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門前有小河~~~後面有峽灣~
一大早開門看到這積水還真是詩情畫意(嗎)忍不住都跟鵝兒一樣快樂昂首唱清歌了
 
 
其實這種荒涼的所在我最害怕了,說出來又要被人家說我是天龍國人(現在已是醫龍國ㄏㄏ)
來去鄉下住一晚當然很好,
昨晚我還跟小明說:「大概是洋人的鬼片都不可怕,所以外國的旅館房間即使有空曠還是陰暗的地方都不會讓我聯想到有鬼耶,我變得好勇敢。」
他定定地看著我,「是嗎?那妳想想陰屍路。」
呃啊啊啊啊媽媽我怕~~~~Q___Q
這種荒涼所在搭配獨棟平房,就讓人很擔心如果行屍來了到底要躲哪兒去啊會不會有行屍從牆縫用他們得了結膜炎的紅眼珠盯著我啊啊啊(六神無主)
 
 
一大早就如此澎湃,早餐也吃海鮮真是太誇張了,不過總是得把昨日買的鮭魚和甜蝦消化完。
而且我熟能生巧,越來越知道要煎到什麼熟度最美味(其實是越來越不在乎小明嚷嚷他不吃生鮭魚了誰管他)
真奇怪了鮭魚這玩意餐餐吃都吃不膩,現在午夜夢迴總是會想起那鮭魚煎得焦香的油脂香氣,在台灣不能大口大口吃鮭魚,著實鬱悶。
在北歐非常貧窮的我們在台灣也是散甲郎,幸好在台灣可以吃非常多青菜還可以營養午餐吃到飽哦人要惜福(遠目)
不知道到底是他們這兒不在意均衡飲食呢,還是天寒地凍不適合蔬菜的生長,
我們看到的蔬菜種類少得可憐貴到翻臉,
仔細回想一下此行(包含郵輪上昂貴的buffet)出現的所有蔬菜,
腦中跑馬燈都跑不動因為只有一幕非常清晰,那就是生菜,生菜以及生菜。
除了生菜以外什麼都沒有,他們排泄都順暢嗎我真替他們擔心。
 
附帶一提,當初在做功課時估狗到一個人分享在北歐旅行省錢的極致,
就是在挪威自己去打漁,在瑞典郊外採野菇,
神經病又不是每個人都上過野外求生,這建議難度也太高了吧!
或許以後我應該帶上曾在嚕啦啦界叱吒風雲的吳思思,
這些奇怪的末日技能感覺我身邊只有她會,
我想她應該很樂意跟我一起在挪威搭乘聲控電梯計程車以及提款
話說回來,我真的很想問問這位人士在北歐是怎麼解決吃不到蔬菜的問題,
難道要去啃樹皮還是吃落葉嗎...........這裡落葉真的很多大概都沒在掃的吧,妮妮媽媽隨時都可以用落葉烤地瓜不用擔心。
 

有鑑於昨日高昂的咖啡價格,不忘在小木屋裡煮了最後一壺濃濃的咖啡帶走,
雖然義式咖啡和美式咖啡是不一樣的東西,聊勝於無啦。




今天一大早也是閒得發慌,打算把昨晚閒得發慌時寫的明信片拿去寄。
這小村落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昨兒個買食材時有看見郵局的標示,今日打算尋一尋。
靠近峽灣這兒拍起來陰陰的,橋面都結了冰,我在橋上數度打滑。




另一側,映在水面的藍天甚美。

 


回到橋的這邊,面對一眼就能望穿的小聚落,我們不禁困惑郵局在哪裡?


