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我們計畫造訪現存全世界最古老的遊樂園--蒂沃利樂園(Tivoli),
跟克寧奶粉(milk→Klim)的命名規則,Tivoli正是「I lov it」反過來,是個可愛也貼切的巧思。
不過挖奔郎畢竟無法在遊樂設施之間如魚得水,要我坐個雲霄飛車,簡直像要我上刀山下油鍋一樣為難,要不是因為蒂沃利身為樂園之母,我才不甩這個景點哩,於是我們只安排了半日遊,上午決定再去哥本哈根的購物街Strøget晃晃,看看購物街上的樂高店能不能滿足我們帶名產回去分送的計畫。
 
在這條據說是歐洲最長的購物街上有一間樂高專賣店,雖然昨日已經看了那麼多樂高鉅作,
小店裡的作品仍然頗有巧思,不會讓人失望。店裡的樑柱纏繞了一隻飛龍,可惜我無法拍出它的氣勢。
 
這是在入口處迎賓的公仔,能夠騎腳踏車自在優遊,也是這座城市的一大特色。
昨天在樂高樂園沒看到的聖誕場景,原本就是期望能購買這種當地限定的場景組回去送人,像是蠟筆衛兵哨之類的,後來發現根本沒有推出特定的場景包啊,只能自己發揮創意。
 


真的很想直接買下這一組,可愛極了。



這間店裡也有可愛動物區,跟昨天看到的完全不重覆。對於樂高苦手的我,覺得自己連那個胡蘿蔔都拼不出來........


小型的新港模型。

 

拉普蘭場景,天啊是狗狗雪橇!!!!可整間店裡都沒看到哪裡有賣哈士奇狗狗和北極熊啊怎麼這麼不會做生意!

 

 

找了半天,唯一看到疑似限定商品的聖誕機木球,
金色和銀色的樂高積木,要價69.95丹麥克朗,我們客氣點乘以五就好了,這樣幾顆小積木就要350元台幣,買回去當禮物的話只能一人發一顆啊。
 


還有販賣各式各樣的樂高積木人,可以自己組出專屬的角色,同樣要價不斐。
組成六頭怪真是有點兒倒胃口,同樣的以這標價,大概我只買得起讓每個朋友分到一顆頭。

 

再度空手而返,在店外櫥窗發現了這幅樂高新港畫。這是三扇窗合起來的作品。
小明說排這種平面的就簡單多了,真不知道他哪來的自信。

 

 
又看到冰淇淋店了,我們昨天買的那個尺寸要價43克朗,價差約三十塊台幣,還可以接受。
昨天大概是人人手上都有一支才讓我鬼迷心竅,在這麼冷的天吃冰淇淋,
今天看到就非常冷靜,其實以口味和份量來說,一支接近兩百塊台幣和台灣的消費水平是差不多的。可台灣人的薪資...............QQ
 
 
再次路過之前已有買過的連鎖麵包店LAGKAGEHUSET
上次是傻呼呼地亂買,做了功課之後發現這間店買任選三個17克朗的麵包,可以特價49克朗,而且被推薦的是巧克力口味的可頌才對,我想不要辜負了他們的盛名及特價,再次挑戰。
 
 
結果吃完之後..................評價與第一次並無二致,對習慣台式麵包的我們來說,太油、太甜。該麵包店的可頌,口味的信度相當高。
倒是結帳時櫃檯上面放著的試吃蛋糕,外觀並不起眼,原以為會是口感偏乾的磅蛋糕那類的,一入口驚為天人,吃起來像是奶酥肉桂蛋糕,奶酥有著剛好的甜度,蛋糕濕潤綿密的口感,在口中化開的天然肉桂香氣,能在我此生吃過的蛋糕排進前三名,真希望當下把那整盤都吃掉!!!我真後悔沒有買回家吃個痛快...................
 
