。瘦瘦的貧瘠的豆子,如何擔得起豆貴妃的封號?
以往偷吃東西都被打屁股的豆子,現在可能也很難理解,一偷吃東西就被媽媽用歇斯底里的娃娃音稱讚,還立即拆開包裝讓她吃個痛快,也難怪她現在是非黑白都不分了,看見媽咪就躲。

打完點滴的豆子,身上帶著一個水水的「便當」,我習慣打的位子通常都會讓她把便當囤積在蝴蝶袖的位置,如果說去玩弄那顆水便當的話,蝴蝶袖就會像穿了魔術胸罩的胸部那樣Q彈、如水般波動。我盡力弄得小豆生氣想反抗,讓我確信她還很有精神和力氣。

「那很好啊!」豆子還很用力很用力地活著。

終有一天,我也會失去你。
「生」是喜事,「老」能習慣,「病」與「死」總讓人傷痛難以接受。
我無法逆天,只乞求最後這段旅程,能走得長些、舒服自在些。

豆子今天比前些日子有胃口,罕見地喝了水。以前習以為常的景象,如今卻讓我輕易濕了眼眶。

預估了小豆子一年的醫藥費,數字讓我驚呆了。
但畢竟是能負擔的數字,想著只要縮衣節食、省吃儉用,也是能過得去。
素來深受「貪婪」原罪所困、無法擺脫物慾和口腹之慾的我,也終於體會到「無欲無求」是怎麼回事。

那些都不重要,至少在豆子面前。



我要在文章的結尾,特別感謝從台中開車北上的陳姓人士。
豆子食慾好多了,下次一起帶她出去踏青吧!
創作者介紹

後少女時代

廢物人妻 胡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