哦哦哦!就是這個!
我們推開了門進去,結果,
通到了昨天的超市倉庫=___________=
原來寄信也要在超市櫃檯寄,
這兒生活機能真是夠好的,是間加油站暨超市暨郵局,三種願望一次滿足。


寄一次明信片的價格是16挪威克朗,折合台幣約莫80塊。
我嚇到臉都歪了在此地我總共買了台幣975元的郵票,付錢時手都在發抖,
低頭看著其中三張「吶喊」的明信片,不仔細看我還以為那是面鏡子呢(泣
孟克的「吶喊」及挪威的郵戳,榮登本趟成本最高明信片(在衛冕者寶座上揮手上升)

回到橋的這邊,昨夜看起來黑濛濛的紀念品店,
另一頭竟然是這樣的玻璃屋,是間峽灣觀景餐廳呢!
因為搞不清楚訂房網站到底有沒有預扣房間的費用,在這裡查了半天,
看到魚貫而入的遊客向他們購買餐點,看起來還不錯(想必這裡也沒別的選擇了)
我們還發現其實這裡就可以買郵票想必也能夠幫忙寄,
這兒又賣WIFI又賣郵票還賣早午晚三餐以及住宿,服務包山包海,什麼都有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yahoo~~五屋(情不自禁地唱了出來)


對這個點沒有太多的留戀,一看到巴士來,立刻準備搭上去,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一心只想前進人間仙境佛斯。
早上的班次還蠻多,就是這一班從佛斯載了許多遊客來,準備在這個點等著搭渡輪。
巴士要上車付現,票價是97挪威克朗,兩人一趟要價台幣909,比今天寄的明信片便宜呢(遠目)


上路之前我們已經看到台灣同胞在臉書上發了超美的照片,人神共憤(?)
不禁期待我們這一路會看到怎麼樣的風景。
當初網路上都說從居德旺恩到佛斯這段巴士的風景最美,
正是因此我們才不甘心在日落時分草草通過,硬是要在這裡住一晚。
只是看了昨天的風景,心中不禁忐忑,雖然我不是強國人,內心也偷偷覺得昨日的山不夠險(掩面)
跟期待的有些落差,希望今日的美景會讓我覺得昨夜宿在荒山野嶺一切都值得。


沒有多久我的疑慮盡消,
在火車上,尚可因為玻璃不好對焦,少按了幾次快門,
在這裡真是不拍照會搥心肝,我拍到相機記憶卡也爆了手機記憶體也滿了,
什麼玻璃反光還是構圖誰管他的呢,連拍模式按下去不要停就對了,
沿途景色讓人目不暇給、眼花撩亂,
也不知道是來不及拍還是太美麗太震撼,拍著拍著我就鼻酸了眼眶也濕了T____________T


 


同樣的,網路上也有建議這一段應該坐在左側,
把這天殺的建議忘了吧!
這一趟會比在高山小火車更忙,
高山小火車是一下左側美一下右側美,這一趟則是兩邊都不容錯過,
我在車上瘋狂彈跳一下跳到左邊一下跳到右邊,完全不枉交往之初的暱稱「跳跳豬」美名(得意什麼),
幸好巴士上沒什麼人我才能這樣胡搞,
可司機大概是已經看到非常麻木,跟羅凡涅米的人看到極光那樣麻木,
同時他心中大概有著成為F1賽車手的夢想,馳騁在山路上,
哦男人不能這樣快啊慢點啊慢點哪~~~~比阿基師39分鐘上炒飯還快就不好了啊
下面我就不形容了那種美不是筆墨能夠形容的大家自己看照片吧(懶

 
 
 
 
旁邊一整排可愛的小房子。
 
 
 
 

 

 

 

 

 

 


上面那些幾乎都是手機盲拍就是生作這樣是不是很過分,讓人大飽眼福,
下車的瞬間只想要司機開回去再來一次,並且拿著槍指著他太陽穴逼他開時速20,
這一段路完全不應該搭什麼挪威縮影的,應該自己租車,不不不開車速度太快了,應該騎小折(請幫我加裝輔助輪),隨時可以停下來賞景拍照,多麼愜意,
在這裡來來回回走九遍都不嫌多。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轉眼就到了佛斯車站(哭)
那時的念頭就只有立刻找永慶房屋,我要住在這裡我再也不回去了(在地上打滾


