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為什麼要用教育觀點談太陽花學運?


目前對於太陽花學運攻佔立法院、行政院,
一派以「法治」著眼,另一派認為「民主」更高,兩造爭論不休,
因價值觀判斷不斷起衝突,造成族群撕裂。
於是嘗試以教育方向切入,盼能引發不同角度的討論與思考。

另一原因,無論支持與反對者,皆批評對方不懂經濟、政治、民主、法律...等,
只是看了懶人包後人云亦云,
我只是一個平凡的特教老師,懂的只有教育,
希望不只是聽別人說,更以自身專業去思考問題的本質,找出問題解決的方法。
服貿議題牽涉過廣,非本人專業,不予評斷,
僅針對現在大家最有爭議的「攻佔立法院」一事,以「問題解決」為重心加以探討。


2.從正向行為支持切入
在處理學生的行為問題時,我們最常用、也是最理想的方法叫做「正向行為支持」。
「正向行為支持」,簡單來說,
指的是「當個體出現一些我們不希望出現的行為(以下稱為行為問題)時,
以有效的策略,減少其行為問題發生的頻率或強度的方法。


此一理論建立在四個假設之上:

(1)
行為問題與環境脈絡相關
(2)
行為問題對於個體來說,有其功能上的意義。
(3)
徹底了解個體的社會脈絡及其行為功能,才能有效的介入
(4)
正向行為支持計畫根基於當事人中心的價值並尊重其尊嚴、偏好和目標


好的,我知道大家想請我說人話。
所謂的正向行為支持,最簡單的說法就是「個體的行為必有其原因
如果希望減少、消滅這個行為問題,或將其轉移成我們所期待的行為,
必須先去了解個體的行為是為什麼產生?
個體期待達到什麼樣的後果?」


以簡單的流程圖來表示,就是行為的原因(A)  行為問題(B)  行為後果(C)



舉例來說,當嬰兒哭鬧不休(B),
這時候他的照顧者如果不考慮行為的原因,也就是(A),只是強行摀住嬰兒的嘴(C),嬰兒會停止哭鬧嗎?如果窒息了才有可能吧
所以照顧者需要去觀察、思考嬰兒哭鬧不休的原因(A)
如果是肚子餓了(A),那應該餵奶(C);
如果是尿布濕了(A),那換尿布才能讓他舒服些(C);
身體不適?(A)快點帶他去看醫生(C)。

你要做出怎麼樣的回應(C)才能讓你不希望的行為(B)消除,
端看有沒有滿足了個體的行為原因(A)。


行為的原因又可分為三類:立即前事、遙遠前事、隱含前事。
立即前事指的是「引爆行為問題發生的直接原因」,
遙遠前事指「社會因素、物理環境因素」,
隱含前事指「個體本身的變項」。

舉個例子來說,駱駝倒在地上,不願意繼續行走(B),
那麼遙遠前事可能是沙漠裡高熱乾旱(物理環境因素)、
主人對駱駝的態度很差(社會因素);
隱含前事是駱駝現在奇檬子很不好、認為主人很壞不想替他效勞、駱駝本身體弱、駱駝很渴很累;
立即前事,就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了。

對其他人而言,同樣的原因未必會導致一樣的行為問題,
或是出現了這個問題,原因也未必相同,
但若想有效解決問題,就只能以「當事人的角度」去考慮,而非以自己或其他人的角度出發。


另外要考慮的是,行為問題並不是絕對的對與錯
例如大白天嬰兒啼哭,可能不覺得有什麼關係,但三更半夜他哭得震天響,可能就會令父母抓狂;
嬰兒在工地旁邊大哭,反正本來環境就已經夠吵了也沒差,若是在安靜的室內環境哭到有回音傳來,父母可能就羞得想鑽進地底去;
或是自己的小孩怎麼哭都覺得可以忍耐,但別人的小孩哭,你就想捏死他。

同樣的行為,在不同的社會脈絡、時間點、不同群體做出來,有的會被當作問題,有的不會,並非絕對的對錯。



而現在的太陽花學運,被某些以法律觀點的群眾當成嚴重違法的「行為問題」,
我們以「希望解決太陽花學運造成的問題」來作探討,
將太陽花學運攻佔立法院,設定為本篇討論的「行為問題」(B)。
再次強調,行為問題本身不一定有對錯,在此不做價值判斷
同時,因為太陽花學運並非單一個體,而是一個團體,
在此不討論個體差異因素的「隱含前事」(A),只討論可能的「遙遠前事」及「立即前事」。



3.太陽花學運的ABC?


