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十二夜>的時候我十分反常,
準備好的兩包面紙,只抽了兩張,其中一張還是因為很冷,流了鼻涕。
在幾個枕邊人認為我應該會哭的點,他在我耳邊習慣性地嘲弄:「妳真沒用。」
「我沒哭。」我說。
面對他們因人類而面臨的噩夢與浩劫,
我不知道我有什麼立場、有什麼資格哭?
有很多時候,面對這個世界上的不公不義,我們「不忍視」,
轉過頭去不看、不接近,
就好像那些事情不會再發生。
可事實上,這些事情,在眾人看不見的角落,
日復一日,週而復始。
看著影片中滿地血水,被捕捉或是即將安樂死的狗兒害怕得屎尿齊流,
我多麼想逃避,但還是逼迫自己,一定要看下去,
要面對,要用自己的雙眼看清楚,才有改變的可能。

在影片中,
週末,一些想要領養狗兒的人會來收容所參觀,
狗兒們期盼著自己的生命還能有個轉機,
對著來參觀的人們微弱地示好。
可是人們的目光多被可愛的小狗崽吸引,
於是多數期待的眼神,看到的只是背影。

只能看到背影自然是很悲傷的,
但令我更絕望的是,這樣的地獄,是人類把牠們送進來的,
今天牠們想脫離,卻還是只能巴巴乞求、討好這些劊子手。

我ㄧ瞬間想起了最近的街頭運動,
不對,是一直存在的那些,只是大多數人選擇「不忍視」或是「不關心」的那些,一直在街頭抗爭的群眾。
被政府導引入困境甚至絕境,絕望但仍不放棄尋求最後一線生機選擇站出來的那些人,
被政治迫害、被社會漠視,
而他們仍然出來,希望迫害或漠視他們的人,能夠聽聽他們的聲音,
希望那些人能夠良心發現,
或是終於弄明白,他們需要的是什麼?

可惜,他們不僅只能看見背影。
這個社會對他們的期待是,在面對那渺茫的希望時,
必須安靜、和平又理性,
只能靜靜凝視,切莫發出聲音,如此會影響多數人渴望的安寧,
違反社會秩序,大逆不道,萬萬不可。

「沉默的大多數」是什麼意思?
意思是,你認為這些事情跟你無關,沒有影響,
所以你只想要維持社會秩序,
簡言之,這就是多數人的暴力。
公民課本沒有只教一半,
「服從多數,尊重少數」,後面這句被忽略,就是一切社會問題的根源。
只要求少數要服從的時候,
大家可有尊重弱勢?
可有想過如何保障他們的權益?
還是棒打落水狗?
狗都在生死存亡之際了,哦,你死便死,但千萬不要叫,會吵到鄰居。

台灣社會有太多問題,
不去關心,不代表問題都不存在。
也誠摯祝福沉默的大多數,社會的體制和世界的走向,一直都讓您們順心如意。

對了,「飢餓遊戲」這部小說,已經拍成電影了,很應景,誠心推薦。
願機會永遠對你有利。
創作者介紹

後少女時代

廢物人妻 胡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