佛斯也是個人神共憤的所在,燒起我熊熊的妒火。
對這裡的評價只有:「好過分..............O___Q」


下面這張全景將會榮登本網誌最長的一張照片。
這是佛斯車站正對著的景色,
除了「好過分QQ」以外,我實在沒有什麼話能和佛斯人說的了。



陽光燦爛,同時也意味著逆光拍出來人像必定黑得像炭,
正當我測試光圈和快門之際,無心拍下了這張異鄉遊子飄撇的照片。


下面這張則是有意識的情況下拍的。


只能說無心拍得比較好(默)


另一頭,每棟房子都能和如斯美景朝夕相對,
過分O_____Q


有人在這裡玩拖曳傘,
不過我們等了很久,他們偏偏不飛,我們一走他們便展翅翱翔,就是要這樣排擠我們.......


回到佛斯車站,這裡的廁所很貴,要價十挪威克朗。
記得把尿憋著,等等上車再尿,就可以現省五十元台幣哦是不是太划算了呢。


挪威縮影的最後一段,佛斯到卑爾根的挪威國鐵,
這一段的景色就還好而已,大多時間火車都在山洞內,大家可以放心在車上睡一下。


火車上也有菜單,不過很貴,我們什麼也買不起。
桌上擺著的是我們自己從台灣帶來止飢的小零嘴,當初帶了30小包,小明還說太誇張,
結果台灣來的忠實朋友伴我們度過這十三天,就在這趟車上吃光光了,
這趟還有四天哩......
幸好還有一包在芬蘭買的起司球與我不離不棄。


說是風景不怎樣,但至少也有如此水準唉唉。


唷呼!創作出神曲「狐狸怎麼叫」的挪威天團Ylvis的故鄉,卑爾根到啦!


據說卑爾根人很以自己的故鄉為傲,在外頭如果人家問它們來自何處,
他們回答的會是「卑爾根」而非「挪威」。
我不知道有多期待在這裡和Ylvis的廣告看板合照,
畢竟在台灣,要找個五月天的廣告看板合照是那麼的容易,
在挪威要找挪威天團的廣告看板,應該也是唾手可得吧!

聽我說完之後,小明蹙緊了眉頭:「妳這樣比就不對了。說到台灣天團,同樣是五開頭,那可是差很多。要比當然也是拿5566來比啊!」

是是是..............(即刻採取忽略)



車站大廳的牆上有著鮮豔的塗鴉,
應該是在講述卑爾根發展的歷史吧。



 

卑爾根是挪威的第二大城市,位於挪威西南方,也是西挪威的非正式首都,受到北大西洋暖流的影響,成為挪威最溫暖的城市之一。
這裡是名聞遐邇的峽灣起點,北有松恩峽灣、諾德峽灣、蓋倫格峽灣,南有哈丹格峽灣及莉絲峽灣。
因為得天獨厚的峽灣地形,使卑爾根成為歐洲最大的遊輪港之一,也是挪威對外的大門。
2000年時被指定為歐洲文化之都,與布魯塞爾、赫爾辛基與布拉格並列。
另外,卑爾根以多雨聞名,又被稱為「雨城」以及「歐洲的西雅圖」,(所以基隆/宜蘭是台灣的西雅圖?)
據說在卑爾根有這樣一個笑話:「遊客問當地的男孩什麼時候雨會停?男孩回答:『不知道,我只有十二歲。』」
事前朋友也警告我挪威很愛下雨,不過沒想到這一趟北歐四國之旅,處處不是細雨綿綿,就是滂沱大雨,
只有挪威不忍辜負我痴心一片,賞了我個豔陽高照、晴空萬里。
 


一出火車站又覺得嫉妒了,
能夠日日與峽灣美景為伴、比我們富有、福利制度健全,連公民社會都比我們成熟許多,
過分!!!