 
原本我們預定這天晚餐要吃「小藥局」,據說是安徒生也常造訪的餐廳,甚至有他專屬的固定座位,特別繞去看看。結果因為看不懂菜單,不敢貿然訂位,後來的結局自然是沒吃到了.....充滿殘念的哥本哈根哪QQ
 


巷弄間的特色小店,
櫥窗裡一本本書摺的紙花堪稱藝術,吸引了路人目光,就是搞不清楚店裡到底是賣什麼的。


午餐時間,我們跟隨著浩角翔起的腳步,來到蒂沃利樂園旁邊的Brggeriet Apollo啤酒餐廳。
這是哥本哈根最古老、也是唯一一間的啤酒餐廳,原本是一間啤酒釀製廠,後來才增設餐廳--阿波羅(Apollo),而他們的招牌是美味的烤豬肋排。
丹麥是全世界最會養豬的國家,也是全球最大豬肉出產國,
不僅他們的豬肉特別美味,為了處理畜牧業帶來的溫室氣體,
充滿環保概念的丹麥人,利用豬的排泄物進行沼氣發電,降低豬糞中甲烷造成的溫室效應,一舉數得。

店中醒目且巨大的兩個銅壺,是丹麥骨董級純手工製作的啤酒釀造設備。
感覺歐洲人並不那麼講究午餐,昨晚經過這間店時座無虛席,中午卻門可羅雀。不只這間餐廳,「小藥局」及其他餐廳,很多都是從下午開始營業至深夜。這間餐廳我們倒是預訂了,難怪昨天預訂時,服務生一副我們多此一舉的疑惑模樣。


浩角翔起來吃的是豬肋排,這間店倒是以自己的牛肉料理及漢堡為榮。他們自詡為最棒的漢堡店。

 


這是一般的晚餐價格,也可以直接付歐元,不過既然圖了方便,自然會吃虧一些。
500克的肋排套餐,逼近台幣一千元。


幸好現在是午餐時段,有商業午餐的優惠。
「如果你不想吃最棒的漢堡...」那Spare Ribs跟上面的菜單不過多了一個空格,就讓我們找超久都找不著。商業午餐份量只有300克,價格漂亮多了。
我抱著朝聖的心態,自然非豬肋排不考慮,雖然自己在台灣時並不特別喜愛這道料理,總覺得油膩又難食用。
小明看他們對牛肉也頗為自豪,腦波很弱就點了牛排,想著可以交換吃也不錯。



既然該店以啤酒聞名,自然也不該錯過。
考慮等等還要去遊樂園玩得翻天覆地,我們只點了小杯啤酒品嘗,避免在遊樂器材上翻騰時,啤酒也在胃裡翻騰。

這是間講究氣氛的餐廳,即便是光天化日之下,也要點亮了蠟燭,營造溫暖柔和的氛圍,我與小明只是紅塵中打滾的區區俗物,看著燭光,只覺得特別佔位。


好久該沉甕底,但沒想到料理沒來,倒是啤酒很快地來了。
自釀的啤酒晶瑩剔透,入口甘甜,喝完口齒留香,尾勁帶了一些啤酒花的苦味,味覺充滿層次,也難怪他們對自己的啤酒如此驕傲。
餐點上桌,那豬肋排光看就讓人食指大動,更棒的是盤子上鋪滿了在歐洲16天我們都吃不起的薯條,不知道有多感人。雖然只有300克,感覺跟喜宴上吃的十人份一大盤並無二致。
咬了一口,眼睛一亮,感覺此生第一次明白什麼是「豬肋排」,
雖然這已是台灣喜宴上的常見菜色,可這麼軟嫩可口、多汁不柴,充滿豬肉鮮甜味又絲毫不腥的豬肋排,真是頭一次吃到。調味也恰如其分,甜鹹完美交融的醬汁,濃郁口感卻不讓人感到油膩厚重,實在美味極了。
若投胎注定要當一頭豬,那麼能成為一客這樣的豬肋排,身為豬,也不枉此生了。

至於小明的牛排,他覺得比瑞典那家好吃太多,上頭加了香料的奶油隨著熱度,緩緩流淌而下,與肉汁合而為一,但他點了七分熟,我覺得太熟破壞口感,實在太糟蹋牛肉美味。倘若Brggeriet老闆知道自己被拿來跟那間連鎖牛排店相提並論,應該會捶胸頓足、無比悲憤吧,美味程度實在是雲泥之別。

正在我心滿意足啃完肋排,奮力吃著有如聚寶盆般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薯條,突然外頭傳來熱鬧歡樂的節奏,原來是蒂沃利的遊行隊伍繞回來了!顧不得美食當前,拿著相機就往外衝。
領頭的是我熱愛的大頭衛兵,仔細一瞧,原來是迷你的,我還想丹麥衛兵未免太忙,保家衛國之餘還要提供娛樂,這等小事還是讓寶寶們來吧。隊伍後端跟著幾位衣著鮮豔的女巫,穿紫色蓬裙那位扭腰擺臀,十分搶眼。丹麥實在致力於把自己包裝成童話王國耶,片刻不得閒的。看著紫色女巫如此投入在自己扮演的角色之中,又想到往來那些形色從容的路人們,或許正是他們從業不分貴賤,只問能否在其中找到樂趣與熱忱,才能教改成功吧(天外飛來一筆的沉重話題)

