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6/19,你們畢業了。 
沒想到那就是你們最後一次對我揮手,對我笑。 
以為可以找點時間和你們合照,給你們最後的一些叮嚀, 
結果也沒有。預期中的離別,就在來回奔波、招待那些虛假的政客、搬運物品中度過了。 
走過空蕩蕩的六年級走廊,想著再也不用幫你們這些欠揍小鬼上課,應該是高興的, 
卻不知怎麼的紅了眼眶。 

這一年,從一開始根本控制不住你們,需要扯開嗓子大罵, 
一直到只要稍微板起臉,你們就知道必須收歛; 
從作業不寫、上課不聽、考試不及格, 
一直到不寫作業的孩子寫作業了,還自己洋洋得意地說"我可是有用心寫的。" 
畢業考,你們拿著得來不易的100分和96分考卷,說:"我要拿回家給媽媽看。" 
你們不曾對我說過一句謝謝, 
但當我和石老師聽見你們在班上說:"長大我要當老師,因為我的字很漂亮,我要教學生寫字。" 
比收到了花束、禮物或者金錢堆砌出來的謝師宴都來的欣慰。 
我再也不用幫你們上課了,多出好多時間可以做自己的事情, 
只是還是悵然若失,惶惶不安, 

廢物人妻 胡小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