我們今日下榻的馬爾肯賓館在卑爾根的小丘陵上,小小迷路加上拉著行李,走得我們氣喘吁吁。
不過其實距離車站和卑爾根市區都很近,旅館一出來就是公車站,非常便利。



我總是愛拍電梯啊廁所啊有的沒的,寫遊記結果最弱的是寫景,
難怪寫了那麼久都無法在旅遊部落客界闖出一片天(泣
歐洲古老建築的電梯總是特別有味道,雖然我們一開始以為它是逃生門。


轉動的指針會告訴你電梯到哪裡了,是磅秤的概念吧我有點緊張。


電梯的門生作這樣,就是貨梯啊............


可這貨梯內建椅子(還是皮製的呢)有點高級。雖然才五層樓的高度忍不住還是要坐一下。


電梯門一開,迎面而來的就是櫃台人員熱情招呼,櫃台人員是個蓄著俐落淡金色短髮的女子,精緻又立體的五官搭配親切的笑容,讓我不禁看著她入神。
她幫我們check in的同時,笑著說:「昨晚這裡有出現極光唷!今天天氣很好,如果幸運的話,今天晚上你們往北邊就能看到。」
聽到這話我又驚又喜,卑爾根在挪威並不算北,沒想到在這裡也能看見極光,
可惡我嫉妒你們O___Q
但她說往北到底要多北,該不會要我們一路向北又回到拉普蘭地區裡的北角去了吧,
她拿著地圖跟我們比劃一下,意思似乎是只要在無遮蔽和光害的地方朝向北方等就可以了。

櫃台人員的友善讓我們如沐春風,
只不過一開房門,看到鳥巢大的房間有些不習慣,畢竟前幾天我們都莫名其妙被升級寬廣的大房間,由奢入儉難,現在叫我們如何適應這彈丸之地。
小歸小,裝潢布置仍然是一貫的不馬虎。
當初看旅館網站,就覺得每間房都各有特色,而且主題大多是動物和大自然,很得我心的風格。

 
房間小而美其實也沒什麼好挑剔的,
對我而言最大的困擾是如廁問題,因為嗜咖啡成癮,睡前也不忘來一杯,讓我總是夜間頻尿,
我們今日入住的是小小雅房,共用衛浴是也還好,可這間衛浴要走到旅館的另一頭,
走著走著大概瞌睡蟲也走了,回房又要重新醞釀一次睡意..............
 
找到廁所之後當然不忘探索我們最在意的公用廚房,買的一公斤甜蝦(囧)還沒吃完,要快快找地方冰著。
因為一直有其他旅客也在使用,就不好意思拍廚房的照片,
是間烹飪設備一應俱全的廚房,不過最感動的是廚房的一隅提供了許多調味佐料、奶油、果醬、麥片和義大利麵供旅客任意煮食,當然也可以煮咖啡,
如果是不太介意吃食的背包客,光是靠旅館提供的免費食物,就能吃個輕巧,省了一筆開銷。
 


從房間窗口望出去,即使卑爾根是挪威的第二大城,
也是以低矮的建物為主,沒有高聳入雲的摩天大廈,破壞美麗的藍天,也沒有煞風景的商業氣息,保有了綠意,以及古色古香、五彩繽紛的木造建築。
卑爾根就像小鳥依人的秀麗少女,輕輕依偎在七大山(挪威语:de syv fjell)的胸膛上。


安頓好之後,我們趕著在遊客中心下班前衝去遊客中心買卑爾根一日卡,這可是我們第一張城市卡呢!據小明表示,他以我們的行程精算之後,只有卑爾根卡買了划算。
卑爾根卡一日券的價格是200挪威克朗,兩個人折合台幣約1868元,
可以搭乘高山纜車、輕軌、公車以及參觀「大部分」的博物館及景點。
原本還擔心我們必須趕在下午四點前買,可是在卑爾根會待到隔天下午四點以後,怕那時候就沒有辦法用一日券搭免費公車,
幸好後來遊客中心的服務人員有問我們要幾點開始啟用,再幫我們註記在票卡上,很貼心呢!