 

酒足飯飽,我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踏著沉重的腳步(其實只有我吧),前往蒂沃利樂園。
對別人而言充滿歡樂的所在,是我的夢魘啊怎麼會這樣T____T

蒂沃利(Tivoli)樂園是全世界第一座遊樂園,在1843年8月15日開幕。
這個跟三立偶像劇一樣充滿愛與夢想(MVP情人?!)的所在,背後成立的原因並不像憨人想的那麼簡單,
當時正值Christian八世在丹麥實行絕對君主制度,引發人民的不滿,
而樂園的創辦人Georg Carstensen向這位君王建議:「當人民自娛自樂時,他們不會考慮政治。」於是為轉移人民的注意力,這座樂園於焉誕生。

掰惹位,在寫這段話時我終於明白列出參考文獻及使用第一手資料的重要性,
當我在估狗搜尋這座樂園時,對於這位創辦人,可真是眾說紛紜,
他是丹麥外交官的兒子暨記者兼出版商暨流動遊樂園出資人,若再多看個幾筆,不知道又要多出什麼千奇百怪的身分,whatever,不管他是誰,不管背後是否有陰謀論,我想丹麥人都會感謝他建了這座樂園,迪士尼先生也是造訪了這座古老的樂園之後,回美國才打造了迪士尼樂園。

既然是這麼有來頭的遊樂園,門票價格自然也登峰造極才顯得出其尊爵不凡的身價,
在購票口我內心天人交戰,這裡的門票是兩段式的,入場券就要99DK
如果要玩遊樂設施,則可以選擇199DK的一日遊券,可以無限制使用遊樂設施,或是25DK的單票,使用遊樂設施一次大約需要一到三張單票不等,雖然我內心是很想以票價昂貴為由,只買入場券,對各項遊樂設施敬而遠之退避三舍,但又因為該死的婦人之仁,想著小明都為了我來北歐給冷風吹,餐餐都吃不飽,回台之後還要喝西北風,去台中火車站前跪求大家順手捐發票,救救散甲郎,越想越不忍,只好抱著必死的決心,牙一咬眼一閉,刷(老娘的)卡再買了兩張一日遊券好讓小明可以玩得盡興,就這樣兩個人噴了三千台幣出去,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忌妒~~~(悲傷吟唱)

蒂沃利樂園裡面的餐廳極多,各國風味的美食都有,裡面甚至還有兩間米其林餐廳呢,稱作ˋ哥本哈根最大的飲食中心也不為過!顛覆我們遊樂園裡餐廳都又貴又難吃的刻板印象。即使在冬季閉園的時候,一些餐廳仍然會營業,可以進來祭五臟廟。
忠於創辦人的理念,蒂沃利結合了音樂、表演、啤酒、餐廳,夜間還有燈光和煙火,內涵豐富,提供全方位的娛樂,也難怪這裡總是盈滿人們的歡快笑聲。
 
蒂沃利的開放時間為每年的四月到九月,十月初我們剛到哥本哈根,當時正為了萬聖節檔期閉園整修,今日造訪,果然園裡的每個角落,都充滿了萬聖節的氛圍。
 
踏入蒂沃利的瞬間,我腦中浮現了這兩句詩:「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此刻我與荊軻刺秦王前的心境同樣悲壯,多麼慷慨激昂的生命悲歌啊。
 
 

 


今天樂園裡人山人海,只能去官網替大家找個園區全景示意圖了。雖然我覺得看完還是一點概念也沒有。

 
在遊樂園最前端的歐式花園,原來非常氣派的建築,因為南瓜頭顯得十分俏皮。
茵茵草地上的巨大南瓜,是在巨大南瓜比賽中脫穎而出的優勝者們,竟然是真的,好吃驚.....是餵什麼長大的啊....