在此不截然二分「支持太陽花學運=反服貿,反對太陽花學運=支持服貿」
有相同訴求的人,手段未必相同;
而手段一致的人,也未必訴求相同。
所以我們只探討「太陽花學運攻入立法院」這件事。


太陽花學運的「立即前事」,大家應該都很清楚,就是「張慶忠30秒讓服貿闖關」,
那「遙遠前事」可能有哪些呢?
--政府沒有清楚又具體的說明服貿政策的優與劣?
--政府高官未聽取學者、工會代表對服貿的憂慮?
--中華民國與中國長期以來的緊張局勢?
--媒體喪失第四權的功能,立場偏頗?過度關注支微末節?
--大埔案?洪案?核四爭議?
--過去合情合理合法的溝通管道或抗爭不被重視?
--長久的政黨對立?
--其他?個人恩怨?
  


如果現在的行為問題(B)是太陽花學運攻入立法院,而民眾及政府普遍有這幾種回應(C):


(1)違法!暴民!鎮壓和驅離!


這一類的群眾傾向給予輿論壓力(社會性的嫌惡刺激)。
以教學現場來舉例的話,當學生調皮搗蛋,
這些人若是老師,處理方式就會是痛罵:「壞學生!不上進!不守規矩!我要寫聯絡簿告訴你爸媽!到後面罰站!」
大家都當過學生吧?如果老師這樣罵自己,就會痛哭流涕從此改過向善的孩子,有多少?
摸摸良心再舉手。

這是不考慮行為原因(A),也就是太陽花學運訴求的群眾,只以法治來判斷對錯的民眾,會是這一類。
以法治的立場來看,他們的行為固然不對,但這樣的價值評斷於事無補
請循其本,要解決問題,只能「從當事人的角度」出發,去考慮他們的行為原因。


(2)學生只是想紅,無聊時間多,所以不要理他們,他們就會自討沒趣。


這一類的群眾預設太陽花學運攻佔立法院的原因只單純為了「想紅」(A),
所以只要予以忽略(C),就能解決問題。
當然,如果太陽花學運成員的行為原因真是單純的「想吸引注意」,沒有更深入的訴求,
那麼忽略是絕對可行的方式。
在教學現場中,原先安安靜靜的乖乖牌不被當一回事,被老師忽略,
調皮的小孩反而可以得到老師關注,久而久之乖寶寶也跟著鬧起來,當然不是我們所樂見的。
所以老師得要做到的是「在孩子一開始很乖,期待大人注意自己時,大人就立即給予關注,忽略想以行為問題吸引注意的孩子,孩子就不會用這樣的手段。」

我再劃一次重點:「在孩子一開始很乖的時候就給予關注」。


我們的政府有做到嗎?別問我,我不知道。我只是在談教育。
還有一點,也就是最重要的前提,
如果說孩子的需求不單單只是「得到關注」,忽略只是讓情況更糟,
他會想盡一切辦法提升行為的強度,好讓你正視他真正的需求。


(3)好了,我知道你反黑箱服貿了,但你要用合法的方式來抗爭才行啊!


這也沒有說錯。我知道你的訴求是反黑箱服貿(A),
可是你的行為(B)是我不希望的,所以我告訴你要怎麼做才對,才要跟你談喔(C)!
再度以教學現場來說,「會吵的小孩有糖吃」,
我們知道他要吃糖,但不希望他用吵的,
於是老師跟他約定:「你要乖乖地安靜坐好,我才給你糖吃哦!」


如果故事到這邊,老師按照約定給了他糖,那也就沒事兒了。
但如果小孩就好乖的坐著,坐了十分鐘、二十分鐘、一小時,
喔喔結果老師根本沒給他糖,還說:「吃糖會蛀牙,所以還是別吃的好!」
這孩子聽到會有什麼反應?覺得受騙?憤怒?再也不相信按照老師規矩可以吃到糖?


有沒有考慮過「這些人已嘗試過合法溝通和抗爭,訴求卻石沉大海、毫無回應?



這幾類處置的結果是什麼?
都是行為問題(B)會不斷出現、周而復始。
不適當的後果處理,治標不治本,還可能讓行為問題更加惡化,強度不斷增加,形成惡性循環。




那麼,如果要解決這次的太陽花學運的行為問題(B),到底要怎麼辦呢?
若真想解決這個問題,不如仔細去聽聽他們的想法。
政府就好比我們的父母,而現在的太陽花學運就有如啼哭不休的嬰孩,當自己的心頭肉哭得撕心裂肺時,總不會就狠心地放著不管吧?



當然啦,如果我們的政府有把人民當成心頭肉的話?




創作者介紹

後少女時代

廢物人妻 胡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