正事辦完,我立刻拉著小明直奔旅館附近的唱片行,只為了找Ylvis的唱片,
天曉得這趟旅行中我多盼望此刻,甚至昨天晚上睡覺還夢見主唱哥哥送了我他們演唱會的VIP的門票,讓我在夢中都不住傻笑呢ㄏㄏ
結果他們只有線上發行,沒有實體專輯,喔NO我心已死,竟叫我空手而返,情何以堪,
老闆很貼心幫我找了合輯,裡面有「狐狸怎麼叫」這首歌,
可是我最喜歡的其實是巨石陣啊......T____T
說實在話,卑爾根秀麗恬靜的氣質,讓人難以想像這塊土地能孕育出這麼特立獨行的樂團,超不搭。



 
 
 
 
撲空之後小明輕哼了一聲:「還敢說是挪威天團,如果說要找5566的專輯,那老闆一定馬上就從櫃檯拿給妳了。」
 
那你去問啊你去啊=______=
 
 
 
唱片行對面就是一間便宜超市,我不忘此行另一個重要目標--棕色乳酪(Brown Cheese)。
歐洲乳酪千百種,每間超市都有著琳琅滿目的各式乳酪, 唯有棕色乳酪是挪威獨家。
松恩峽灣一帶的烏瑞德(Undradal)小鎮正是最著名的棕色乳酪產地,
有些峽灣縮影的行程,也會在這個小鎮停留,讓遊客品嘗這項風味獨具的純手工乳製品。
棕色乳酪是在製作乳酪前,將乳水分離後的乳漿加上羊奶和奶油,繼續熬煮十小時,長時間熬煮的乳糖變為棕色,不需要熟成,只要倒入木箱塑型即可食用。
據說味道像是鹹的太妃糖以及甜的味噌,大家形容得很具體我想像得很模糊,
可惜我們無法親臨產地,暗中下定決心即使是在超市買也無妨,一定要買來嚐嚐才不虛此行,勢在必得(摩拳擦掌)
誰知道超市裡光是棕色乳酪就有這麼多種呢? 不知道哪個牌子才對,不敢貿然下手,決定還是等晚點回旅館問過當地人再買,不然買錯了豈非更扼腕嗎?
 
 
既然旅館廚房都準備好大顯身手,我們自然不能辜負。
在超市裡挑了一些當地食物,打算回旅館簡單料理來吃。
趁著小明上廁所,我拿著在超市拍的照片,鼓起勇氣問櫃台人員哪種棕色乳酪最好?
她指著TIINE這個牌子的照片,豎起大拇指跟我說It's the best.
(有人還不相信我能自己問,一直說等他上完廁所回來幫我問,哼哼這是小菜一碟好嗎我在韓國可是連冰敷貼布都買得到的人呢)
 
 
小明先是煮了在居德旺恩買的螺旋麵,賢妻提醒他記得放些鹽哦,
結果他以加洗衣粉的氣勢直接用倒的,我目瞪口呆都嚇傻了不知該如何反應,在這臨海的港都,連義大利麵都要吃海水口味的才是應景。
甜蝦的照片大家應該看夠了,
除了甜蝦之外,小明對這個魚餅垂涎已久,其實我們這一路都有看到,
只是在卑爾根的超市裡終於決定買下它。
 
 
 
 
看起來簡單,煎起來卻不像台灣的魚漿製品,
這魚餅還帶著一絲魚的靈魂,有著鮮甜的海味。
我已盡得瑞典人真傳,不忘加了旅館的免費草莓果醬一起吃,美味。
以這價格來說,值得買來一試。
 
小明在煮食的過程中一直不斷偷偷跟我抱怨另一個女子煮義大利麵都不顧著,
水都滾出來了弄得到處都是,不知道在搞什麼鬼,臉又超臭。
他一直罵人家北懶,
直到他料理完端了食物出來,才悄悄地跟我說,好像北懶的是我們,
因為我不小心用到她洗好放在爐子邊待用的碗了呃啊啊啊啊怎麼會這樣,
幸好此女子跟我們一樣黃皮膚黑眼睛所以小明顧忌著,都只在背後說人壞話,
不然當著人家面說那可就糗大了。
各位背包客在公用廚房料理東西以及說人壞話一定要小心謹慎啊!
 