 


南瓜頭固然可愛,但萬聖節嘛,還是有些陰森的東西。
那窗邊的人頭和掛在拱門上的乾屍,猛一看還真是嚇人。


左邊那張是我所看過最有特色的廁所標誌了!
一些遊樂設施的身高限制表,也好可愛喔~~~(著迷)


這可以說是鎮園之寶,世界上最古老的木造雲霄飛車(Rutsjebanen,又稱Bjerg Banen),建於1914年,至今已有百年歷史。環繞著假山的木造軌道,看起來沒有駭人的360度頭下腳上大迴轉,好像不那麼恐怖,小明指著排隊人龍,再度使用激將法:「妳看,小屁孩都搭了。」接著又指著駕駛員的椅子,「妳看,駕駛員那個位置根本完全沒有保護,可見不會太恐怖啊。」我這人是激不起來的,但一想到信用卡帳單,我的精打細算主婦魂小小的被點燃,於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哭叫

雖然沒有頭下腳上是沒錯,但光是爬升後急速俯衝的雲霄飛車經典招式,就足以讓人心臟飛出身體,正是因為沒有頭上腳下,所以根本沒什麼保護措施可言,要自己死命抓住欄杆,我都快把鐵欄杆捏出汁了吧!真希望自己被五花大綁在座椅上................憑良心講,隨著列車動態驚聲尖叫,伴著輪子在木頭軌道上叩囉叩囉的聲響,不花俏,但經典永流傳,小明覺得還蠻好玩的,是個有趣的體驗,我還因此被拖著坐了第二次(怨念)


 

 
 
 
這可說是遊樂園裡面唯一深得我心的遊樂設施,軌道非常平緩,速度也不快,
每個人都會配發一支像是手電筒的玩意兒,進入設施之後,有許多目標燈號,
必須快狠準的用手上的雷射光束設向燈號,如果成功擊中,燈號會變得跟自己手上的光束一樣顏色。對於一個自豪視覺搜尋速度的人來說,這真是太好玩惹~~把隧道中幾乎所有燈號都變成紅色,嗚呼呼太簡單了吧我是天才小射手啊(吹槍口的煙)
 
外面還真的有記分板,可是莫名其妙地明明滿場都是紅色燈,最後分數我竟然小輸給小明,
這不是場堂堂正正的比賽他買通了裁判吧!!!!(坐我們後面兩個人應該不太快樂)
 




為了讓我們的門票值回票價,我真的很犧牲就像女人在婚姻裡這麼犧牲,
這個遊樂設施不高,應該是不太恐怖,
除了公轉之外,蜘蛛的八隻腳會上下移動,同時似乎隨著重力,自然地順時鐘或逆時鐘轉,
前面速度很快,我當然是哭爹喊娘,但到了後面我就再也不叫了,爸爸覺得我長大了我好勇敢,其實是因為我只要一張嘴,胃裡面的啤酒和豬肋排就會湧出來見客..........
從這遊樂設施下來之後,我虛脫地坐在寒風中讓腸胃冷靜了好一會兒,藉口身體不適放牛吃草,讓小明自己去找點刺激。
到遊樂園玩之前先去吃大餐,實在並非明智之舉...............我會牢牢記住這個教訓,永生難忘。





這高空鞦韆我們在底下看的時候好像並不怎麼激烈,小明問說這速度不快也沒有突然從高處落下,感覺只是看風景的,我應該敢坐吧?事實上我看著看著也不怎麼確定,但想想一日票實在太貴了所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放我下去!!!!(三度哭叫)



後來才知道我們有眼不識泰山,這玩意兒是全世界最高的旋轉木馬(旋轉木馬?!)(Himmelskibet),建於2006年,高八十公尺。在底下看是還好,但坐上去其實旋轉的速度比想像快得多,加上它的保護措施有跟沒有一樣,兩條腿在空中晃啊晃的晃的我心慌,到了高空,風超大,寒風刺骨,我能想到的就是生死一瞬間,樂園與地獄在我心中只有一線之隔,什麼哥本哈根的市容還是風景who cares,哭著叫媽媽都來不及了。
他們倒是非常用心,配合萬聖節,每個座椅都做成掃把的樣子讓我們可以扮巫婆,這下子我很確定自己沒有玩魁地奇的天分,沒關係,我甘於當個麻瓜,度過平凡的一生。(何必妄自菲薄,人家妙麗也不太會騎嘛)

 
這個遊樂設施結合了安徒生的童話,有著非常可愛的場景及木雕娃娃機關,隨著列車走一圈,剛好聽完整個故事,這些娃娃演得很賣力但畢竟語言不通,連我都快睡著了。而且室內燈光昏暗,加上列車速度不慢,連張可愛的照片都拍不到,實在可惜了。