 
(事實上小明也並非一開始就如此顧忌,第一天拖著行李找哥本哈根的旅館時,
兩位看似東南亞女子一直擋在我們前頭談笑風生,小明忍不住抄了他們的車,回頭對著我說:「走快一點,她們兩個一直擋路好煩哦。」
那兩名女子聽到小明的話那瞬間安靜了下來,表情動作都僵住了,完完全全就是聽得懂中文的樣子,有夠尷尬哭哭,
小明被我罵了之後才收斂,壞話這種東西在人身後講還是面前講都要不得,千千萬萬不要以為在外國不會遇見聽得懂中文的人哪~~)
 
 
 
除了棕色乳酪,卑爾根聞名於世的其實是位於布里根(Bryggen)碼頭區的木造房屋群。
在十四世紀中葉,德國商會因為卑爾根優異的地理位置,在此從事乾鱈魚的交易,
卑爾根成了貿易的重鎮,亦加入漢薩同盟(即神聖羅馬帝國與條頓騎士團諸城市之間形成的商業、政治聯盟),
布里根碼頭區的木屋,便是十四世紀到十六世紀間蓋的,作為德國商會活動的據點以及貨品集散地。
木製材質易燃,每50~100年總會發生火災,尤其是1955年的幾場大火,幾乎把原先的木屋群焚燒殆盡,
現存的60餘棟,是之後再依古法重建的,將木屋老宅的主體結構保留了下來,
1976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布里根木屋群列入世界遺產,現在大多作為餐廳及紀念品商店,也有少部分建築仍在修整中。
停留在卑爾根的短短一天,同樣的,我也希望能拍到布里根白天及夜晚不同的景緻,
眼看夕陽即將西下,填飽肚子的我們趕緊前往碼頭。
 
 
路過一間古色古香的星巴克,不忘進去關心一下卑爾根的城市杯,
杯子圖案是個我們都不認識的人,難以共鳴,便沒有入手。
 
 
 
 
 
 
一頭亂髮倒是長得很像愛因斯坦,我們還苦思愛因斯坦究竟和卑爾根有什麼淵源,
結果那人根本不是愛因斯坦,估狗顯示上面的肖像是挪威重要的作曲家愛德華‧葛利格(Edvard Grieg ),他的作品《皮爾•金》原為挪威大文豪(亨利克•易卜生)所寫的詩劇,我跟他們真的很不熟,別為難我們兩個粗人了,上面如果是布里根木屋群,我們剁了手指也會買啊。
 
 
 


此時天還沒全黑,紀念品店卻已人去樓空,只剩下櫥窗內昏暗燈光。 還沒來之前還口口聲聲說一定要買一排彩色小房子回去, 看完標價之後決定還是讓它們美麗的倩影留在記憶卡中就好了。


挪威又稱為「精靈王國」,櫥窗內這名蓬頭亂髮、長鼻大耳的小矮人,正是挪威的幸運物--Troll,和我們心目中的精靈相去甚遠,個人比較接受「山妖」這個譯名。


據傳山妖是挪威最早的統治者,他們掌管黑夜,挪威人則管白天。
山妖平時住在地下或者洞穴中,可以隨心所欲變換皮相,
長相嚇人但心地善良,會替人消災解厄,是挪威隨處可見的幸運物,
如果被激怒會抓狂,偶爾會惡作劇,若是因為貪玩不小心見到陽光,則會被變成石頭,
真是個淘氣的小東西啊(捏山妖鼻子
哦對了它們的鼻子非常有用,因為它們喜歡吃加了黃油(奶油?)和肉桂粉的燕麥粥,
用長鼻子下去攪拌正好(?!),粥很燙,所以鼻子總是紅通通的。

據說分辨山妖紀念品真偽的方式是數數它們的手指和腳趾,應該要各八隻,
如果看到山妖有十隻手指的話必定是中國貨,我個人是覺得就算是八隻手指,應該也是做得比較考究的中國貨啦(挖鼻

我拍的這隻山妖十分老邁滄桑,其實商店裡還有許多可愛的山妖,
只是老闆一直盯著我看我不好意思按下快門(扭
這圍巾讓我想起極地博物館裡被做成皮草圍巾的整隻狐狸, 這條還是比較好,可愛又不用殺生。

 
 
 
夜間的布里根木屋群,感覺他們是一群玩九人十腳並且快要向前摔倒的小男孩,
重心相當不穩,歪歪斜斜的,讓人很想扶它們一把。
 
 
 


房屋與房屋之間的廊道更為傾斜,他們這裡應該不常地震吧,不然會像沒抽好的疊疊樂那樣倒塌,恐怖額~

 
 


穿過木屋群的中間廊道,後面的房屋更有古味,沒有上漆的木板有著原始之美, 現在這應該是我們吃不起的特色餐廳吧。


木屋也有現代騎樓的概念,置身其中,淡淡的木頭馨香讓人心神安定。


上方的彩色屋瓦很可愛,只是這騎樓跟危樓感覺是一線之隔。


不知道為什麼有著一條凶神惡煞的魚木雕。
(後來才豁然開朗--莫非這是條用來開宗明義的乾鱈魚嗎!)


之前去中國也曾探訪中式園林的木造建築,跟這兒是截然不同的風情。 大概是精緻過了頭,流於匠氣,我更喜歡這裡不拘小節的美。


這些建築物相當有歷史了,從屋簷下細細密密的蛛網可窺知一二。


至於港口的另一頭,便是充滿現代科技感的玻璃建築。

 
 
 
離開了布里根木屋群,我們決定去探訪另一間便宜超市Rema 1000。逛異地的超市實在有很多樂趣,在台灣都不會逛得那麼勤。
我們的目標是便宜的螃蟹罐頭,這個東西在明日要逛的魚市場也有,據說超市裡的價格比較實惠。
 
我們搭車在市區亂轉,又走了很久,好不容易找到一間,
後來仔細看地圖,才發現布里根附近沒多遠就有一間啊我們不知道在捨近求遠什麼的。
 
 
 


好~~~大的菇啊!!!快比我手掌大了,買一顆就夠煮一餐了吧.......(價格也是)

 


喔喔喔找到了,蟹肉罐頭! 網友分享說他吃了一罐之後,便把所有剩下的旅費都拿去買了這罐頭,帶回台灣慢慢吃,是他的小確幸~~ 看得小明心癢難耐,好不容易找到了,瞬間把架上這款罐頭搶購一空。


從超市回旅館的路上,入夜後的卑爾根,水面波光搖曳。


下面那張是都快尿出來了邊扭邊拍的布里根夜景,在這種情況下糊了也是情非得已,大家別逼我了。


地上的人孔蓋也有巧思,非常可愛呢!


剛剛在超市買了一罐巧克力牛奶(包裝上的牛看起來比阿基師還誠懇,忍不住就買了),
因為太好喝了忘情地咕嚕咕嚕喝光,完全忘了水分控制的好習慣,
搞得自己膀胱又差點爆炸, 回旅館上廁所(仗著有一日券動不動就要回旅館)之後,
今夜的重頭戲,就是Fløibanen的登山纜車,
纜車可以在十分鐘內登上僅320公尺高的佛洛伊恩山(Floyen),眺望卑爾根的港口海灣。
登山纜車站距離我們住的旅館也相當近,
纜車全年無休,每週一到週五從早上7:30開放到晚上11:00,週末則比平日晚半小時開放,
大部分的時間都是15分鐘一班,離峰時間則是半小時一班。