 

 

餐廳周圍的遊戲機,測試反應速度的,和打地鼠有異曲同工之妙。
不過我們是鐵公雞,在北歐的錢要數著格子花,這機器另外要錢,我們玩不起。

 

 
丹麥街頭巷尾乃至遊樂園必備良方冰淇淋,不分男女老少人手一支,
不過今日的入場費已把我嚇哭了所以忍住沒買,倒是驚訝的發現那個cream puffs竟然要價19丹麥克朗,沒在開玩笑吧?
 


南瓜熱情的橘色點綴在樂園中,稍稍緩解我的痛苦。


邂逅了自在閒晃的孔雀。
原先我們確信附近一定有工作人員加以看守,並適時領導牠們,
後來我們發現穿紫色衣服那位仁兄根本不管他的孔雀走去哪裏,他只管堅定地走在他的道路上,這樣放任孔雀們好嗎..................

 

園內除了歐洲傳統花園與建築,更是秉持著世界大同的理念,不乏異國元素。

有著充滿東方神秘色彩的庭園樓房,

據說安徒生正是到了這裡受啟發,才寫出了以中國為背景的「夜鶯」。

可惜我們欠缺慧根,看了這些不倫不類的文字,只覺得啼笑皆非,
「想跟我結婚嗎」是三小................
這些中文字之於我們,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哪。

 
還有一處大抵是山寨萬里長城的微城牆,上面大大刻著「秦始」,「皇」被落在城牆的另一邊孤零零的,因為人潮眾多沒拍,真是匪夷所思。
 
 
 
樂園怎麼能少了摩天輪呢?
巨大的摩天輪緩緩上升,無論晝夜,總是熱戀或曖昧中的男女最心儀的羅曼蒂克場景之一,
但蒂沃利就是要顛覆我們的想像,他們的摩天輪並不高,並且這是我搭過最高速旋轉的摩天輪了...完全沒有在靜謐空間裡不被打擾,四目相對,曖昧逐漸升溫然後情不自禁打個啵這種氛圍,轉到上頭很快就轉下來了,怕你錯過什麼所以會很快速地讓你再轉一輪才放人下來,連按快門都得抓緊時機。大約是要讓人體會到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人生達到巔峰很快也會跌進谷底吧。
 


蒂沃利處處與音樂結合,這彷彿是七個小矮人組成的樂團。



我跟遊樂園之間總有著莫名的鴻溝及疏離感,遊樂設施要不是高要不就是快,連溫和的旋轉木馬都如此高高在上不親人,對於我來說,這是北歐之旅中最煎熬的一天太不快樂了QQ接近日落時分,我們正苦惱還有什麼設施能讓我有些微參與感,此時園內廣播,鬼屋開放囉!

雖說我膽小如鼠,但台灣的遊樂園鬼屋裡披著白布、長髮遮臉的假鬼假怪什麼時候嚇得了我,火災體驗場的煙霧還比較駭人。反正閒著也是閒著(我這麼說蒂沃利都要哭了吧,臉上無光),不如就去看看。而且鬼屋排隊的人龍媲美江蕙告別演唱會的購票現場,竟然這麼多人不顧一切都要排,到底有不容錯過啊?

好不容易排到了入口處,被門口的警衛攔下來:「這個設施需要一人再兩張票哦!」什麼!!!竟然還要一人再付50丹麥克朗才能進去!!
這殺得大家措手不及,人人都被領到旁邊的票卡機再加買,
我們排到天荒地老好不容易鬼屋就在眼前了,鬼迷心竅,毫不猶豫的就再刷了一百克朗出去,等買好了冷靜下來,才覺得這根本是搶劫吧QQ

鬼屋一次只能容納五到六個人,我們和三個少女同一批入內,沉重的大門立刻關上,乍入鬼屋伸手不見五指,慢慢地習慣了屋內的漆黑,盡忠職守的桿細胞發揮作用,我們發現室內空間十分狹小,正感到困惑,此時一聲轟然巨響,木板門後跳出一個面色慘白、瞪大眼睛、七孔流血、身著歐洲古代蓬裙的大嬸,拿著燭台向我們直衝而來,媽啊啊啊啊我忘記洋人有多擅長化行屍妝,還沒有深入虎穴,我已經想轉身逃跑,少女們失控尖叫,(由此可證我仍是花樣年華的少女)