搭乘纜車的成人來回票是80挪威克朗,而我們的卑爾根一日券200挪威克朗,
小明得意洋洋地跟我分享他的盤算:晚上搭一次,早上再搭一次,晨昏之美盡收眼底,多麼划算。

結果一進站,站務人員在我們的卑爾根一日卡上面做了記號, 他說卑爾根卡只能夠搭一次纜車唷!
歪么么么可惜了小明打的如意算盤已成空,他苦惱地問我要不要明天再花錢來一次,
但一趟那麼貴,不如我們今晚別回旅館就在上頭等到天亮好了。
雖然只是海拔三百二十公尺高的小丘陵,但卑爾根沒有太高的建築,這裡視野應該夠寬廣, 我們打算在這上頭等極光。

順帶一提,當晚以悠閒步調停留在佛斯的台灣同胞也得到了當地昨夜有極光的消息, 跟我們分享這個情報之後,也跑出去等奇蹟了。
北歐比台灣慢了6~7小時,往往我們想要分享心情的時候,在台灣的朋友們總是睡夢正酣,
能在異地遇到跟自己同樣文化的人,處在同樣的時差,還能相互交流彼此的旅程,
總讓人格外喜悅。


出乎意料地,竟然是高科技的纜車。
而且沿途還會有居民搭這個回家,不知道當地人搭乘的票價如何............

 
 
 
到了上頭的觀景平台,看來許多旅客跟我們所見略同,用腳架把相機朝著北方架起來,祈禱自己今晚能夠非常幸運。
萬家燈火,每棟小房子都發出溫暖燦爛的光,替大地鑲了金邊。
 
 
 


卑爾根的港灣,依稀可見布里根木屋群。

 
 
我不禁想,
卑爾根不是我到訪過最繁華的都市,也不是最幽靜的鄉間,
不是這趟旅程裡面最美的風景,
卻繁榮得剛剛好,純樸得剛剛好,便利得剛剛好,美得剛剛好。
宜古宜今,看似衝突的元素,卻調和出專屬於卑爾根,獨一無二的美,讓人悠然神往。
如果能夠在此地看到極光,大概也不虛此生了。
 
 
 
我冒著可能被凍死的風險躺在觀景台的地上,朝著北方等待。
天空毫無動靜,為了確認我們沒有搞錯方位,努力地找北極星,
很快地就發現了閃閃發光的北斗七星,
小明躍躍欲試想拍下,教了他怎麼調快門光圈之後,
還真的讓他初試啼聲就成功,北斗七星還在螢幕正中間,只能說是新手運吧。
 
 
 
 
 
等著等著,氣溫越來越低,遊客越來越少,眼看著纜車即將打烊,
歐若拉女神非常害羞,似乎沒有要現身的意思。
突然一道尾巴從空中急速劃過,「啊!流星!」驚呼完我感到非常懊惱,看到流星要許願,
瞎嚷嚷什麼流星看也知道是流星,我應該趕快唸極光極光極光,好讓流星實現我的心願才對啊!!
盼著盼著,又一道尾巴從空中掠過,「啊!流星!」
可惡...................T_______T
我立刻遷怒小明:「你看到流星的時候要趕快許願說想看極光啊!!!」
他小心翼翼:「可是,可是我分不出來那是不是流星...............」
 
 
 
.............................或許對鮮少見到流星的我們倆,這已是恰恰好的奇蹟了。
極光,掰掰O___Q
 
 
 

【同場加映】 感謝宅哥潮哥無私提供隔日下午六時左右從佛洛伊恩山鳥瞰卑爾根的風景,
天還沒全暗的時候也很美哦, 真是一個好地方,
可以在這裡等著日出,等著日正當中,等著夕陽西下,等著夜幕籠罩,風情萬種。
羨慕住在這山上的人哪....過分Q___Q

 

 


卑爾根全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後少女時代

廢物人妻 胡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