此時她在牆上按了一個鈕,要我們進入電梯,原來那大嬸是鬼屋的引路人,真是讓人一點安全感都沒有的嚮導Q____Q和她一起搭電梯也讓我們十分煎熬,她不斷尖聲怪笑,把冰冷的手搭在我們肩上,
之前看二十八天毀滅倒數,覺得那些人為什麼能眼看同伴即將變為殭屍,便當機立斷抄起重物打爆他們的腦袋,相信此刻要是我手上有榔頭,我也會狠狠往大嬸的太陽穴砸去,毫不遲疑,不是說好了只是工作人員假扮的嗎?其實你們不用這麼入戲.....................

這鬼屋自稱幽靈旅館,大嬸帶著我們穿過長長的走廊,一邊尖笑一邊拍打木牆,雖然我們大概知道她是在打Pass讓其他工作人員好抓準最佳時機嚇我們,但突然抓住我們的人像畫、暖爐邊烤火突然跳起來的乾屍,明明對他們每個動作都有防備,他們卻總能精準挑起我們的恐懼,加上逼真的化妝技術,在那樣緊繃的氛圍裡,甚至已經開始懷疑那些不是工作人員,而是貨真價實的鬼怪,他們只要一靠近,就讓人想瘋狂尖叫逃跑,我整個縮在小明身後瑟瑟發抖這輩子第一次那麼柔弱,完全記不清自己曾在挪威大放厥詞說自己不怕洋鬼........而且那些少女們很快注意到只有小明一個男的,一直叫他先走,我也被逼著夫唱婦隨,身先士卒,不~~~只不過是個鬼屋為什麼要這麼認真~~~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叫破喉嚨也沒有人會救你~~~

離開鬼屋時完全是夾著尾巴落荒而逃,幸好今天沒什麼喝水,不然大概會尿褲子。喘了幾口大氣之後忍不住回味起來,哦,真的是太好玩了...................................嗎?不得不說,真是值回票價。花了五百元台幣進去,回台灣還要再花錢收驚。

夜幕低垂,眼看已經度過過度充實的一天,按照預定要去吃個大餐犒賞自己。我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這裡哈哈心中真是充滿了平安喜樂啊~

出口處又看見一間中式傳統建築的鬼屋,不知道為什麼,這間都沒有人排隊。
不過今日我和小明已嚇飽了一整年的份,就把這個機會讓給其他更需要的人吧。

 


與民偕樂咧。孟子若知道這四個字作為鬼屋的匾額,不知做何感想。(出自孟子‧梁惠王上


夜裡燈火通明、華麗璀璨的蒂沃利,萬聖節彩繪的南瓜汽車裡原來還坐著一名南瓜頭駕駛。鬼屋裡有這麼溫馨就好了。


小明依依不捨:「那我們就要出去囉?」
我:「掰。」(毫不留戀)


夜裡的哥本哈根市政廳,出乎意料的美。


預定要來的「小藥房」,果然是當地人熱愛的餐館,早已高朋滿座。
原本我們還想來問清楚點餐規則,現在連吃的機會都沒了,扼腕。


我們只能漫無目的地在巷弄間閒晃,看到一間似乎生意也不錯的店,剛好門口有人接待,略為研究了一下菜單,有英文作為國際語言真是太好了(感動)海鮮拼盤139丹麥克朗(台幣請自動乘以5.5),看他上面列了這麼多海味,應該還不錯,還有我們最愛的馬鈴薯呢。
似乎別人都有點餐前酒,服務生對於我們不要飲品這件事感到困惑,別逼我們,我們沒有錢。


菜餚上桌的瞬間我只有傻眼。
藉由英文,我們勉強知道自己點的都是海鮮的拼盤,卻不曾料想過上來的會是海鮮串。海鮮串............這莫非就是浩角翔起在卑爾根魚市場藉著節目製作經費大口吃而我們阮囊羞澀只能放棄的海鮮串?味道還不錯,但份量,這份量.............(泣不成聲)

 

在北歐,我們實在不是不願花錢吃大餐,而是當搞不清楚評價時,貿然投入大錢,你永遠不知道會換到些什麼。若不是卡在要寫論文,我必定會規畫好我們的每一餐,而且一定要訂位的....悔不當初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後少女時代

廢物人妻 胡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